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天早上,林晨打着哈欠起床,剛到客廳就看到了抱着胳膊,臉上不悅的居間惠坐在電視機的茶几旁。

林晨揉着頭,奇怪的問道:

「親愛的,今天怎麼不去上班?」

居間惠瞪了他一眼,沒理會林晨。

林晨一陣莫名其妙,這又是怎麼了?

林晨走過去坐到她旁邊,摟過居間惠的肩膀問道:

「這是怎麼了?誰惹你生氣了,我幫你教訓他!」

林晨故作生氣,邊說還邊揮舞著拳頭。

居間惠看了她一眼,問道:

「你確定?」

林晨拍著胸口道:

「我確定,親愛的快說說,到底出什麼事了?」

居間惠沒有答林晨的話,拿起桌子上的電視遙控器直接打開了。

電視里正播報著昨晚瑪雅演唱會的事情,電視畫面里,主持人定格了一張照片。那照片里,林晨和瑪雅手拉着手,同時瑪雅臉上還帶着羞紅。

照片下方還有一串大大的字:疑似歌星瑪雅的緋聞男友。

林晨直接懵逼了,剛想解釋電話響了起來。

林晨剛準備去拿電話,居間惠一把搶了過來。

「喂,是林晨嗎?」

瑪雅那溫柔動聽的聲音在電話里響起。

居間惠深吸了一口氣,清冷的說道:

「林晨不在,我是他女朋友,有什麼事情你說吧。」

瑪雅道:

「是這樣的,昨天他問我要一張簽名照。能麻煩你把地址給我嗎?我好方便給他寄過去。」

居間惠看着林晨,將別墅的地址報了過去,隨後掛斷了電話。

林晨立馬解釋道:

「親愛的,事情不是想的那樣的,我這是幫大古要的。」

居間惠冷冷的問道:

「嗯?大古?他喜歡瑪雅?還是說你拿他來替你背鍋?」

林晨繼續解釋道:

「是大古幫麗娜要的,那傢伙不敢去找人家瑪雅要,只好我去咯。」

居間惠指著電視道:

「那剛剛電視里那個你怎麼解釋呢?這你可別告訴我,是因為大古害羞,所以你去了。」

「那不是,是因為當時我正巧被抽到了幸運觀眾,瑪雅讓我上去唱歌。我不去,她拉着我上去的。然後,我開玩笑說她當着那麼多粉絲的面拉着我,影響不好。所以,她才臉紅的。」

林晨一口氣說了一大堆,說的自己都有點口乾舌燥了。

居間惠聽完他的解釋,臉上的不悅才有所緩解,看着他問道:

「你確定?」

林晨見她沒有生氣了,拉起居間惠的手道:

「我確定,我跟她之間純屬就是那些無良媒體造謠,我心裏可是只有你一人。」

居間惠剛想說話,茶几上PDA響起,剛一接聽,野瑞就說道:

「隊長,在靜岡縣北川市海岸附近發現一頭巨大的生物屍體。」

「好,我知道了,我馬上過來。」

居間惠掛斷PDA,說道:

「這次就先相信你一次,哼。」

說完,居間惠傲嬌的走了。

其實她相信林晨不會去勾搭別的女孩子的,不過看到林晨和別的女人那麼親密,多多少少還是有點不爽。

所以,她才會像剛剛那樣,表達一下不滿。

林晨也知道居間惠並不是真生氣,但是也知道做的不對,這才一直在哄著居間惠。

這也許就是他們倆的相處方式吧,互相理解,互相信任。

居間惠剛出門,大古打來電話道:

「前輩,有怪獸出現了,不過目前我們暫時發現這怪獸好像是死的。」

林晨道:

「我知道了,不過這怪獸可不是死了,而是沉睡了,你們小心點,我現在趕過去。」 「大哥,你說進哪個門?」

公孫南一時間拿不定注意,這種時候也只能依靠江塵了。

你問我?我去問誰?現在幾人都已有生命危險,他哪裡還敢輕舉亂動。

「對對對,大哥……你說要走哪個門?我決定義無反顧的跟著你。」

千面亡君也看出了江塵的不凡之處,也是連忙附和道。

江塵揉了揉太陽穴,一時間有些頭疼,「稍安勿躁,先不要輕舉亂動,這乃是九死門,我們必須要從中尋找一條生路。」

「我相信有大哥在,別說是九死門了,哪怕是十死門也有一線生機。」

公孫南對江塵充斥著莫名的信任,特別是在經歷了覺醒太陽真體這件事後。

「我謝謝你……」

江塵心中甚是無言,突然之間他好像背負了一些東西。

「誒!我想起來之前陰陽子不是說什麼事都沖在最前面么?」

千面亡君看了一眼沉默不語的陰陽亡君,笑吟吟的說道。

「如今這九死門,你可以先隨便選一個進去,至少跟我們排除一個危險。」

千面亡君用最溫柔的語氣說出最危險的話。

陰陽亡君神色大變,眼神複雜的瞪了千面亡君一眼,「這是人說出來的話么?求求你做個人吧!」

「怎麼?陰陽亡君反悔了么?」

千面亡君見對方沉默不語,繼續出言調侃道:「現在不正是你最好的表現時機么?你可要好好把握機會啊。」

「這裡邊水太深,我把握不住……」

陰陽亡君依然沉默不語,只是在心中暗暗吐槽道。

「切,只是一個空說大話的傢伙罷了。」

千面亡君不屑一笑,盡情的嘲諷著。

陰陽亡君臉色陰沉的都快要滴出水來,煞白的臉更是出現了一抹紅潤,「無謂的犧牲我可不願,更何況……江公子都沒說話,你有什麼資格說話。」

「若是江公子開口,別說是九死門,就是刀山火海我也一躍!」

陰陽亡君篤定江塵不會開口,揮斥方遒的說道。

「好,那你進這個門吧。」

江塵面無表情的指著最中間的一道子門,毫無波瀾的說道。

「???」

陰陽亡君人傻了,不帶這麼打臉的啊,你怎麼不按套路出牌?

千面亡君和公孫南均是帶著笑意看著陰陽亡君,倒是要看看這回陰陽亡君還有什麼話可說。

陰陽亡君臉色漲得通紅,「江公子,你是在跟我開玩笑對吧?」

江塵很認真的搖頭道:「我跟你說認真的。」

這陰陽亡君天天打嘴炮,今日江塵便先教訓教訓他。

「哈哈哈,別鬧了……」

事已至此,陰陽亡君只能用尷尬的笑容來掩飾內心的羞愧。

「哈哈哈,這人嘛……有時候可不要把話說的太滿!」

千面亡君與公孫南捧腹大笑,全然不知如今面臨的危險局面。

江塵看著兩人沒心沒肺的樣子,心中泛起一陣苦楚,這還是之前那處處小心的千面亡君么?

就因為太陰之水的事情,兩人現在就完全放鬆了?

「九死門……九死門……肯定有一條生路,生路又在何處了?」

江塵在腦海中不斷地思索著辦法,在人皇殿所見的一幕幕在他腦海中不斷閃現。

「九死門……九死一生,若是將這九道子門合一,是否就是唯一的生機?」

江塵忽然靈光一閃,心神大動,神情也是變得激動起來。

越想江塵越覺得靠譜,九死一生,在道家之中九也為極致,而這九死門都出現了,唯有生門為出現,可能真正的生門就在九門合一之後。

「試試能否將九門合一!」

江塵眼冒精光,眉頭也是舒展開來,神情亢奮的說道。

「九門合一?九死一生么?」

千面亡君也是雙目一亮,神情敬佩的看著江塵,眼中充滿了敬佩之意。

「不愧是大哥,這種方法都能想出來!」

千面亡君豎起了大拇指,對江塵更是佩服到五體投地。

一邊的公孫南也是摸著下巴,面露思索狀,一個勁的點頭道:「九門合一,九死一生,妙哉妙哉。」

「九門合一這事兒讓我跟陰陽子試試。」

千面亡君主動應下了這個事,對於他們領悟了符文的人而言,要讓九門合一,似乎並非什麼難事。

「好!」

陰陽亡君也是卯足了勁,準備一雪前恥,好好的爭回自己的尊嚴。

「現!」

兩人同時大喝一聲,背後均是出現一個看不見盡頭的黑洞,只不過千面亡君的黑洞比陰陽亡君的要大上不少,而且那股吞噬之力也更強。

在這兩股力量的影響之下,九道子門竟是奇迹般的慢慢朝著他們靠攏。

眨眼的功夫,三道子門便在千面亡君的影響之下合為一體,這也讓千面亡君的神色變得有些慘白,似乎對她有很大的消耗。

另一邊的陰陽亡君背後的黑洞也是令兩道子門合為一體,臉色比起千面亡君更加難看。

「有戲!」

見狀,江塵大喜過望,這說明他的猜想沒有錯,而且他發現當子門融合之後,他們額頭上的灰色線條變的黯淡了幾分,這也意味著生命危險正在慢慢解除。

江塵也是連忙拿出鏡子照了照,當發現自己額頭上的灰色線條也變得黯淡,幾乎快要消失的時候,心中也是鬆了口氣。

「方向沒錯,只要能將九門合一可能就可以出去了。」

想著總算是能夠回到南域,江塵心中有些期待。

現在他壓根就沒有去想人皇骨的事情,只要能離開無上葬土比什麼都強。

又過了一會兒,千面亡君那邊已經融合了四道子門,陰陽亡君那邊也是融合了三道子門,只剩兩人的狀態如今看上去有些不對勁。

兩人都是滿頭大汗,體內氣息飄浮不定,嘴裡也是喘著粗氣,彷彿隨時都會昏迷過去。

「還剩最後的兩道門,加把勁!」

千面亡君咬了咬牙關,繼續堅持著,都已經到了這個地步,絕對不能放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