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將自身狀態調整到最佳后,才從儲物袋中取出下品法器青銅丹爐,放到地火口之上。

然後通過法陣控制打開。

逐漸從其地火口出冒出絲絲縷縷的紅色地火。

隨著地火的逐漸加大,將其上的下品法器青銅丹爐燒的下體通紅。

顧長生見時機成熟,就取出早就準備好的靈茶,按順序挨個扔進丹爐內熔煉成丹液,然後再進行提煉。

不過這次顧長生煉製的不是築基丹,而是練氣後期用來增加修為的黃龍丹。

之所以如此,是想先用已經掌握的丹藥練練手,找找感覺。

畢竟築基丹這可是築基期的入門丹藥,即便他這次在靈草園所採摘的靈草能供他煉製多份,但也有煉製失敗的可能。

所以。

顧長生盡量不浪費哪怕一份煉製築基丹的靈草,盡量物盡其用。

一炷香后。

在顧長生連續成功煉製出七爐黃龍丹后,這才找到了那股玄而又玄的感覺,就緊接著開始煉製築基丹。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李長壽這般『貿然』的舉動,雖說有點壞了規矩,但規矩畢竟是人制定的。

前面時,李長壽便已經一力壓服了眾軍漢,在此時,眾軍漢們誰又敢多提出異議?

他們既然都不反對,就算是李家三兄弟叫的再凶,王千總和董副千總,又怎還會阻止?

事情馬上便被推下來執行!

楊書磊和劉夢澤此時面上雖然都不敢太過表露對李長壽的感激,可在私底下,那等感激,早已經翻湧成河!

尤其是楊書磊,他深深明白,前面時,但凡是他有一點錯了,李長壽整死他,都不用見血的啊……

看着儀式已經開始,韓鐵頭第一個便是闊步走向了抽籤的箱子,李長壽心底里不由也長舒了一口氣。

倘若。

倘若就這三個名額,還能讓李家三兄弟都逃出生天,那這等命運,他李長壽也認了!

然而。

老天爺終於是開了一次眼!

三個幸運的軍漢,都是家庭條件很不好,着實是真不太好離開家的那種。

而李家三兄弟,包括韓鐵頭、許憲輝等老油條在內,盡數入選!

一時間,小小百戶官廳的院子上下,便是上演了冰火兩重天的生離死別。

興奮者興奮到了極限,而悲觀者,如李家三兄弟之流,也恍如是死了爹娘……

不過,他們的爹今天倒也真死了……

看着躁動的人群,王千總與董副千總再次相視一眼,

兩人的眼神中,都有些不可說的深沉。

尤其是董副千總,眼神縹緲的厲害,一時也不知道在思量些什麼。

而就在沒有人注意到的角落裏,一個窈窕的倩影,不知道為何,竟也止不住長長的鬆了一口氣……

……

一次本該讓蛤蟆村崩碎、乃至灰飛煙滅的大變故,就在李長壽這等暴虐的強勢下,悄然落下了帷幕。

但當天晚間,前線便又傳回來消息:『因為前方戰事吃緊,這些戰兵,明天一早便要出發。』

這天夜裏,李長壽看似什麼都沒做,一直在看着夜空中的漫天繁星出神,可李長壽心裏已經明白——

李家這哥仨兒,別想再豎着回這蛤蟆村了!

也別怪他李二心狠!

實在是這世道,我不殺人,人就要殺我,打蛇不死必被咬哇!

……

次日,在無比悲愴的氣氛與三條毒蛇般的目光鎖定中,送走了出征的韓鐵頭他們三十號戰兵,李長壽再轉身看向這已經無比熟悉的蛤蟆村時,眼神終究還是有了些許不同。

經過了這麼多的繁瑣,數條人命與鮮血鋪墊!

這蛤蟆村——

終究是他李二的『一言堂』了!

別說劉夢澤了,便是楊書磊當即也狗一般的上前來討巧:「爺,爺,這鬼天氣,着實太熱了,您還是先回官廳,不是,先回魚館那邊休息一下吧……」

李長壽不由一笑,想了想,卻沒有拒絕,淡淡點了點頭。

楊中磊登時如釋重負,忙是狗一般在前面引路。

……

兩天之後,幾乎耗盡了蛤蟆村壯丁的出征餘波,已經是漸漸平息了下來。

說白了。

華夏人民,永遠是這世界上最勤勞、最勇敢、也最質樸的人兒。

具體到這個時代,他們的那等韌性,根本不是言語可以敘說明白的。

已經這般了,你不接受,還能怎個辦呢?

日子究竟還是要繼續啊。

孩子得養,老人得照顧,牲畜得餵食……

如果真要怨,那,也只能怨自己的命不好了……

好在李長壽這把總爺倒是真的不錯。

不僅出征的每家每戶,都送來了幾條大魚與一些糧食,原來的那些『孤寡』家庭,也都有魚和少許糧食發下來。

這也讓的老百姓們逐漸又燃起了對新生活的希冀。

而李長壽隨後又有了一個新的、且很『炸裂』的舉動。

他自己出資,把原來的百戶官廳,修建為一個土地廟,供人們供奉,精神有所寄託。

而新的百戶官廳,則是在安在了村子外面、臨近魚館不遠的地方。

因為『事急從權』,李長壽便也臨時從魚館中拿出來幾間房子,當做百戶官廳的辦公地點了。

這一系列,饒是讓人們稍稍感覺到了一些異樣,但很快,卻又被平淡的生活沖走,開始按部就班。

……

眨眼,又是五六天過去,前線不斷有消息傳回來,無非是戰事多麼激烈,斬首多少又損失多少,卻始終沒有個定論。

李長壽也深深明白,東江與鑲藍旗的拉鋸戰,此時不過才將將開始而已。

只是……

李長壽更明白的是……

現在的韃子,還是以鑲藍旗主力為主,可,隨着事態的不斷演化,變的激烈,八旗主力可就要輪番上了……

唯一的好消息是,老奴此役回來后,身體似是不太好,已經有點油盡燈枯的意思了,后金內部,權利爭鬥已經有點狠的了。

這搞的阿敏都無法聚集精力,全力應對毛文龍和東江,只能分神先去爭權奪利。

而就在這等紛雜之中,蛤蟆村卻是被李長壽捋的越來越順。

也讓的李長壽明白了,為何,後世時,大佬們都喜歡『搞一言堂』了。

所謂『言出法隨』。

老子說啥就是啥!

還能有什麼,是比這更暢快的么?

哪怕蛤蟆村不過只彈丸之地。

不過,在這等『言出法隨』的舒暢感背後,李長壽也時而沖涼,不斷的冷靜自己。

因為這時候一旦驕妄,偏移了航向,那等代價,可絕不是此時的他能承受的。

好在這些天事情都頗為順利,不僅那董副千總沒有找麻煩,李長壽也通過十里八鄉的各種關係,買了不少物資,乃至又收攏了拖家帶口的三個水手和一條中型快船。

雖然船有點破了,必須得好好修繕。

這一來。

李長壽已經有了六個水手,且儘是把他們的家人遷到了蛤蟆村,準確的說,是遷到了魚館旁邊,確保自己能切實的掌控到他們。

而在胡忠軍接連彙報了數天董副千總的走向之後,確保他現在正忙於前方戰事,短期內應該不會找自己麻煩——

李長壽也終於有時間,將目光重新匯聚向那個無名小島的方向! 貓著腰進去后,蘇銘很快就愣住了,他還真沒有見過這樣一個純玉質的空間,這裏的一切都猶如是琉璃瓦一般,光明潔凈!

而這裏的空間是很大的,蘇銘和紫裙女子一路走過去,就猶如是穿過一朵又一朵蓮花,很有一種夢幻感!

走着走着,紫裙女子突然間停下了。

蘇銘:「到了嗎?」

紫裙女子指著前面的一個蓮花房間,只見的相比之前的那些琉璃瓦般蓮花,這個更加的晶瑩透徹,還很有一種神聖之感!

「到了!就是這裏!」

蘇銘深深吸了一口氣,突然間倒是有着一種緊張感,對於那個「祂」,他也是完全沒有印象的。

紫裙女子口中的神祇,真的就在那個房間里嗎?

蘇銘這一刻也是沉默了,滄元大陸上,真的是有神的嗎?

「你不是要去看一眼嗎?我可以帶你過去!」紫裙女子道。

「好!」蘇銘點了點頭。

但他發現紫裙女子根本就沒有動的意思。

「怎麼了?」蘇銘愣了一下。

「我先和你說好,你答應我的,看一眼就走。不許逗留!」紫裙女子突然間嚴厲了起來,很認真的!

「我保證我看一眼就走!」

蘇銘拍了拍胸脯打着包票,見到這一幕,紫裙女子才略微放心的點了點頭,隨即幽然道:「那你跟我來吧!」

「那就是祂……」

在將他帶入了那個神聖晶瑩的蓮花空間后,紫裙女子伸手點了一下,頓時面前空白的白霧,輕輕的消散了,一張冰瑩剔透的琉璃床,出現在了那空間的正中央。

一道道冰寒之氣,從琉璃床的四面八方蜂擁了過去,整座床都是充滿著冰瑩之氣,一塊塊冰封的雪霜充斥在那床面上。

而那個床上,卻不是空的,是有着一個人的。

蘇銘氣息都急促了起來,他目光終於是落了下來,看到那一具人體,乃是一個年輕貌美的女子,眼眸悄然的闔止而上,她的臉蛋光潔而又無暇,五官精緻的就好像是神明所造,她的眼睛是閉上的,但是睫毛卻是溫柔而又動人的。

她的嘴唇是薄薄的,而又十分的血色紅,她的臉頰是瘦削而又立體的,三千青絲如瀑布般的安靜的垂落了下來,在她的額前更是形成了一道好看的空氣劉海。

她的衣着,更是一套精美非常的雲紋錦繡長裙,而她的腳丫子,則是赤著的,是雪白而又白裏透紅的,她的雙手則是安靜的平放在自己的小腹上,雙手疊落式的放了下來。

蘇銘只是看了她一眼,就被她深深的吸引了。

就是這一刻,他真的知道了,為什麼之前紫裙女子說「祂」是天上的神祇了,因為從她的身上,是感覺不到一絲煙火氣的,更是感覺不到薄冷的仙氣,有着的只是貴不可言的神明之意。

而這個女人的美色,傾國傾城或者沉魚落雁都對其是降了格調,神明之容更是形象恰當。

「好了!」紫裙女子直接是拉住了蘇銘的袖子,將其拽了出去。

都走到外面了,蘇銘仍然是對於「祂」的容顏感到十分的震驚!

仍然是有着一種前所未有的驚艷之感!

莫非這就是神明級別的美麗?

「真想不到,這個世界上還真的是存在神明的。」蘇銘深吸了一口氣,目中盡數都是震驚之感。

「噓,小點聲,祂在睡覺呢。」

紫裙女子眨了眨眼。

蘇銘點了點頭,和紫裙女子走到了一邊后,確定這裏足夠遠,兩人的交談應該不會打攪到沉睡中的「祂」,他道:「祂每天都這麼睡着嗎?」

「是的!」

「祂有沒有醒來的時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