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擠開的鳳琰:「……泱泱,那我呢?」

「你有落七。」

聞言,鳳琰嘴角微抽,不自覺地偏頭看向了落七,見他也在看着自己,猛然就把頭轉了回去。

咳嗽了幾聲,鳳琰把話題轉到了碧鱗蛇身上。

「泱泱,按道理來說,碧鱗蛇不該出現在這裏吧。」

若他記得沒錯的話,小姑娘可是說過,碧鱗蛇只是妖界的一種低階妖獸,像這般大規模地出現在這裏,還沒有人阻止,實在讓人匪夷所思。

「妖界出事了。」琥珀色泛在眼瞳中,蒔泱開口道。

倏而,她喚著朱焓往城內飛去,目光所及之處,幾乎人手一條蛇,平川的百姓不但不害怕,還反而跟這些東西相處的很好,甚至有的,還奉蛇為主了。

對此,蘇亦澄很是疑惑,看着那些令人寒顫的東西,她咽了咽口水,窩在蒔泱的懷裏抱的緊緊的,抬眸問道:「這裏,到底是怎麼回事?」

「平川擅養蠱,對於這些外來的蛇類,他們大抵不會抗拒。」鳳琰沉聲解釋道。

反而會覺得,這是一種上天的恩賜。

可是這般規模的蛇群,若是沒有人在背後指使的話,他是不信的。

沉吟了片刻,鳳琰猜想道:「你說,這事會不會同邵如馨有關?」

邵如馨……

這個名字,自從離開華陵后,就再也沒有被人提起過了。

知道她跟魔有交,知道她變成了魔人,這會或許還在暗處盯着他們的動向,可是她不出現,亦是被他們一直忽略這一因素。

這會看到這般規模的碧鱗蛇,倒是突然想起了她來了。

「那,那我們現在該怎麼辦?要不,要不回去?」蘇亦澄顫抖著聲音說道。

「妖界出事,我們得幫忙。」蒔泱淡道。

安撫地摸了摸蘇亦澄的頭后,蒔泱喚著朱焓回到了城門前。

「鳳凰,我要吃烤蛇。」蒔泱看着下方那一堆蛇,眼睛放光道。

明明是想讓鳳琰放火的節奏,偏生說出這樣的話,那個眼神,卻是讓人覺得,小姑娘就是想吃烤蛇。

瞅著朱焓往下越飛越低的節奏,碧鱗蛇更加清晰的樣子也在眾人面前呈現。

蘇亦澄止不住害怕,卻還是強裝着從蒔泱懷中起身,顫抖地攤開了自己掌心的靈植來。

然而下一秒,她又同鵪鶉一般被蒔泱按了回去,臉懟到了小姑娘軟乎乎的胸前,看得鳳琰是一陣酸溜溜。

「動手。」

無奈,自己還得乖乖聽着小姑娘的話,將眼前可見的蛇都得解決掉。

在朱焓爪子落地,那些碧鱗蛇吐著蛇信子圍過來的一刻,鳳琰和朱焓同時發出了火焰。

一個是鳳火,一個是朱雀之火,兩種火焰以燎原之勢迅速蔓延開來,不但將靠近過來的碧鱗蛇燒成了灰燼,遠處觀望態度的也沒能避開這火勢。

半晌,大概是城外的動靜過於大了,裏面還在與自己愛蛇戲耍的幾個守衛突然要打開城門一探究竟。

察覺到動靜,蘇亦澄這會反而率先反應了過來,手掌心的木靈力指揮到了即將要打開的城門上,化為密密麻麻的藤蔓覆蓋其上,成為了暫時的阻擋。

見狀,蒔泱眼眸一沉,白霧自她周身散開,去撫平這城門前被火焰燒出來的痕迹,順勢,也吞噬掉了那些碧鱗蛇黑焦的屍體和火焰。

做完這些,蒔泱趕緊讓朱焓躲入了虛空內,消失的那一刻,蘇亦澄的藤蔓也消散了。

從虛空中打量著外面的情況,只見那些守衛執著武器凶神惡煞地沖了出來,各自的碧鱗蛇盤在他們的頭頂亦或是脖子,看得真令人悚然不已。

見城外的碧鱗蛇盡數不見了,守衛們不禁大驚失色地喊道:「快去稟告公主殿下!」

「神獸們都不見了!」

「神獸?」聽到外邊的叫喚,鳳琰不由得挑眉道:「這種玩意是神獸的話,那白澤他們算什麼?」

而且,公主……

別是他想的那樣,是那個六公主吧。

若真是那樣的話,他還真是不能不信,這事跟邵如馨一點關係都沒有了。當初在華陵四國交流會的時候,這兩人就曾經要對小姑娘下手來着。

雖然衛曦說是邵如馨強迫她的,但若不是自己心裏有鬼,又如何能答應?

「泱泱,我們現在要如何?」

不由得想起了近於平川這個秘境的所在,鳳琰把殘圖拿了出來,睹著通過平川邊城就能抵達的秘境,心裏不禁狐疑了起來,怎麼就這般湊巧,遇上了這些,還是在這裏。

「亦澄不是要帶自己的娘親回家嗎?帶她回家我們再去妖界。」蒔泱指了指秘境的位置,在上面畫了兩下,說道:「碧鱗蛇出現在此,便是說明有妖界的入口。」

而很有可能,就是這個秘境。

「可是姑娘,你又是如何憑藉着看到碧鱗蛇,就知道妖界出事了的?」

「碧鱗蛇在妖界時,雖然為群居,但也不可能是這種數量出現,分佈在妖界不同地方的碧鱗蛇,它們是能互相殘殺的。」

然而這會,卻是聚在了一起,並且相安無事。

唯一的可能便是妖界出了事,它們被聚在了一起,從這秘境溜了出來,再是被那背後之人利用,亦或是單純的想找一個新的棲息之地。

跟鳳琰剛認識不久的時候曾見到的碧鱗蛇,便是已經讓她懷疑了,只不過當時有着魔族這一因素,她也沒有多想,只是覺得是因為魔族封印不穩導致的效應。 呈現在直播間觀眾眼前的,是一把通體黃色,中間圓形,兩端扁平,帶著木紋的木工。弓弦是草灰色的,和電視裡面那些木工用的弓箭看起來很像。

「666,這弓箭看起來很不錯的樣子。」

「方子趕緊做幾隻箭,試試看看弓箭的威力。」

「和這把木工相比,突然發現竹弓的確看起來差的太多了。」

「這下好了,我兒子非要我給他做一把木工,這我那會啊。」

「……」

李方把庇護所之前剩下的楠竹,劈成十根筆直的竹條,用之前製作叉子頂端的方法,把箭尖削尖,然後用火碳化,讓其變的更加堅硬一點,最後在竹箭矢的尾部開了一個上弓弦的凹槽。

弓箭和箭矢都製作完成,李方拿著它們來到沙灘上,對準十米遠外的椰樹樹榦。按照射箭技能所教,搭箭拉弓瞄準,然後放手。

只聽「咻」的一聲,箭矢化作一道黑影,擦這樹榦飛了過去。

「這一箭前面都很完美,最後卻很悲慘。」

「方子竟然射空了,笑死我了。」

「這麼近都能射空,方子你要笑死我們嗎。」

這一箭的射空讓李方也是很不好意思,尷尬的摸了摸鼻尖說道:「大家見諒,這畢竟是剛做出來的弓箭,多試幾次才能找到感覺,你們說對吧。」

李方繼續射了幾箭,在射箭技能的加持下,李方到第六箭的時候終於穩穩的射中了樹榦,剩下的四箭李方也是接連射中。

又嘗試了15米和20米,李方都能夠射中樹榦,碳化的箭頭也能夠輕鬆的扎進樹榦。

李方從樹榦上拔下箭頭,發現基本上沒有什麼損傷,滿意的點了點頭,結束了這次的練習。

「現在的我已經練的差不多了,明天一早我就可以帶著它門去樹林了尋找目標了,看看能不能打到些什麼。」

時間也不早了,李方結束了今天的直播,躺到了竹床上休息了起來。

第七天一早,伴著太陽的升起,李方也早早的起來了。

昨晚睡的早,休息的也好,早然而然的也醒的早一些。

簡單的用木炭清潔了一下牙齒的衛生,因為今天要去打獵,李方把梭子蟹給烤了當作早飯,已確保今天的能夠有充足的體力。

吃完梭子蟹,李方準備好東西開好直播間就準備出發了。

不過還沒走出庇護所李方就發現了問題,10隻箭矢沒地方放啊,拿在手上還不方便。

找了很多東西都不行,李方最後把之前剩餘的樹皮外皮,對摺以後,用箭頭扎了幾個眼,然後用魚線綁緊做成一個箭囊,把箭矢放在箭囊里,然後用一根藤蔓背在背後。

「還別說,方子這一整套行頭有點鷹眼的味道。」

「不不不,感覺更像滑板鞋。」

「你們沒發現方子這樣很帥嗎。」

「的確有點小帥,不錯。」

「如果全身黑色的話會不會更帥一點。」

做好箭囊以後,李方身背箭囊和竹筒,要掛工兵鏟,開始往樹林里出發。因為今天要用弓箭打獵,所以李方並沒有帶叉子,東西太多也拿不下。

這次李方並沒有選擇其他地方,而是從上次抓到野兔的陷阱開始。

之前抓到野兔后,李方復原了陷阱,不過現在這個陷阱並沒有抓到什麼動物,不過有明顯被動過的痕迹。

李方猜測可能是之前野兔的同伴,問道了這邊的血腥味,所以沒有從陷阱經過,而是從旁邊移動了。不過這也說明這邊還有其他的動物,可以供李方進行狩獵。

以陷阱為起點,李方仔細的在附近查看了一番,10多分鐘后在不遠處的草地里發現了野兔的痕迹。

李方沿著痕迹繼續的追尋下去,在60多米外的一棵樹下發現了一直灰白色的野兔,這隻野兔看起來比之前的野兔要小一些,李方估計可能是只母兔。

李方在距離野兔20多米的地方就停了下來,把身上的東西放下來,舉起木工上好箭,然後弓著身子輕手輕腳的往野兔走去。

在距離野兔大概15米左右,李方停住了腳步,擔心再往前走回驚動到野兔。

李方快速的搭弦拉弓,直起身子瞄了一眼就鬆手一放。

只聽「咻」的一聲,箭矢帶著一陣刺破空氣的呼嘯聲,飛快的往野兔飛去。

等野兔聽到聲響,抬起頭的一瞬間,弓箭已經飛到了它的眼前。

噗,箭矢命中,經過碳化過的鋒利箭矢直接貫穿了它體外的毛皮,狠狠的扎進了它的體內。

野兔被射中的瞬間,條件反射的往這洞穴的方向逃跑,不過還沒跑出去幾步,就因為劇烈運動,使得體內的箭矢被帶動,掛到內臟出血重傷,躺倒在了地上。

「666,方子威武。」

「一擊斃命,就問還有誰。」

「鷹眼:方子,你以後就是我兄弟了,這箭射的趕上我了,快和我一起去拯救世界吧。」

李方在射中野兔以後,也跟著跑了上去。

等到他趕到的時候,野兔抽動了兩下後腿以後就死了。

李方拔出箭矢,查看了一下箭頭,整隻箭大概插進去5厘米左右,插進去的部分上面都有血跡。

「謝謝大家的誇獎,不過我自己知道,這一箭全是運氣。至於鷹眼什麼的就不要來找我了,我還想多活幾年,拯救不了世界。」

射中兔子的李方還是很高興的,在野兔死的一瞬間,腦中傳來了系統任務完成的消息。

「叮,挑戰任務(510)已完成,任務完成獎勵將經過系統干預后發放到宿主手中,請注意查收。」

「叮,挑戰任務(610)已發布,使用系統提供的海釣遠投桿進行一次海岸線垂釣,要求最低釣到5斤以上大魚。任務完成獎勵:大師級釣魚技能。」

完成了任務,李方在發現野兔的附近搜尋了一下,沒費多大力氣就找到了兩個兔子洞。

李方點燃了一把乾草,扔進了洞里,看看裡面會不會還有其他的兔子。

守在另外一個洞口的李方,經過了5分鐘都沒有看見有野兔出來,也就放棄了,拿起收穫往庇護所走去。。火山噴發,天白市不知道要損失多少。即便現在熾熱的岩漿還只處於火山口處,但其爆發的有毒氣體,卻是已經傳到了很遠處。

岩漿四濺的火山口內,只剩下任小凡和鳥國劍聖。至於「張飛」,已經追著遁走的城老鬼而去。

任小凡此時看待前方一切事物都是血紅的,憤怒讓他失去理智,只知道揮舞著太阿劍瘋狂的朝前方劈砍。

血紅的光芒覆蓋周身,每一劍都有伴隨著劍威發出,鳥國劍聖根本不敢硬接,只得瘋狂逃竄。

突然而來的逆轉……

《都市小道長》第一百七十五章:張劍笑 「這到底發生了什麼?」

衝出神女殿的阿莎蕊雅正巧看見了沈明斬殺六大強者的畫面,此刻他的眼神充滿了慌張,恐懼以及震驚。

不僅僅只是因為沈明那可怕到極致的力量,還有……她剛剛見證了一個死去多年之人的復活。

太荒唐了!這個世界彷彿充滿了荒唐,開了一個又一個的玩笑!

昨日還高高在上的帕提農神廟,今日已失去了聖潔之光的照耀!早該以死的人,從棺材里爬了出來,註定了的審判,卻還有人在掙扎!

阿莎蕊雅越過海隆衝到了沈明的面前,此刻的沈明如同戰神,冷冷的注視著的高高在上的神女殿,如同在警告著其中的人!

「走!」

沈明輕輕地吐露了一句,冷漠的轉身。

而就在轉身的一瞬間,鮮血不停的從沈明嘴角流下。但沈明的步伐依舊堅定,一往無前的堅定!

「你受傷了!」阿莎蕊雅趕忙走上前,想要扶著沈明,然而卻被沈明一個眼神給制止了。

「我的確受了不小的傷,我小看著雷劫大陣的威力了,強行吸收了雷劫大陣的力量屬實有些魯莽!不要暴露我,他們不知道我受傷,就沒有人敢追過來!」沈明強忍著身體那劇烈的疼痛,輕聲說道。

阿莎蕊雅神情動容,跟在沈明的身旁一步步的走下階梯,此刻的她迷茫了。她從小學習的就是為了大義可以有犧牲,可她今天眼前看到的卻是為了拯救自己所愛的人,敢與世界上最強大的勢力之一為敵!這是何等的勇氣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