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這女人已經完成任務了,想來這境靈會認她為主,不如趁著白焰寺的人不在,將她殺了。」

喲呵~

還想殺自己?

花琉璃與境靈紳士交流一番,決定用火鳳殿的人實驗下寶塔中的生物!

「你們想幹什麼?」

。 她真的是,快要氣炸了!!!

崔亞娜表情不好,怒斥旁邊的兩個小姐妹,「還看着幹什麼?過來扶我一把啊!!!」

mad,她走不了路了。

……

蘇念坐在回去蘇家的車上,看似在閉目養神,實則在和星年在識海里聊著天。

她要弄清楚這個隱藏任務怎麼做。

那個所謂的學神勳章,到底是什麼玩意,要怎麼得到。

【本次隱藏任務為獲得學神勳章,根據宿主當前狀況,只要讓整個學校的人都認可宿主是學神就行,也就是通過考試,名列前茅,讓所有人都知道宿主成績好。】

【達到系統認可的程度,勳章自動掉落,勳章牆開啟,雖然這個學神勳章只是看着好看聽着好聽,但是這種隱藏任務的獎金是真的不錯,我離自己開一家公司又更進一步,到時候我成了老闆,何止一個厲司宴啊,你想要多少個男人我都可以給你安排。】

星年還沒攢夠錢,就開始妄想了。

蘇念半分都沒有被打動,冷漠道:「算了吧,我承受不起,你要是真當了老闆,那一定是個奸商。」

星年【哼】

【不願意算了,你只要知道,你現在好好學習就行,這次月考,最好考個第一名,只要你學習好了,考一個好大學,讓所有人都知道你的優秀,到時候站在厲司宴身邊,多般配啊,我相信學習不會耽誤你和厲司宴培養感情的,加油。】

星年的鼓勵非常的不走心。

蘇念揉了揉額角。

只是需要學習好而已,還好,她覺得自己可以做到。

看來這隱藏任務也沒有那麼難。

蘇念回到蘇家,蘇母沒有在客廳,只有蘇臨一個人在沙發上坐着,雖然腿被包起來了,但依然身殘志堅的在玩遊戲。

蘇臨對蘇念真是過分的關注,餘光看見蘇念進來,立馬就放下了手中的手機,再次露出那智商不太高的笑容來。

不懷好意。

像是又知道了什麼事情。

蘇念心裏的預感下一秒就成了真,蘇臨大爺似的靠在沙發上用鼻孔看人。

「聽說你在學校和別人打賭,要是成績考的沒有對方高,就自願離開學校?你想轉學?怎麼,是終於意識到了,有些地方不是你該呆的?」

蘇臨的眼睛裏,大概是帶着三分嘲諷三分譏笑和四分漫不經心。

蘇念連扯一個不走心的笑容都不願意,斜眼看着蘇臨。

「聽說?你這得知消息的渠道還挺快啊,四十分鐘前的事情,你就清清楚楚的知道了,不去情報局可惜了,怎麼,那麼關注我?你是不是……」

蘇臨聽不得蘇念的話,立馬高聲反駁。

「誰關注你了,我只是恰好聽到我同學和我說起而已,你知不知道這事情全校都知道了?你要丟臉就丟自己的臉,但是現在你可是蘇家的人,也不想想自己的那點成績,竟然問都不問清楚就敢和人打賭,離開學校,說的倒是輕鬆,到時候我們蘇家的臉往哪裏放?你倒是可以去其他學校開開心心當個廢物混日子了。」 見此一幕,早已有所防備的林可準備出手了。

但就在這時,一聲霸道的龍吼響起,讓林可打消了出手的想法,只見血色蒼穹之上,一輪漆黑的小太陽爆發,緊接着時空撕裂,八道身影從天而降,為首的暗紅之龍張開雙翼,遮天蔽日。

「焉龍阿隆雷弗,你執意是要與吾為敵?」

剎那間,大地上春暖花開,草木瘋長,森綠色的生命光輝爆發,無數瑩瑩光點向上空匯聚,最後一道女性虛影出現在大地上,張開雙臂,微垂簾首,碧綠色的雙眸古井無波,緊緊盯着這位統治著龍精種的三大龍王之一-焉龍。

「時空照映吾心,命運皆由天定!」

「在這面前,最強大的終龍選擇了順從死亡,最智慧的聰龍選擇了逃避苟且,而最後只有吾焉龍選擇了奮起反抗!」

「我們看似強大,卻也最為弱小可悲,天堂和地獄,從來都沒有我們選擇的權力,只有我們被選擇的命運!」

「漫漫時光,吾欲上下求索,此刻吾終於看到了,看到了我們擺脫那可悲命運的曙光!」

說到這焉龍眼眸深邃,帶着毋庸置疑的語氣,神神叨叨道,其身後的從龍們亦長聲吟嘯,神情高亢,這是他們共同的選擇。

「凡擋吾所求者,皆該隕亡!」

「看來…你是非要自取滅亡!」

輕輕地嘆息了一聲,下一刻,森神凱那斯的柔和眼神變得森然冷酷,毅然決然地出手了,澎湃的力量震動時空寰宇,她也有絕對不能拋棄孩子的理由!

「那麼,就來吧!」

焉龍王對此無所畏懼,示意眾龍退下,獨自一龍喪失迎上。

而在森神與焉龍正式爆發衝突的那一刻,好幾道目光同樣投向這裏,暗中關注著這場必將驚世之戰,唯有戰神僅僅只是瞥了一眼便不在關注,這是來自最強者無懼任何挑戰的自負與傲慢。

甚至,比起任何人,他更渴望變數,以此驗證他的無敵!

恐怖的神力在天地間沸騰,暗紅色與瑩綠色遮蔽天空,瘋狂對撞傾軋,時空震蕩,天傾地裂,世界都在哀鳴,一副末日終結之景。

見此一幕,蓋歐卡偷偷咽了咽口水,好險好險,見沒人關注它,眼珠子一轉,就打算悄悄溜走,不過當看到七隻從天而降把它團團包圍,甚至扭曲了時空波動的黑龍大漢們,它不禁僵住了,人畜無害地咕嚕一聲,企圖萌混過關。

「龍精種?看來你們是有什麼想要與我談的!」

就在這時,一道神光天降,只見林可抱臂站在蓋歐卡的頭頂上,緩緩開口道,見到家長,蓋歐卡這才鬆了口氣,又昂首挺胸了起來,哼,它可是日後的海神,別以為人多勢眾他就會怕!

「日安,未知的冕下,阿隆雷弗大人命我向您問好,歡迎您來到這個世界!」

為首的黑龍直視着帝皇鎧甲,最後竟然微微低下了高傲的腦袋,語氣尊敬道。

「至於更多的,阿隆雷弗大人不日將會親自登門拜訪!」

「是呢?那吾可是很期待!」

龍精種們最後讓開了道路,亦放開時空壓制,對此林可輕踢了蓋歐卡一腳,他立馬反應了過來,使用超能力空間傳送,消失離去。

………………

翌日,森精種正式宣佈,對龍精種進行不死不休的全面開戰!

………………

深谷血淵,當一群吸血種看到守在谷外的七八隻龍精種,先是一驚,很快就開始八卦談論了起來,那威武不凡的身姿,那好看閃光的鱗甲,那令人不寒而慄的威壓,真是上天完美的造物。

不過好在之前她們也有過親密接觸「龍精種」的經歷,所以雖然還是很稀奇,但也不至於再像以前那樣大呼小叫,沒有見識了。

不知道能不能交往試試呢?

這是不少自認姿色優秀的雌性腦海中的第一想法,有點躍躍欲試,上去東摸西摸,哼,這些龍精種啊,別看表面上很神秘正經,但其實也都是些色胚子罷了。

特別是黑龍,這是如今廣為流傳的流言。

畢竟這也不是沒有先例的,就像那位斯蒂德斯大人,不就是在她們吸血種乃至海棲種中開了很多後宮,甚至不少同族都開始顯懷了!

龍精種的強大血脈啊,誰又不渴望擁有!

聽着那些螻蟻的污穢不堪之言,對此這些黑龍可謂臉黑如鍋,要不是顧慮到龍王大人的叮囑,他們早就一口鹽汽水噴死這些不自量力的螻蟻了,哼,到底是誰在暗地裏敗壞他們黑龍的名聲,最好別讓他們抓到!

而與外界的鶯鶯燕燕相比,谷內,焉龍王與帝皇兩人正相對而坐,相談甚歡。

「來自域外的古老存在,焉龍-阿隆雷弗,向您致以謝意!」

焉龍對着帝皇鎧甲致意點頭,目光從始至終都盯着上空旋轉的血色漩渦,眼神更加堅定,這裏他完全看不透,果然,這次是他遍觀無數時空以來,唯一可以擺脫命運束縛的變數。

「謝我?何故要謝我?是我要多謝閣下才對,上次真是多虧了焉龍王出手搭救了我的下屬,否則我那可憐的小寵物就得遭殃了!」

「僅僅只是錦繡添花罷了,比起閣下的降臨為吾等帶來的希望之光,不值一提!」

兩人互相吹捧了幾句,很快林可便直截了當地進入了正題。

「所以…阿隆雷弗,終究說那麼多,你所求我…到底為何?」

「吾所求的為自由,為尊嚴!這個世界就像一張盤枝錯節的大網,牢牢束縛住上面的一切生靈,天生如龍精種也好,神靈種也好,萬族眾生也罷,實際皆不過為玩物!

「這個世界的一切吾都不甚在意,吾只希望汝能助吾等擺脫那虛妄可悲的命運,而在此之前,作為交換,吾黑龍一脈,願意做您手下最鋒利的利劍!」

說着阿隆雷弗低下了腦袋,滿是誠意地懇求道。

「縱使…我要毀滅這個世界?」

「如果你要毀滅這個世界,那更好不過了,這種虛妄可悲的無趣世界,走向終焉才是它最應該的命運,這是我的夙願!」

「哈哈哈,有趣,有趣,你實在是太有趣了!很好,從即日起,祝願我們能合作愉快!」

「合作…愉快!」

目標相投,兩人輕輕一擊掌,當即結下了盟約。 「我知道,你是想說我目前還沒有將染雲網吧開設到全國各地對吧?」

張權笑了笑,這個白佬還真是精明。

「呵呵,我們要是把網吧開遍了全國,那隻怕就不是我們來找你談合作,而是你們來找我們談合作了。」

唐亮沒好氣的說道,這段時間他可是在國外受了很大的委屈。

不過唐亮這話說的也沒有錯。

如果染雲網吧真的開遍了全國,那麼雪暴公司根本就不可能拿出這種高高在上的姿態,而是絕對拿出一副更加真誠的態度。

「呵呵,這位代表說的倒是很不錯,如果你們染雲網吧開遍了你們所有的城市,那麼我們當然是以一個合作者的姿態上門。」

雷利笑着說道。

「不過現在你們並沒有做到,所以我覺得我們之間還有一些應該要商量的空間。」

雷利這話引來了張朝帆的重視,雷利這麼說,指不定就是想要壓低合作的分成。

「可以,雷利先生,我覺得我們之間確實存在商量的空間。」

張權也是微微一笑,這個白佬想要和自己談合作,又想要壓榨自己的利益,做夢呢?

張權談判可不是唐亮,絕地不會給雷利便宜的。

既然雷利不遠萬里到了蜀南,可見他還是想要打開這裏的市場,而僅此一條,就讓張權找到了突破口。

「根據我和你們這幾個代表談判幾輪下來的內容,我們雪暴公司將會把我們公司的遊戲代理權交給你們處理,不過我們將要按照原價收取這些遊戲的費用。」

「比如,我們的星際爭霸,目前在全球範圍內都屬於一款比較火爆的遊戲,如果說代理權交給你們,那麼我們將要按照原價進行一個收取費用。」

「當然,關於平台的運行,我們也要收取一定的費用,畢竟這是我們對你們的授權。」

雷利拿出了一份文件,按照上面的條款緩緩的說道。

「不行、」

張權一聽這些條款,頓時眼神一變。

唐亮和胡志勇都是幹什麼吃的,這麼吃虧的條款都能定下來?

「這些條款是你們談下來的?」

張權眼神帶着一些冰冷的氣息,看向了唐亮和胡志勇,頓時這兩人都是面色一變,連忙低着頭。

「張總,這不是他們談的,是我們談的。」

搜狐的那幾個代表笑着說道,彷彿是在請功一樣。

而張朝帆面色也是鐵青,冷冷的掃了一眼這幾個自己派出去談判的代表。

「你們被開除了。」

張朝帆冷漠的說道。

「啊?張總,這是怎麼回事?」

那幾個代表頓時一臉驚愕的說道,他們也沒有做錯什麼吧,他們在國外費盡心思的想要拿下雪暴公司,但是現在眼看都要成功了,張朝帆卻卸磨殺驢?

「哼,這種條款你們談下來是想要幹什麼?你們有沒有將公司的利益放在首位?」

張朝帆狠狠的一拍桌子說道,眼神更加的陰沉嚇人。

如果按照原本的條款,雪暴公司不光是原價收取這個遊戲的費用,並且還要抽取一定的平添費用,這極大的壓榨了張權和張朝帆的利潤空間。

如果說張權和張朝帆想要賺錢,那麼就只能抬高這個平台的服務費用,還有遊戲的購買費用。

這顯然對國內的消費者來說,不是一個好事。

這種居高臨下制定的條款,這幾個搜狐的代表竟然不知道?還一本正經邀功一樣自豪的說這是他們簽訂的。

這不是給張朝帆打臉嘛?

「雷利先生,如果你們真心實意的想要和我們合作,那麼這些條款,顯然是不可能實現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