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孫無忌拱手回答道。

面對長孫無忌的話,李世民都快被氣成了腦出血,也是一額頭的黑線,為了大唐好,現在大唐都已經被高句麗人欺負了,還口口聲聲的為了大唐好,哪裏來的底氣說出這種話。

李世民揉了揉自己的額頭,然後把林子喊道面前說道:「你現在去請李恪將軍,就說是我的旨意,如果李恪將軍願意回來的話,那大唐就還有救,如果李恪將軍不願意的話,那我們就等著被毀滅。」

「皇上,這……」

林子聽見李世民的話,站在原地有些無奈,因為李恪是長孫無忌招惹的,讓自己去請,恐怕生氣是在所難免的,這個不重要,重要的是,李恪那種脾氣,萬一把氣撒在自己身上,給自己來一個斷頭台,那恐怕就不好玩了。

「讓你去你就去,哪裏這麼多廢話,你害怕李恪把你吃了?」

李世民看着林子猶豫的表情,一臉疑惑的詢問道。

「是,皇上。」

林子說着,轉身直接朝着外面走去。

李世民現在已經把所有的希望都寄托在林子的身上,請的來李恪,大唐在,請不來,大唐遲早要亡。

而李恪其實早就已經知道了邊塞的戰況,但是他內心一點都不慌張,區區一個高句麗人,還不夠自己舒展身子骨的,所以就算是攻進長安,李恪也能立刻奪回來。

只不過到時候,至於誰在朝堂之上說的算,那就另當別論了,讓長孫無忌也嘗嘗那種被人壓着的感覺。

消滅一個人最好的辦法,就是掌握敵人的要害,和最怕什麼東西,李恪就掌握了長孫無忌最害怕的東西,所以抓住這一點,直接在心理上壓倒他,讓他無地自容。

既然長孫無忌喜歡權勢,那就從權勢壓倒他,既然他喜歡人家跟隨他的觀念,那就把所有朝堂之上的人全部拉到自己這邊。

到時候,長孫無忌就是一個人孤軍奮戰,不對,還有一個長孫皇后,不過後宮不能干政,這個理念李世民應該是清楚的。 莽荒古域!

一場《絕命追殺》正在上演。

主角:蕭炎、古薰兒。

反派:魂玉、九鳳、柳蒼。

配角:古青陽、蠍魔三鬼……

龍套:……

蔚藍天空,莽荒山脈。

咻!咻!咻!

極速的破風聲盤旋在密林上空,數道若流光般的殘影,在天空之上劃過,轉瞬消逝。

隨後,又是數十道流光掠來,股股雄渾的鬥氣瀰漫天空,在這一刻,就是密林之中的凶獸,也是不敢冒頭。

實在是數十位斗尊,聚集在一起的威懾力實在太大,而且有魂玉、九鳳、柳蒼這等強者領頭,就是在莽荒古域之中,也是有橫著走的資格。

九鳳雙目猩紅,身上鬥氣熾烈沸騰,一道妖凰之影環繞,讓其擁有極速,追殺蕭炎,以其為先。

單單一枚菩提子,九鳳本不該如此瘋狂,實在是這次行動損失太大,若是不能立下功勞,將會在根本上動搖九鳳的地位。

「蕭炎,將菩提子交出來,還有與菩提古樹交流的方法,否則,明年的今天,就是你的祭日。」

九鳳厲聲道,風火鬥氣匯聚,加持於妖凰之身,讓其速度再快上三分。

蕭炎只顧悶頭逃竄,絲毫不理會九鳳的厲喝,後面可是追來了幾十位斗尊,即便是一人一下,他都得被人間蒸發。

而且,蕭炎也不知怎麼回事,難道要說,菩提子是自己出現在手上的,真的不足以取信於人。

古薰兒與蕭炎並肩飛行,動作優雅,身姿動人,猶如青蓮初生,亭亭凈植,讓人心生愛慕之意。

明顯還有餘力,不過為了蕭炎,並未完全展現出來,而且就是不逃,也不會有人敢動古薰兒。

古族斗聖還在天上看着,就是真的有人敢吃熊心豹子膽,也是難逃斗聖強者的追殺。

眾人的目標始終只有蕭炎,菩提子的誘惑還是不小的,而且都還是有種迷之自信。

別人追得,我為何追不得?

天塌下來,有個高的頂着!

其餘人就沒這麼幸運,古族之人還好,個個都是精英,飛掠速度極快。

而隨蕭炎而來的兩位星隕閣斗尊,實力較為低微,投靠星隕閣只為混口丹藥。

現在與蕭炎的距離逐漸拉開,與魂玉等人的身影逐漸拉近,求饒、呼救、咒罵……均是沒有人理會,接着被人群淹沒,再沒有一絲生息。

大勢之下,斗尊亦如螻蟻。

古青陽時不時看向蕭炎,以及其身邊的古薰兒,嘆息似的搖了搖頭。

古族之人,竟會遭受如此屈辱,被人追的狼狽而逃,而且還是被魂族之人引動。

也是不理解蕭炎,為了一枚菩提子,竟是連命都不要了,簡直就是一亡命之徒。

而推動這一切發展的魂玉,此刻眼神微微閃爍,心中飛速思考着,如何才能將利益最大化。

根據協議,古族與蕭族為同盟,古族實力範圍之內,魂族不得出手對付蕭炎。

這是魂殿沒有直接毀滅星隕閣的原因,可是現在,蕭炎就在眼前,要殺蕭炎的,乃是天妖凰族九鳳。

操作空間,這不就來了。

而且,還可以嘗試將古薰兒擄至魂界,就足以讓古族投鼠忌器,神品血脈可不容易誕生,真是百年難得一遇。

至於魂族,要不是有……這一輩之中,可能都沒有真正的神品血脈,可見古薰兒這一身神品血脈含金量之高。

而且魂玉相當饞古薰兒……當然不是色慾熏心,魂族志向遠大,背負着千年大計。

饞的就是這一身神品血脈,兩種神品血脈的融合,或許可以讓魂玉直接突破斗聖,這才是魂玉的真正目的。

魂玉面帶笑容,飛掠於天空之上,不緊不慢的高聲道:

「蕭炎兄弟,這又是何必呢?大家只為菩提子而來,不妨停下來,我們開誠佈公的談談,落到現在這步田地,到底是你咎由自取!」

柳蒼立即幫腔道:

「聽見沒有?大家前來就是求個菩提子,你這小子百般推脫,想吃獨食。

現在停下來,獻上菩提子,我等也不是弒殺之人,饒你一命也無不可。」

『鬼才信你說的話。』

蕭炎心中暗罵一聲,可身後傳來的強悍氣息,距離是越來越近,這些下去遲早會被追上。

「薰兒,連累你了。」蕭炎一臉歉意的看向古薰兒,眼中透露著深情之色。

古薰兒還算鎮定,其身上還留有一道禁制,斗聖之下無人可傷,不過這禁制乃是被動存在,無法主動開啟。

收攏額前的髮絲,古薰兒笑容柔和,面對蕭炎的深情,前者就吃這一套。

「無事,蕭炎哥哥已經做的很好,只是還需要時間成長。

青陽大哥,必要之時,還請保護蕭炎哥哥離開。」

古青陽雙眼瞪大,眼中帶着些許的不可置信,顯然,也沒有想到古薰兒會下這樣的決定。

比起蕭炎,他們……已經被放棄了。

「是,青陽領命!」

古青陽低頭,拱手說道,聲音都是有些空洞,可最終還是同意。

像是古族這樣的地方,以血脈分尊卑,註定就會出現三六九等,而古薰兒就是站在血脈頂端的女人,本就是族長嫡親血脈,又擁有神品血脈。

命令即下,不聽也得聽,家人都在古界之中,若是違抗古薰兒的命令,其下場可想而知。

隨着古青陽的安排,身邊一個個年輕斗尊,抱着與敵皆亡的心態,施展毀滅性的鬥技,為古薰兒拖延時間。

這些都是古薰兒忠實的擁簇,還沒有成長至巔峰狀態,就猶如路邊野狗一般,死在了這裏。

直到最後,神情近乎麻木的古青陽,最後深深的看了古薰兒背影一眼,然後停下腳步,轉身獨自面對眾多斗尊。

「大寂滅指!」

古青陽眼中浮現一抹神采,面對着不足百丈之外的眾多斗尊,施展出天階鬥技。

魂玉嘴角上揚,眼中透著一股殺意,古薰兒殺不得,還殺不得一個古青陽。

魂玉甚至沒有刻意出手,大寂滅指的璀璨光華,就已經被數十位斗尊磨滅。

百丈的距離轉瞬即至,隨着數十位斗尊的碾壓,古青陽直接遭受重傷,可沒有人敢殺人。

最後,還是被魂玉擊殺。

一個年紀輕輕的巔峰斗尊,甚至有望突破斗聖的存在,這這麼死在了這裏。

也不知道,古薰兒……會不會感到傷心。

7017k 「怎麼一回事?難道孔執法你不清楚嗎?」汪燁燁淡淡一笑,反問道。

孔執法緊皺着眉頭,目光望向了汪燁燁,冷聲說道:「你到底在說些什麼?」

汪燁燁再一次反問道:「我說什麼,難道孔執法你真的不知道?如果你真的不知道的話,或許你可以去問一問,你所謂的林先知,或許他能夠給你一些解釋。」

孔執法皺着眉頭,目光望向了林逸楠。冷聲說道:「林先知,這陣法下面鎮壓的難道不是近古凶獸嗎?為什麼他會說是妖族大將?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拋開許林和孔執法背後的孔家恩怨不說,孔執法是執法者。受命於夏國中樞王庭,因此這些年來,這些守殿人,其實也就是執法者們,都一直呆在此處的殿宇里鎮守着眼前的這座陣法。

當然了,除了這裏之外。其它地方自然也有執法者存在。

這也是為什麼,寒霜市沒有執法者機構,甚至連龍騎都不曾出現過。

就是因為這些執法者,這些龍騎都在寒霜市的附近鎮壓着這些大陣,所以這才會讓寒霜市出現了諸多?Φ朗屏Γ?沒有人能夠制服,甚至是連寒霜市的領市黃天佑都無法鎮壓。

不然的話,那所謂的什麼天寒,還有雪凌峰這樣的人,哪裏敢在寒霜市內如此的放肆?

因此,拋開私人恩怨不將,孔執法他們鎮守在這裏,沒有功勞也是有苦勞的。

他們的目的就是為了讓整個夏國可以安定。

但是現在,汪燁燁居然說在這大陣下面鎮壓的不是近古凶獸,而是一名妖族大將!

妖族大將,那可是古老生物啊!

怎麼可能在這個時候,還存在呢?

開什麼玩笑?

當初,妖族給人世間造成了多大的危害?

現在居然還有人想要將他們放出來?

這不是典型的在找死嗎?

見孔執法如此嚴厲的質問,林逸楠微微皺眉。沉聲說道:「孔執法,你怎麼就聽信了他們的讒言?什麼妖族大將,這根本就不可能的事情,我們很清楚妖族大將究竟有多大的危害,我們恨不得將他們剷除,怎麼可能還會放他們出來?」

「真的?」

孔執法狐疑地看着林逸楠,面龐上也是露出了警惕之色。

「當然了,我不會在這個問題上欺騙你,你代表的可是我們夏國中樞庭府。我欺騙你,不就是等於欺騙中樞庭府嗎?我可不會做這種自取滅亡的事情!」林逸楠淡淡開口。

孔執法聽到這話也是覺得有一些道理,當下就點了點頭,輕聲說道:「行吧,既然如此,那我就勉為其難的相信吧。」

然而,許林卻是感受到了,林逸楠的身體在剛剛聽到孔執法的回答后,有下意識的讓自己身體的皮膚鬆弛了一下。就好像是撒了個謊然後千辛萬苦瞞了過去一樣。

儘管林逸楠掩飾得非常好,但是不要忘記了,他可是修練過《星辰淬魂訣》的,他的精神力可是高到了一個令人都難以想像的地步。

所以林逸楠的反應,哪怕只是細微的反應,都能夠瞬間就讓許林發現了端倪。

這樣的情況。毫無疑問,都是在證實林逸楠剛剛所說的話,都是在撒謊!

林逸楠所說的……

都是假話!

所以,這陣法底下里鎮壓的,真的是妖族大將?!

許林出生的時候,並不清楚妖族的事情,哪怕是當上了特種戰士后,也不了解這些秘聞,只知道當初全世界發生了不少大戰。也就是新時代的大戰。

那時候,有跟人類打得,也有跟非人類打得。可是具體到底和誰打,卻是有不少記載被湮滅了,這到底是為了什麼。也讓人很摸不著頭緒。

是為了穩定社會,不製造恐慌嗎?

但是,如今連惡魔都出現了,那麼還怕什麼呢?

等一等,為什麼我會想到惡魔呢?

難道我之前跟惡魔打過交道?

許林感覺腦袋有一些頭疼。

似乎腦海里浮現出了一些畫面,只是那些畫面,很模糊,但是卻給許林有一種很熟悉的感覺。

這是怎麼一回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