……

某冰插著兜,從容跳過幾個房頂,落在一個小巷子里,走到街上。

系統提供的變身葯時限足足有2天時間,不抓緊時間吃點好吃的可對不起這奢侈的消耗——變身葯一共才3顆,系統商城裡賣到500積分一顆呢,真費錢。

這麼想著,某冰走進一家和牛餐廳,點了一份飯、一份拉麵和一份壽司。

……

「啊,糟了,我好像又忘記冰塊了!!它被我丟在飯店了??」到家好一會兒的柯南,忙著處理灰原的傷勢,這時候才剛剛反應過來這件事。

「額,說不定它會自己回來呢?」博士有些心虛的說。

「也有可能被凍死在外面或者被別人逮住,那個顏色還挺稀有的。」躺在沙發上的灰原毒舌道。

「啊!慘了!!」雖然很苦惱,但那個時候實在顧不上鸚鵡了啊,就算再來一次他也……或許會謹慎一些吧。

請大家為這位高中生偵探的思路雙擊666,這一趟冒險什麼都沒有得到,挨了木倉子還險些暴露身份,就換來個謹慎些的事後思考??

愉快的在兩天時間裡吃了十多頓飯的某冰滿足的提前回到博士家旁邊。等時間到他變回鸚鵡后,某冰才去啄博士家窗戶。

「篤篤篤!」某冰找准一個有人的屋子,猛啄窗戶。

「什麼聲音……啊!新一!冰塊回來了!!」博士驚喜的打開窗放某冰進屋。

「什麼?!竟然真的……」

「這隻鸚鵡竟然能夠自己找回來!太厲害了!!它一定很喜歡這裡呢!」博士開心的說。

柯南:呵呵

某冰:呵呵呵

柯南疑心重的扒著某冰的毛檢查好半天,沒發現紙條還被某冰叼了兩口,才半信半疑的相信這貨真的自己能認路也太不可思議了。

後面幾天又經過幾次案件后,一次在博士帶著少年偵探團露營的時候,柯南遭受了木倉擊,幸好某冰在場,幫他們周旋了一下,沒有造成大的影響,但是眼睜睜被擊中這種事某冰不可能給他什麼靈丹妙藥讓他原地滿血復活的。

時間結束之後,因為血液短缺但柯南急需手術,小蘭竟然說她血型和柯南一樣。

嘖,掉馬甲了呦,小鬼~

站在小五郎肩膀上的,某冰在心底下鼓掌,讓你丫的嘚瑟,就連小蘭這麼遲鈍的人都能看出來你是新一了,要是敵人在的話,你早就涼涼了啊!

可惜,新一的性格就是這麼個張揚自信的性格,即便之後有服部和灰原接連幫他矇混過關,依舊沒能阻擋他露出自己面目的行為。

而他之所以能夠變大,還是靠灰原製作的未驗證效果的解藥。浪費了一天時間,他選擇在晚上和小蘭在晚宴上單獨解釋,結果又碰到案件,解決完案件后,因為藥效到達時間,新一又被迫變回柯南。

某冰這次跟著灰原,愉快的圍觀了整場。做人不能太柯南,他女票太可憐了。

於是某冰跟著柯南看他再次當面放小蘭鴿子的時候,幫他們唱了首《分手快樂》無歌詞版(微笑),希望兩人過的開心。

……

每次放假出遊都100%有惡性案件,尤其當服部平次和柯南湊到一起的時候更是如此。

這次他們乘船去一個島嶼,在虛假編織的謊言下,兇手幾乎是大開殺戒,某冰順手救下四個人,也算沒有白來,這種科學世界,怎麼會存在人魚這種東西呢?所以吃人魚肉之類的本身就很假。

……

很多次跟著博士一起出門的時候,都是到達目的地后才出事,最近這次倒是有明顯改善,在到達目的地前乘坐的公共交通工具上,直接發生了劫持事件。

柯南雖然利用博士的通訊設備和自己的智商阻止了悲劇發生,但灰原顯然被車上的某人嚇壞了,甚至在最後車子上的□□將要爆炸時選擇放棄生命。

幸虧某冰在柯南下車時便提醒了他,柯南又大破車窗帶灰原一起出來,離得稍微遠一些時,□□爆炸,兩人也沒有受到什麼大的傷害。

「不要逃避自己的命運。」柯南對灰原說。

某冰:拜託,明明是你把和自己有關係的人生死置之度外,擅自行動導致人家灰原暴露,哪來的臉讓人家接受啊,人家只是膽小好不好。

雖然槽點很多,不過想到主角確實還未成年,某冰也沒辦法說他什麼,畢竟他還是個孩子(微笑)。

沒過幾天,毛利小五郎收到來自【黃昏之館】的邀請,解讀下來似乎和基德有關係,但基德是不可能發這種邀請給偵探的,所以大約有是有人冒名,而且說不定那傢伙會去。

不管他們邀請的人有多少,只要柯南去了,中途肯定會有案件的,還能順便做任務,完美~

※※※※※※※※※※※※※※※※※※※※

【小劇場】

小面:你這個變身藥用得好奇怪,明明不變身你也可以隨便毆打他啊,他只是個人類。

某冰:要你管,多事。

小面:所以你的目的就是變身之後去吃吃喝喝吧……(死魚眼)

某冰:別開玩笑了,怎麼可能(一本正經)。

小面:還有你那個台詞……

某冰:呵呵,那應該怪誰啊?再說話,我讓你好看(微笑)

小面:嚶 慕夏先是檢查了一下艙房有沒有人,在確認沒有人之後,她關上門,直接打開了裏面的燈。

燈光亮起,慕夏徑直走向那個神秘男人說的衣櫃。

衣櫃一拉開,哪怕是鎮定如她,心裏也是狠狠地吃了一驚。

只見裏面靜靜放着一個倒計時的炸彈,慕夏目測了一下這個炸彈,一旦炸彈引爆,這艘郵輪怕是就毀了。

司徒海還真是挑了一個好地方。

慕夏蹲下身,目光落在了炸彈的倒計時上。

倒計時竟然只有三分鐘了!

就在這時,慕夏口袋裏的手機忽然響了起來。

慕夏被這突然起來的聲音嚇了一跳,畢竟她眼前就是那個威力十足的炸彈。

她深吸了一口氣,平復了情緒摸出手機。

來電顯示是一個未知號碼的海外號碼。

第三天……

海外……

慕夏猛然看向面前的炸彈,忽然意識到,也許不是司徒海選了一個「好地方」,而是司徒海選了之後,對方才選了這艘船。

這炸彈很有可能是奔着她來的!

這一瞬間,慕夏的後背被冷汗淋濕了。

對方居然能從京都追蹤她到這裏,並且在這裏安置了要人命的炸彈。

她想起對方在入侵她的電腦後說的話,如果她不願意加入他們,那麼,她的下場……就是眼前這枚炸彈!

慕夏再度做了幾個深呼吸,這才接通了電話。

「你是誰?!」她冷冷地問。

一道經過音效卡處理的機械聲音響起:「慕小姐,你接陌生人的電話也這麼冷漠嗎?」

對方說的是英文,哪怕聲音經過處理,依舊能聽出聲音里的冷漠。

果然是入侵她電腦的那幫傢伙!

慕夏更加確定炸彈是對方為她佈置的。

為了殺她一個人,對方竟然要全郵輪的人陪葬,這跟司徒集團大樓的事情如出一轍,簡直冷血無情到了極點!

慕夏狠狠磨了下后槽牙問:「你到底想怎麼樣?」

依舊是那機械的聲音:「我給你的三天期限已經到了,我只想要一個答案。」

慕夏沒有立刻回答,而是跪下去檢查了一下眼前的那枚炸彈。

她想嘗試能不能把東西丟到水裏。

但炸彈跟衣櫃緊密相切在了一起,除非連帶着衣櫃都扔進海里,否則不可能把他們分開。

但問題是,這衣櫃是頂天立地式的,她不可能把衣櫃丟到水裏。

那如果叫郵輪上的服務員來處理呢?

慕夏很快否定了這個念頭,因為沒有人會相信她,而且等她叫來人,三分鐘時間早已經到了。

「慕小姐,你有聽到我的聲音嗎?」那頭的聲音顯示著不耐煩。

慕夏閉上了眼睛,努力壓抑著努力開口道:「我願意加入你們!」

她不能拿全郵輪的生命冒險,她必須得穩住對方。

然而下一秒,對方「嘖嘖」了兩聲,道:「慕小姐,我旁邊就放着一台測謊儀,數據顯示,你在騙我。」

慕夏一愣,隨即說:「恐怕你們的測謊儀出現了問題,我跟夜司爵鬧了點彆扭,我不願意再跟他合作。」魂器學院坐落於原天斗帝國皇家騎士團的駐地,是一個讓他熟悉的地方。至今為止他還記得那些熟悉的人充滿樂趣的時光,不過那一切都已經被他埋葬。

今天他來這裡的原因,並不是為了緬懷曾經,而是來看看魂器學院新開發的魂器,具報喜的人說,樓高几人和元素大陸的魔法師打造出來了一種可以實時交換信息的魂

《斗羅之帝國的崛起》第二百一十九章方尖碑 車子停在沈家別墅的時候,已經是晚上七點多了。

天完全黑了下來,沈初剛下車,梁淑敏就迎了上來:「小五,怎麼突然回來了?」

沈初走到她身旁:「當然是,有事要跟爸爸媽媽說啊!」

梁淑敏憋了一整天了,如今見到沈初,有些忍不住:「小五,媽媽問你,你是不是真的打算跟薄家那小子復婚?」

沈家父母對沈初一向都是溫和寵愛的,沈初就算是犯了錯,沈錦生和梁淑敏也很少會對沈初冷臉。

那麼多年來,沈錦生和梁淑敏兩個人第一次跟沈初翻臉就是因為當年沈初執意要嫁進薄家。

時隔四五年,梁淑敏臉上重現的嚴肅和擔憂,和當年一模一樣。

沈初看着梁淑敏,除了有時過境遷的感慨,更多的是對自己少不更事而氣到父母的愧疚。

「媽媽,您別着急,我這次回來,就是要跟你和爸爸說這件事情的。」

她特意趕回來,就是覺得有些話,電話裏面說不清楚,回來當面才能說清楚。

這時候,沈錦生也從樓上下來了,看到沈初,他面上一喜,但想到早上薄哲茂打過來的電話的內容,沈錦生馬上就笑不出來了:「小五回來了。」

「爸爸。」

沈初看了沈錦生一眼,想開口先把復婚的事情解釋了,然而沒等他開口,沈錦生就心疼她說:「不早了,還沒吃晚飯吧?先吃晚飯,有什麼,我們吃了晚飯再說。」

「對,先吃飯。」

梁淑敏恢復了笑意,拉着沈初上了樓。

飯菜家裏面的阿姨早就做好了,沈錦生知道沈初今天晚上回來,開完會直接就回家了。

沈初從二樓樓梯走出去,一眼就看到餐桌上全都是自己喜歡吃的菜肴。

她心底有幾分感動,洗了手走過去入座。

一家人也有一段時間沒一起吃飯了,兩夫妻看着心愛的女兒,復婚的事情,一時之間也拋到腦後了。

沈初好久沒吃這麼飽了,剛吃完,阿姨就給她端了一碗參湯上來,說補氣補神的,她工作累,參湯有好處。

阿姨在沈家那麼多年了,沈初不好拒絕,只好喝了。

見她喝完,阿姨端著碗開開心心就回廚房,把空間留給她們一家三口。

沈錦生和梁淑敏兩人對視了一眼,兩夫妻默契地沒說話,等著沈初開口。

沈初知道父母着急生氣,抿了一口茶水解了膩,開口解釋了復婚的事情:「爸爸、媽媽,我並不是想跟薄暮年復婚。婚禮的事情你們不用擔心,就當是看個笑話就好了。」

沈錦生到底是久經商場,沈初雖然只寥寥兩句,但他卻聽出了不少意思:「小五,你是不是想對薄家做些什麼?」

沈初直接就點頭承認:「爸爸,是您教我的,人不犯我,我不犯人。薄家為了讓我重新嫁進薄家,當真是費盡心思,他們這麼喜歡在背後搞小動作,那我就成全他們就是了。」

當然,除此之外,沈初這一次想正面還擊薄老爺子,也是不想對方以後還對自己有什麼心思。

。 第403章

小花晃悠着脖子上的項圈,歡快地叫着向陳瑜和紫蘇跑來。不過對於它的殷勤,不論陳瑜還是紫蘇,心中升起的首先是惱怒。

然後他們才想起,小花這是剛從老龜那裏回來,或是還沒去老龜那裏?但不論怎麼樣,它什麼時候跑來德永祖師這裏的?

離陳瑜還有三丈遠,小花一跳穩穩地落於陳瑜肩頭,結果被紫蘇狠狠地瞪了一眼。陳瑜肺葉受傷連呼吸都要小心翼翼,它這一震別令陳瑜傷上加傷。

見小花委屈地蹲下身子雙手抱頭,給紫蘇一個放心的表情,陳瑜道:「師姐,我們快點過去吧,師祖看來已經知道我們來了。」

這裏距離臨川小築的竹樓百多丈而已,以元嬰修士的靈覺,要發現他們並不難。

伴隨着川中河水轟鳴,二人來到小樓前數丈處躬身一禮,道:「徒孫陳瑜、紫蘇,向師祖請安!」

「二月二之後,其他人不說晨昏定省,但也多次前來看我這個老頭子。」身形高大,相貌清癯的德永道長,仍然穿着一身粗布衣衫出現在門口,他一手提着竹簍、另一手握著一隻小鏟,腰間魚形吊墜輕輕晃動。看着陳瑜和紫蘇兩張恭敬的小臉,道:「今天你們倒是有空,終於捨得來看看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