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日安眉頭一皺,這人突然的出手,讓蘇日安有些生氣。

有事情就好好說,幹嘛要動手呢?

一抬手,桌子上的筷子出現在手中,蘇日安抓着筷子,對着上使的手掌刺了過去。

「啊!」

頓時,筷子穿過上使的手掌,痛苦襲來,讓上使慘叫了起來。

蘇日安一推,將人推后,這個上使,不過只是一個三階的修鍊者,根本沒有任何能夠反抗的能力。

「你……你敢傷我?你知道我是誰嗎?」上使將手上的筷子拔出,痛苦的呻-吟了一聲之後,便是一臉怨毒的看着蘇日安。

「我管你是誰?不過只是三階的廢物而已,哪裏有資格來和我叫板。」蘇日安不屑地說道。

「你……你……我要殺了你,我要讓你碎屍萬段!」上使怒吼。

隨着這個上使怒吼,情緒宣洩,蘇日安突然感受到了一股特殊的韻味。

這種韻味,讓蘇日安感覺到厭惡,就如同見到了原罪一般。

很快,蘇日安目光一凝,頂着前方的上使,這個上使身上,開始冒出了無盡的黑氣。

黑氣繚繞,很快就將上使給包裹了起來。

蘇日安的臉色變了,這種情況,完全都不需要多考慮,這上使的體內,有着原罪的存在。

蘇日安緩緩的站了起來,看着上使,臉上漏出無盡的殺意。

「吼!」

黑霧之中,宛若野獸一般的吼叫響了起來,下一刻,一隻手臂從黑霧之中延伸出來,朝着蘇日安抓了過去。

「哼!」

蘇日安冷哼一聲,抬手一巴掌將手臂大飛,下一刻,蘇日安便是直接從座位上站了起來,一手伸進黑霧之中,一把將上使的腦袋給抓住。

大步跨出,蘇日安一手抓着黑霧之中的上使,帶着他朝着吳城之外飛了出去。

「咕嘟~」

看着蘇日安帶着上使飛走,吳方宇吞了吞口水,雖然他也能夠飛,但是非的距離非常的有限,最多只能勉強在空中保持一場戰鬥而已。

像蘇日安這樣舉手之間,帶着一個人飛走,這樣的能力,吳方宇自認是做不到的。

「走,快去看看。」不過很快吳方宇變反應了過來,帶着人便是追着蘇日安跑了出去。

手中抓着上使,蘇日安全速飛行,很快就帶着上使離開了吳城,到了吳城之外一處無人地帶。

到了這裏,蘇日安放開抓着上使的點后,一腳對着上使被黑霧包裹的身軀踢了過去,頓時,上使宛若一顆炮彈一般,被蘇日安踹得撞到了地面上,撞出了一個巨坑。

「吼!」

黑霧之中,怒吼想起,下一刻是,上使變直接衝破了黑霧,從地面飛躍起來,朝着蘇日安攻擊過去。

「給我死!」

蘇日安怒喝,全力一張離陽掌對着上使拍了過去。

離陽掌施展而出,整個天空之中宛若出現了一顆太陽一般,但是下一刻,這太陽便宛若彗星一般的墜落了下去。

上使所化的原罪,雖然實力到了六階,但是這樣的實力,要想吸收蘇日安全力下的離陽掌,那是根本不可能的。

而蘇日安也是因為知道如此,才會這樣全力一張對着原罪拍了下去。

和第一次有些束手束腳相比,蘇日安這次和原罪戰鬥,可謂是已經有了足夠的經驗,也不再害怕自己的武技會被吞噬。

而事實確實如此,面對蘇日安全力的離陽掌,這化作上使的原罪伸出手,想要將蘇日安的離陽掌吞噬。

但是才不過吞噬了一些能連過之後,周圍恐怖的能量席捲而來,將原罪上使反吞了下去。

「轟隆!」

地面炸開,土石化作岩漿沸騰了起來,熱浪火焰席捲了整個天空,將這一塊的整片天空都染紅了。

「城主大人,我們還要過去看嗎?」正在趕往城外的的吳方宇身旁,一個人看着染紅的天空,吞了吞口水,詢問道。

吳方宇看着天空之中被染紅的雲彩,心中也是有些駭然,這能夠影響一片天地景色的勢力,到底是有多麼的恐怖啊。

作為一個城主,他也是有六階的實力的,但是吳方宇自己也明白,自己的這個六階,其實是個水貨,是由無盡資源堆疊起來的,戰鬥力根本不強。

離陽掌之下的岩漿之中,原罪在不斷的翻騰,很快就從中衝天而起,朝着蘇日安攻擊了過去。

蘇日安眉頭一皺,一般而言,六階的勢力,在面對自己這一招離陽掌,數不得都要去了半條命。

而眼前的原罪,居然能夠從中衝出,同時還對雖然發動了攻擊。

顯然,要讓原罪在能量下覆滅,還是需要現將原罪進行削弱的,而削弱的辦法,就是先將這個原罪打一頓,打到對面能量缺失。

就如同上一隻原罪一般,雖然不斷的在蘇日安的攻擊之下恢復到原樣,但是實際上早就已經在蘇日安不斷的攻擊之下被削弱了。

猜測到了這個可能性,蘇日安便不再隨意的使用元氣武技進行攻擊了,而是直接抓着虛無萬象珠朝着那原罪沖了過去。

雖然上使原罪能夠不斷的恢復,但是實力上還是和蘇日安差了太多了,和蘇日安這一動手,直接就被蘇日安按在那裏摩擦,蘇日安甚至都沒有使用出星宿的能力。

和第一次與原罪戰鬥相比,現在蘇日安可是要熟練了很多,對原罪的一些手段也已經有了一些的了解。

幾番交手,蘇日安變已經將上使原罪給徹底的按在地上吊打,不斷的對上使原罪的身體進行破壞,去削弱上使原罪的強度。

在被蘇日安不斷的壓制之下,這上使原罪怒吼練練,身上的黑色霧氣不斷的翻騰,想要反抗,但是蘇日安根本就不給任何的反抗就會,找到機會就是對這個上使原罪一頓猛砍,經常被蘇日安砍的手腳分離。 「你…!」

此時,面對陶晉的再度挑釁,王龍也是氣得臉色發紫,雙拳緊攥。

王大樹是他的遠方表弟,如今被對方一擊重創,倒地不起,其內心如何不怒。

然而,眼前的陶晉實力已經今非昔比,元力修為踏入了武師境一重,他並非對方的敵手!正面交手的勝算不足一成,大概率要慘敗!

「不出手是么?老子看你出不出手!」

看到王龍依舊沒有出手的打算,對面的陶晉也是嘴角上揚,同時身影閃爍,消失於原地。

「不好!」

看到對方身影消失,王龍當即臉色大變。

「蒼龍爪!」

一聲暴喝,下一刻便見陶晉五指微微彎曲,同時大量元力噴涌而出,一道如同蒼龍的玄色虛影也是浮現其中,煞氣騰騰,赫然乃是一門威力不俗的武學。

元力修為突破武師境一重之後,陶晉不僅實力大增,其本身的速度也是提高了不少。

短短一息時間,元力夾雜著蒼龍爪勢便是飛速殺至,直指王龍的胸口要害,令其難以躲避。

就在陶晉的蒼龍爪勢即將落至王龍的胸口要害之處,費仁的身影也是動了。

「唰!」

只見其一個閃爍來到王龍的跟前,周身上下同樣湧出大量的金色元力,隨後一記重拳臨空轟出,正面迎上了對方襲來的蒼龍爪勢。

「呯!轟隆隆!」

拳爪對碰,一股極為強悍的元力衝擊也是震散開來,同時捲起一陣氣浪,轟隆聲不絕。

「什麼?!」

看著眼前突然殺出來的費仁,陶晉也是雙目圓瞪,臉色微變。

對方不過是高星境十重的元力修為,和之前重傷倒地的王大樹差不多,然而卻是輕鬆擋下了他的致命一擊,而且看上去似乎遊刃有餘,還沒有使出全力。

「滾!」

化拳為掌,一記怒喝,費仁身上纏繞的金色元力再度大甚。

「噗嗤!」

察覺到自己的手臂上傳來一股恐怖的力勁,下一刻陶晉也是承受不住這股力勁衝擊,當即猛地吐出一口鮮血,同時整個人朝後栽去。

「呯!」

沿途砸倒無數桌椅,最後陶晉的身軀也是深深地陷入了牆壁中,整條手臂都是耷拉下來,似乎其中骨骼經脈都已經被力勁衝擊所震碎,生死不知。

又是一招秒殺!

看著場中氣勢如虹的費仁,四周也是陷入了一片死寂。

在場眾人大部分都是新人弟子,實力撐死不過半步武師境,最弱者只有高星境九重,原本以為陶晉這個新晉的外門弟子可以碾壓解決王龍兄弟二人。

萬萬沒有想到,半路又是殺出了一個費仁,而且看上去更加不好惹!

「費兄,多謝….!」

危機解除,王龍也是有些驚魂未定地看向身前的費仁,語氣震撼。

先前如果沒有費仁的及時出手,那一記蒼龍爪若是自己挨中了,哪怕不死也要重傷!

而且,令他感到更為驚訝的是,眼前的費仁雖然只有高星境十重的元力修為,但是實力卻異常恐怖。

不過是一個照面的功夫,便是將武師境一重的陶晉擊潰,而且對方沒有任何還手之力!

「你表弟的傷勢沒有太大問題,吞服一些丹藥,療養一段時間便可恢復。」

回頭看了一眼王龍,費仁亦是點了點頭,開口道。

顧及烈陽宗的規矩,剛剛這一掌他也刻意壓制了自己的力量,僅動用了三成實力不到,否則僅憑藉這一掌便足以震碎陶晉的心脈要害,並且筋骨寸斷,神仙難救!

「陶晉竟然被這小子打敗了!」

「此人的實力當真可怕,不過區區高星境十重,就連剛晉陞為外門弟子的陶晉都不是其對手。」

「聽說這次新人宴會是何榮執事為了慶祝陶晉成為外門弟子,如今陶晉重傷生死不知,這個新人宴會看來是開不了了….」

幾名烈陽宗新人弟子議論紛紛道,其中一部分人看向費仁的眼神中則是充滿了驚駭,畢竟對方的下手實在是狠厲果斷,一出手便是秒殺,沒有絲毫留情。

「快閃開!快閃開!何榮執事來了!」

此時,人群中也是傳出一道急促聲音,下一刻便見幾名烈陽宗外門弟子簇擁著一名道袍中年男子踏步而來。

只見那道袍中年男子面龐削瘦蠟黃,眼神陰鷲,道袍的左側同時綉有一副烈火風雲圖案,赫然是烈陽宗的專屬標誌,僅有在宗內達到了執事級別的人物,方有資格佩戴。

「這是誰幹的?!」

看著眼前這一片狼藉,以及倒地不起的陶晉,道袍中年男子也是臉色微變,隨後冷聲質問道。

他雖然是烈陽宗的外門執事,不過卻和陶晉背後的陶家關係不錯,這次陶晉成功突破武師境一重,原本他是打算藉助著新人宴會慶祝一番,卻沒有想到會發生這種事情。

不僅新人宴會沒有搞成,反而連陶晉也身受重創。

「該死!經脈紊亂,手臂和胸口前的骨頭也斷了大半….」

元力灌注丹田,查探到陶晉身上的嚴重傷勢,何榮臉色驟然變得難看不已。

雖然沒有傷到心臟,保住了一條小命。

不過陶晉身上如此嚴重的傷勢,哪怕吞服高級丹藥,沒有幾個月的時間也是恢復不過來的,甚至還會影響日後的武道根基,足以可見下手之人的狠厲。

「是外門執事何榮,沒想到竟然是他….」

一旁,同樣認出了來人的身份,王龍也是眼神微縮,面露不安。

對方和陶晉的關係有貓膩,乃是同穿一條褲子的貨色,他心裡十分清楚,眼下陶晉身受重傷,何榮很顯然不會輕易放過出手的費仁,勢必要嚴厲追責。

「王兄,這個何榮什麼來頭?」

周身元力緩緩消散,費仁眼神平靜,看向身旁的王龍。

由於他初來乍到烈陽宗,對於宗內情況並不算十分了解。

「何榮,一個外門執事,實力已至武師境四重,十分強大….」

「而且此人也和陶晉的關係不錯….」

面對費仁的詢問,王龍也是語氣凝重道。

「武師境四重,實力還算不錯….」

雙眼微眯,費仁內心暗暗推腹。

雖然元力修為尚未突破武師境一重,不過以他如今的實力,再加上傀儡小白的助力,以及青龍戟等種種底牌,已經足以抗衡武師境四重高手。

「怎麼?!你們都啞巴了是么!」

此時,看到四周依舊鴉雀無聲,何榮又是怒喝出聲,目光視線同時掃向在場眾人,最後緩緩落在正中的費仁身前,眼神陰鷲冷漠。

雖然沒有第一時間在現場,不過憑藉心中直覺,何榮亦是覺得眼前這一切和費仁脫不開關係。

。 但他對她寵的真的是沒話說,那是爸媽都給不了的寵愛。

見喬席兒面露難色地不說話,喬思語微微嘆了一口氣,「席兒,你才十八歲,人生還面臨着很多的選擇,不要錯把感激和崇拜當成愛,不要這麼早將一顆心都遺失在男人身上,尤其是你在不確定他是否愛你的前提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