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大元帝國歷代君王始終奉行的治國要領,一直以來,大元帝國的皇室都把愛民如子作為宣傳標語,以此來拉近皇室跟百姓之間的距離,贏得百姓的擁護。

而此時此刻,李元洪作為皇室之人,竟然不問青紅皂白就要殺害大元帝國的子民,這哪裡還是愛民如子,簡直就是視民如草芥啊!

所以,當雲逸凡的質疑傳開之時,李元洪的面色變了又變,根本不知道該如何反駁,倒是周圍圍觀的百姓,此時一個個皺起了眉頭,神情頗為複雜。

身為大元帝國的百姓,他們對於皇室愛民如子的口號自然是熟悉得不能再熟悉了,原本,他們也並沒有太過在意這四個字,可此時此刻,當這四個字跟李元洪隨意殺害百姓的現實擺在一起之時,這四個字再聽起來,可就相當地刺耳了!

「哼,哪裡來的小雜種,竟敢妄議皇族之事,褻瀆皇室威嚴,簡直就是罪無可恕!來人吶,把這個小雜種給我拿下,生死不論!」

面色變了又變,李元洪知道自己已經失了先手,所以乾脆不再跟雲逸凡爭辯,直接大手一揮,下令護衛將雲逸凡拿下。

皇室威嚴不容褻瀆,雲逸凡當著這麼多人的面兒公然頂撞他,簡直就是不把皇室放在眼裡,而此等行為對於皇室來說,已經足夠處以極刑了!

「嗖嗖嗖…………」

隨著李元洪話音落下,車輦後面的隨行衛隊瞬間跳了出來,眨眼之間,十幾個護衛已經把雲逸凡圍在了中間,不給雲逸凡逃跑的機會。

「恩?!」

眼看著十幾個護衛把自己包圍,雲逸凡的眉頭頓時皺了起來,眼底閃過一道寒芒。

這十幾個護衛,每一個都是真氣境八重的修為,只要他想,幾招之間就能把所有人都放倒,絕對不用費什麼力氣。

只是,他跟這些人無冤無仇的,卻是並不想下那麼重的手,因為說到底,這些人無非就是聽命行事罷了,說是身不由己也並不為過。

心裡想著,他的目光不禁再次看向三皇子李元洪:「三皇子是吧?這就是你的本事么?仗著自己是皇子的身份,就明目張胆地以多欺少、以勢壓人,這算什麼真本領?你若是真有種的話,就自己下來跟我打,別躲在一個女人身邊做縮頭烏龜,讓人瞧不起!」

說著,他的目光不禁朝著李元洪身邊的紫裙女子掃了一眼,直接把紫裙女子也拉到了事件中來。

「恩?!」

李元洪的面色微微一變,卻是沒想到雲逸凡竟然會向他發起挑戰!

若是放在平時的話,他可能連搭理都不會搭理雲逸凡的挑釁,可此時此刻,當著紫裙女子的面兒,如果他不答應的話,好像顯得自己怕了雲逸凡一樣,說不定還會被紫裙女子瞧不起!

「怎麼樣?是不是怕了?若是怕了就趕緊認慫,繼續仗著自己人多欺負我人少,反正我是無所畏,大不了跟你們拼了!」

眼看著李元洪面色變幻,一時之間還有些猶豫不決,雲逸凡冷笑一聲,繼續給對方施加壓力道。

李元洪的目光猛地一凝:「哼,真是笑話,我李元洪乃是堂堂大元帝國三皇子,又豈會怕了你一個小小的賤民?你想跟我打是么?我成全你便是!」

「嗖!!!」

說著,直接腳尖一點,瞬間就跳到了地面上,面色冰冷地盯著雲逸凡。

他這會兒是不得不動手了,紫裙女子就在身旁,如果他不接受雲逸凡的挑戰的話,很有可能會遭受對方的蔑視,相反,若是他能夠當著紫裙女子的面兒暴揍雲逸凡的話,勢必可以加深他在紫裙女子心目中的印象,沒準兒還能讓對方對自己另眼相看呢!

想到這裡,他的心情一下子好了不少,臉上不由得露出一抹笑容。

「小子,別說本皇子欺負你,我就站在這裡跟你打,你今日若是能夠讓本皇子後退半步的話,我就算你贏,屆時,你和這個老東西大可放心離開,本皇子絕不會再為難你們,如何?」

既然決定了要在紫裙女子面前好好表現一番,那麼當然是越高調、越霸氣越好,他要讓紫裙女子看一看,自己這個大元帝國三皇子,可絕對不是浪得虛名的!

雲逸凡的嘴角彎起一抹不易察覺的弧度:「好,一言為定,就按你說的辦,若是你贏了我,我就任憑你處置,要殺要剮悉聽尊便!在場這麼多人,都可以為我們作證!」

「要比武了么?三皇子殿下這是要大顯身手了啊!」

「早就聽說三皇子殿下天賦卓絕,一年前就已經晉級了真氣境九重之境,真不知道這個小子是從哪裡冒出來的,居然敢挑釁三皇子殿下?」

「初生牛犢不怕虎唄,我看這小傢伙八成是想在仙子面前顯擺自己,可惜啊,他還是太年輕了,根本不知道天高地厚!」

「…………」

眼看著雲逸凡竟然要跟李元洪比武,圍觀的人群頓時熱鬧起來,不過基本上所有人都更看好三皇子李元洪,根本沒把雲逸凡當回事兒。

雲逸凡看起來也就是十五六歲的模樣,這樣的年紀實在是太小了一些,哪怕是從小修鍊,修為怕也高不到哪裡去,試問,這樣一個普通少年,怎麼可能打得過成名已久的皇子呢?

「小子,別說本皇子不給你機會,我先讓你三招,三招之內,本皇子絕不還手,來吧!」

街道中間,李元洪傲然而立,下巴都要撅到了天上,幾乎用眼角餘光斜視著雲逸凡道。

他的確沒有把雲逸凡當回事兒,放眼整個大元帝國的年輕一輩,除了有數的那麼幾人之外,其他人根本不足為懼,而像雲逸凡這樣一個名不見經傳,而且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娃娃,對他來說還不是手到擒來?

「你還要讓我三招?好啊!」

聽到李元洪之言,雲逸凡眉毛一挑,臉上頓時露出一抹笑容,他知道,這位三皇子殿下根本沒把自己當回事兒,也許此時此刻,對方已經在考慮著要怎麼收拾他,才能在紫裙女子心目中留下一個好的印象了吧!

「三皇子殿下注意了,我可要出手了啊!」舔了舔嘴唇,雲逸凡的雙眼突然眯了起來,笑嘻嘻地對著李元洪提醒道。

李元洪的臉上閃過一絲不屑:「你出手便是,我會讓你連我的衣角都碰不…………嗯?!!」

話還沒說完,他的瞳孔猛地一縮,臉色瞬間狂變,因為他的眼角餘光突然注意到,原本站在他對面的雲逸凡,此時竟然不見了!

「什麼情況?人呢?!那個小雜種怎麼不見了?!」

剎那之間,他的心底閃過一抹深深的震撼和疑惑,心神也是一下子變得無比緊張起來。

「橫掃千軍!!」

就在這時,一聲低喝突然從他的身後傳來,聽到聲音,他的雙眼猛地瞪圓,下意識地就要轉身。

可惜的是,還沒等他做出轉身的動作,雲逸凡的掃堂腿已經踢在他的腿上了!

「哎呦!!!」

「撲通!!!」

巨大的力量踢中小腿,李元洪痛苦地哀嚎一聲,然後直接倒在了地上,摔了個四腳朝天!

。 在陳墨的勸說下,格蕾絲很快便被他說服了。

她也明白在這個時代單憑她一個人是沒有辦法保護好丹妮的,所以必須找人幫忙。

原本那位據說是另一位救世主的母親的老太太確實是個合適的人選,丹妮看得出來她身經百戰,而且很熟悉終結者,就像以前軍隊里那些老兵一樣。

這種人無疑是合適的合作對象,尤其是格蕾絲剛才聽莎拉說過,她殺過好幾個終結者。

但顯然,就算莎拉再怎麼強,她也只是一個人,和陳墨所代表的FBI,他口中所說的美軍以及美國政府根本毫無可比性。

不然的話,莎拉也不至於成為全美最高通緝犯,東躲XZ的連手機都不敢使用。

所以沒有多做考慮,格蕾絲就答應了陳墨的合作要求。

陳墨也沒有客氣,直接讓她在這家醫院做了一個全身檢查,將檢查結果直接發了一份電子版,和關於終結者的相關任務報告一起由白蜘蛛發給了FBI的局長。

其中自然也附上了一些暗示,陳墨相信那位局長大人會看得懂,並且明白他的意思的。

當然,看不懂也沒關係,大不了陳墨換個玩法而已。

能夠披上FBI的皮,利用美國官方的力量來發展自然是好事。

但是如果不成,陳墨也不介意讓白蜘蛛直接開啟全面感染模式,滿大街開始感染人類,在網上病毒式傳播「總督」的程序,用正面入侵的方式告訴美國人誰才是未來的世界之主。

不過陳墨的這個備用方案顯然是派不上用場了,FBI的局長在收到了他的郵件之後,立刻就看懂了他話里的意思,正如陳墨所料的那樣根本就沒有在意他們到底是不是真正的FBI特工又或者FBI麾下是不是真的有這麼個追蹤終結者的部門。

哪怕沒有,在局長大人收到這封郵件之後也有了!

所以陳墨他們還沒有離開醫院,真正的FBI便已經找上門來,和陳墨接上了頭,並且安排好了一切。

而局長大人本人則帶著這些資料,直接去見了總統。

儘管從某種意義上來說美國總統只不過是個擺在那個位置上的傀儡,真正控制美國的是背後支持總統上台的財團,但不管怎麼說總統都是掌握美國最高權力的存在,在規則上還是要先通報總統的。

至於說通報了總統之後,這些資料會不會被那些幕後的財團所獲得,那就是另一回事了。

總統在看完了這些資料以後,當然對此非常重視,不僅讓FBI全權處理這件事,還讓軍方和其他部門全力配合。

作為一國領導人,即便只是個政客,他也還是能夠看得出來這背後所隱藏的利益和價值的。

正如他對FBI的局長所說的那樣「這將讓美國再次偉大!」,為此美利堅可以不惜一切代價。

於是乎,陳墨和格蕾絲,以及丹妮等人是在墨西哥軍隊的護送下抵達的美墨邊境,而在他們抵達了邊境之後,美國軍方便派出了精銳部隊護送他們直接去了最近的軍用機場,用軍機接走了他們。

飛在天上的時候其他人沒有什麼感覺,但陳墨卻知道在他們乘坐的運輸機周圍,可是有一整個中隊的戰鬥機在護航。

看到美國人搞出來的這副架勢,陳墨不由得笑了起來,顯然一切正如他所計劃的那樣在發展。

————————————

飛機很快降落在了一個隱秘的空軍基地,看得出來這裡戒備十分森嚴。

「看來上面總算是重視起終結者的事情了,不枉我們一直追查這件事追查了三十多年。」下了飛機,看著周圍荷槍實彈的美國大兵,陳墨沖迎接自己的FBI的局長開玩笑一樣的說道。

FBI的局長當然聽得出來陳墨意有所指,無論是真追查了終結者三十多年的老特工的抱怨,還是別有用心者的暗示,局長對此都沒有什麼反應,只是十分熱情的順著陳墨的話說道:「總統先生已經知道了這件事,現在這是美國最高機密,也是最高事項,一切都將為這件事讓路和服務,同時美利堅也會記住陳墨特工你和你的部門為此付出的一切,你們是美國的英雄!」

「啊,英雄?那能領到榮譽勳章嗎?」陳墨開玩笑的說了一句,卻沒有太在意,直接向局長介紹起了正從飛機上下來的其他人:「這位是格蕾絲,來自未來的改造人戰士,她已經答應和美國合作,研究她身上的改造人技術,不過作為交換,美國必須保證丹妮拉·拉莫斯小姐的安全,當然還有她的弟弟。」

「幸會,格蕾絲小姐,請放心在美軍的保護下,沒人可以傷害到這位拉莫斯小姐。」局長看著面前這個身形高大的女人,以及她身體表面那一看就知道是動過手術留下的痕迹,很是自信的保證著。

不過格蕾絲顯然對此沒什麼感覺,她看了一眼周圍的美軍之後搖了搖頭說道:「這些人可對抗不了終結者,它們比你想象的危險太多了,你們的武器甚至殺不死一個終結者。」

格蕾絲這話顯然讓局長有些下不來台,但經驗豐富的他馬上就轉換了話題:「所以我們才需要格蕾絲小姐你的幫助,無論是改造技術還是對終結者作戰的資料和經驗,這些都需要格蕾絲小姐你的幫助與配合。

我相信,只要有了格蕾絲小姐你的配合,再加上我們美國的科技與實力,就算終結者是來自未來的危險機器人,它們也一定會被消滅,無法威脅到拉莫斯小姐的。」

「希望如此。」格蕾絲沒有多說什麼,只是陪著丹妮還有她弟弟一起,跟隨醫護人員離開了,丹妮的弟弟傷勢只是暫時穩定,需要做進一步的治療。

而除了丹妮姐弟和格蕾絲,飛機上還有一位局長不得不十分重視的人物。

「莎拉·康納,美國最高通緝犯,真沒想到我們會在這種局面下見面!我記得你差不多背了五十個州的通緝令吧?」局長看著莎拉,實在是說不出什麼好話來。

而莎拉自然也是一樣,沒好氣的看了一眼局長,又看了看陳墨,這才說道:「我也沒想到會在這種情況下再回到美國,希望一切都像你們所說的那樣吧,不然不管付出什麼代價,我都會擰斷你的脖子!」

。 「這……這不可能。」

「你的實力怎麼可能會到這種程度?」

感受到韓擒虎身上那暴增的力量過後,元哈神情劇變。

他實在是想不通為什麼一個人的實力能在短時間內暴增到一個令人目眩神迷的高度。

「你不知道的事情多了去了。」

「記住了,殺你的人叫韓擒虎。」

周身氣勢磅礴似江海的韓擒虎平淡出聲,而後其手中漆黑色大刀宛若一座崩碎的神山一般當頭就朝着元哈劈砍了過去。

轟隆隆,轟隆隆!

刀鋒所掠之處,空氣紛紛為之暴烈。

「該死!」

全身氣機皆被一刀鎖死的元哈,神情之上浮現出了一絲驚懼。

他有預感在這一刀之下他會死,而且他躲不掉。

「不,不!」

他面色蒼白的低聲嘶吼,但這無濟於事。

「噗嗤!」

一抹黑光自其視野之中劃過,緊接着一枚大好頭顱便自其脖頸之上飛了出去。

殷紅色的鮮血自其脖頸之上噴射而出,宛若血色的噴泉。

元哈被韓擒虎宰殺過後,神鱷禁衛基本上也將天族軍隊屠殺殆盡了。

原陽城下,天族軍隊伏屍過萬,腥膻數里。

在永寧星的歷史中,天族從來沒有在一次戰鬥中損失超過萬名天族軍士。

今天韓擒虎也算是開了歷史先河了。

………………

入夜,郡守府內。

「郡守大人,此戰之中我軍陣亡了七十二名神鱷禁衛。」

「累計斬殺一萬一千八百名天族軍士,斬殺五尊天族大修。」

「另外,繳獲三千枚下品靈石、八百頭獅鷲、一千二百匹天族戰馬,天族制式武器一萬多套。」

面容魁偉的韓擒虎沉聲向張詠彙報此戰的雙方傷亡比例及繳獲對方物資。

安靜聽完過後,端坐於主位之上的張詠含笑出聲道:「白日一戰,韓校尉當居首功。」

「你放心,你的功勞我一定悉數如實的匯稟給陛下。」

「多謝郡守大人。」

面容之上閃過喜色的韓擒虎,向張詠再三拜謝,而後其心滿意足的離開了郡守府。

望着韓擒虎離去的背影,張詠的神色恢復了平靜,道:「張先,我命你將靈石、五百頭獅鷲、一千匹天族戰馬和八千具天族制式裝備送往長安。」

張詠之所以會截流一部分戰利品,是因為他要建立一支地方性的守備部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