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雕淡淡的看着死靈,「你說的沒錯,可是……被殺的定奪都是一些半神初階的死靈,該放的我都放了,你來幹什麼?」

「敵人遲遲沒有現身,難道我不該出現?」死靈怒吼,然而此刻的他還依舊沒有完全降臨,只不過是一道虛影,所以看不清他的面部表情,但是顯然是很憤怒的。

他也怕,怕石雕找借口滅了他!

前面的大殿內,天魁城主手有點哆嗦的給自己倒上了一杯酒,一臉驚恐的看向後殿那團濃郁至極的死氣。

「這……這是死靈族的頂級強者現身了?」

石雕沉默了一會,死靈也是一動不動的看着石雕,氣氛十分的壓抑。

突然,石雕出手了,只見一抹靈光瞬間飆射向死靈,瞬間將他的降臨之身粉碎。

「我再說一遍,退出死靈通道,或者……死!」

死靈通道內,死靈強者怒吼連連,幽冷的道,「天魁鎮魂使,你夠狠,好……這次我認了,可是此地死了這麼多人,我相信很快我就會被接引出界,到時候我倒要看看你還怎麼維護那群生靈!」

見死靈不在堅持,石雕也毫不在意,「隨便你,真有那個時候,你直接乘接引之光降臨就是,我自然不會阻攔你,但是你現在不退出通道,我就殺了你!」

聞言,死靈渾身震顫,心中也是莫名的緊張,旋即沉聲道,「我會的,我相信這個時間不會太長,等著瞧!」

「我等著!」石雕冷冷的道。

對於死靈的叫囂,石雕根本絲毫不在意,在他看來石雕的威脅毫無意義。

死靈見對方如此果決,當即也無可奈何,身上爆發死氣化作流光迅速的消失在了通道之內。

通道關閉后,石雕才恢復原形,化作尋常的石雕緩緩閉目,一如一尊歲月久遠的普通石雕一般。

「敢威脅我,我分分鐘弄死你,不知所謂,自以為喚醒了幾分人性X就像繼續當家作主?」

而就在這時候,從未和他有過交流的天魁城主出現在了後院,死死的盯着石雕。

「尊敬的大人,如今城內動亂,小的在城裏效命已有千年,想問問大人,我能做點什麼嗎?」

石雕原本並不想離他,但是念在對方沒有功勞也有苦勞擔任了千年之久的界城城主的份上,沉默了一會才傳音道,「不需要你做什麼,我不能離開此地,也不想離開,你要是實在撐不住了,可以來後殿,我會為你化解一些死氣,但是記住了,一旦藉助了我的力量,只會讓你死的更快!」

說完這句話,石雕便緩緩閉上了眼睛,斷掉了和天魁城主的神識鏈接。

天魁城主激動的點頭,雖然石雕說他出手了會加速的死亡,但是他不出手,天魁感覺自己根本沒有命繼續活下去!

相比之下,他願接受石雕的幫助,即便是會加速他的死亡腳步的到來!

此刻的天魁城,亂到了極致,四方殺戮不斷,無數的死靈出現,一位位天驕隕落,一位位強者喪命!

有些強者臨死的時候不甘心,當即含怒擊殺了一批死靈,讓天魁城內的死靈再次泛濫!

「混蛋,這些傢伙都瘋了,這是想拉着大家一起去死!」

有些人忍不住怒罵,然而憤怒並不能抵擋死靈殺戮的腳步,也阻止不了那些人臨死前的瘋狂!

人都要死了,還在乎你罵不罵人?

「混蛋,都住手,不要擊殺死靈了,該死的,難道不知道殺了他們,會引來更多的死靈嗎!」

明荷仙子看着身邊憤怒的那位強者,「行了,省點力氣吧,他們都是故意的,想在臨死前發泄一下自己的怒火,順便報復我們見死不救!」

「這……這怎麼能是見死不救呢,咱們現在也是自身難保,怎麼去救人?」

「也許吧,不過也有人認為我們是故意不報復的,不想死,所以想拉着死靈復仇,順便帶着我們一起死!」

殺死靈,在結成內可是機會,雖然死靈同階一般不是生靈的對手,畢竟是死物。可是,殺一個來兩個,殺兩個來四個,是殺不盡的!如此下去,最後出現的死靈強者,足以一人屠城!

明荷沒有管其他的人,而是取出一枚玉簡捏碎,開始傳音,「老師,天魁城內死靈暴動,我被困住了……」此刻,虛空出出現了一道影像,淡然的看着一臉正色的明荷,四周的眾人都感受到了一股強大的威壓。

「見過藍天仙王!」眾人齊聲拜見。

藍天微微點頭,「你……放肆!」

藍天話還沒出口,只見一道強光從城主府飛射而至,瞬間撞向了剛降臨城內的藍天。

「好強……」藍天的虛影瞬間被粉碎臨散前急忙頂住明荷,「儘快想辦法離開,我也會儘快趕來,天魁城要變天了!」

明荷一臉震驚的看着上空緩緩消散的藍天虛影久久無法回神。

「諸位,你們也看見了,即便是我的師尊也干擾不料這個界城內的事情,咱們還是自己先找個地方躲躲吧!」明荷的內心也是極度的崩潰,這個林天成就是個徹頭徹尾的瘋子,真夠狠的,竟然不惜一切代價招引出來這麼多的死靈!現在倒好,他們都被困死在了城內!

…… 傅氏大樓。

李安安帶着湯去見傅藝橫,因為他畢竟是因為自己被燙傷的,不來,她心裏過意不去。

「李小姐,請坐!傅總還要等會來,你稍等一下,你先吃點零食。」

傅藝橫的秘書,急忙招待,傅總還在外面,親自交代,要好好的招待,不能有一點怠慢,否則滾蛋。

秘書端來咖啡還有零食。

她也不知道傅總的辦公室怎麼會有零食,她找到的時候還愣了很久,傅總不像是喜歡吃這些的人,但小柜子裏真有很多。

李安安點頭「謝謝。」

李安安打開綠豆糕的包裝,她喜歡吃這個,口感絲滑,不甜不膩,之前為了保持身材經常吃。

秘書見她吃得滿意,鬆口氣離開,最近也不知道傅總是不是因為手受傷,脾氣非常大,一點錯都不能犯,他特意交代的事,她不敢不辦好,好在這位小姐很滿意。

她退了出去。

李安安邊吃東西邊等,韓東嶽電話過來。

「安安,邵氏食品的經理邵雁想約你見面。」

李安安一愣,邵雁,竟然找上了她「說了什麼事沒有?」

「她沒說,只說想認識一下,但我覺得她不安好心,邵家人沒一個好東西,估計是眼紅我們的配方。」

韓東嶽對於邵家還是了解的,邵成傑就是一個笑面虎,吃人不吐骨頭東西。

「我知道了,先拒絕。」

「嗯,好。」韓東嶽又說「對了,我手上有一張泡菜比賽的邀請函,你想不想去試試。」

因為他的身份,他也收到一張,但他對這些不感興趣,工廠那邊也沒有加工泡菜的想法。

李安安沉思想到司文鄲,他可能需要,但金家人估計不會讓他們比賽,就算找方法參加,贏了,估計也拿不到供貨權。

「暫時不用了。」

「那好,我先留着。」

「明天你來工廠一趟,新品已經研發好了,但味道有點不盡人意,還要你來改良。」

「嗯,那明天我過去。」

李安安想明天晚上參加時尚晚會,白天她有時間。

兩人說好,李安安掛斷電話。

又吃了一塊綠豆糕,辦公室門被推開,傅藝橫走了進來,戴着金色鏡框眼鏡,兩天不見他氣勢更為凌厲,身上的那股溫和漸漸退去,深沉,英俊。

看到李安安,他溫和的笑。

「讓你久等了。」

李安安站起來「沒事,我也才來而已,你不舒服還那麼忙?」

她有點責怪,也有點歉意,因為傅藝橫手上的傷都是因為她而來的。

「沒事,一點小傷,不影響什麼。」

傅藝橫去了辦公桌邊坐下,拿了濕紙巾擦拭修長的手指,一根又一根,仔細緩慢。

李安安奇怪,他去做了什麼,要擦拭這麼乾淨。

傅藝橫擦乾淨手指,之後才說。

「我怕手有點臟,配不上拿你給我送的湯,今天是什麼湯?」

他一臉微笑。

李安安「嗯,是豬蹄湯,我查了一下,對燙傷很好,你放心,一點也不油膩。」

她打開蓋子,端給傅藝橫。

。零點中文網] 然而,兩人緣分不淺。

………

方天知到了濟雲寺后,向小和尚交了邀請帖后,小和尚立馬帶着他們進了寺廟裏。

而後,等方天知見到了濟雲寺的住持,而那位住持客氣的帶着方天知往後山上走。

之後一路走,住持一路上給方天知介紹後山的一草一木。

住持:「方施主你看,這濟雲寺後山上的黃杏樹和桃樹,都是我們濟雲寺里的僧人自己打理的。每年到果子成熟的季節,倒是吸引很多豐城附近的人,來這兒玩耍、摘果子。」

「那濟雲寺的果子,應該挺容易銷出去吧?」方天知接話道。

然而,住持立馬搖了搖頭,又解釋道:「方施主,如果容易銷出去,老衲就不會厚著臉皮給您發邀請帖了……」

之後,住持對方天知解釋了。

濟雲寺作為南國最有名的寺廟,前來遊樂、參拜的人肯定很多,所以濟雲寺風景打造得非常雅緻。特別是春季,濟雲寺因為有很大的桃花林、杏花林,讓文人雅士更加喜歡來這兒遊玩。

可到了夏秋季,樹上就有很多果子。

一開始,很多遊樂的人感覺摘果子挺有意思。可僅僅是摘幾個才覺得有意思,又不是果農,一摘全摘了。

而且喜歡買走的人也多,可水果在這個時代不容易放置,所以買的人並不會買很多帶走。

但每年結的桃子、黃杏,起碼有公頃,像他們寺廟的僧人,又不可能擔着東西去集市賣,那多影響僧人不入世俗的感官。

可僧人也是人,也得吃飯,也得養活諾大寺廟裏的所有僧人。

而南國的僧人,可沒有北國僧人被北國皇室優待的事。而且不能隨意圈地,而屬於濟雲寺的地,為了吸引信徒、遊客,給寺裏帶來香火錢,大面積種植了果樹,所以種地養活寺內僧人的地,卻很少。

可香火錢,並不是每個來參拜的人都很大方。

所以以往的濟雲寺,表面風光、內里其實過得挺苦的。

直到一小僧人,在外面採買蔬菜米面時,見到方家售賣的一種水果罐頭,小僧人腦袋瓜子靈活,就了解了一番水果罐頭后。

那小僧人立馬想到濟雲寺後山的大片果子,隨後就飛快跑回寺里,跟住持說了一通后。

這不,住持給方天知試探的發了邀請帖。

「原來如此。」方天知了解了濟雲寺每年水果賣不完,全都無奈爛在地里的尷尬境地后,總算明白濟雲寺原來真是找他來談合作的。

方天知在家裏接到濟雲寺的邀請帖,還以為濟雲寺發錯了,他一不信佛,二就更不可能去濟雲寺平白無故、好心捐香油錢了。

還是池魚派來替方天知,暗中看顧方家家業的謀士,深思了一番后,跟方天知說,「方家主,我倒是覺得你可以去一趟濟雲寺。」

「咋們新出品的水果罐頭,從北國進貨再押回南國,路途遙遠、天氣炎熱,雖然蘇明月姑娘發話,給我們最低的進價,可是一路運輸回來后,也會有破損、過關花錢疏通等。

更何況現在本身就是果熟季,咋們水果罐頭賣貴了,又賣不出去;賣便宜了,又對不起我們一路的辛苦、花費等;等待冬天賣,東西因為顛簸,就算放置到窖藏室,也放不住……」

說到底,這個時代沒有防腐劑技術。蘇明月懂怎麼製作水果罐頭,但防腐劑真空保存之類的,還製作不出來,所以只能儘力冷藏着保存,但水果罐頭這種東西一顛簸搖晃,就會漏氣、時間久了就會壞。

之後,謀士又給方天知解釋了,反正製作水果罐頭的方法,他們寫信回去買下方子,蘇明月一定會賣。

到時候直接在南國開個水果罐頭製作工坊,用當地的水果,成本降低,不用受顛簸、易保存、一到冬天利潤不就有了嘛!

就這樣,方天知出了門,赴了濟雲寺的約。

方天知在濟雲寺的住持悟道大師帶領下,差不多將整個果園大致看了一下,方天知見果園果子確實不錯,便當場同意定了濟雲寺果園的果子。

兩人剛友好談好合作,接下來就是回寺里找紙筆簽契約了。

就在這時候,身後突然傳來一聲喝止,「站住!」

霎時,方天知和悟道大師同時停下來愣住,而後又疑惑的轉身看向來人,是誰喊住了他們?

然而,當方天知轉身後,看到走過來的女子一臉怒氣,微微心虛的後退了一步。

這不就是在山下路邊,他騎馬故意踏起灰塵、捉弄過的姑娘嗎。

『真是冤家路窄呀!』方天知心裏想到。

「真是冤家路窄呀!」

同時,唐婉婉看到剛剛弄得她一身塵土、又害她差點被塵土嗆死的罪魁禍首,憤怒得脫口而出怨氣。

倒是一旁的悟道大師,不明所以的看向方天知,疑惑的問道:「阿彌陀佛、方施主……你和這位唐施主,可是有誤會?」

方天知:「……」

他尷尬得不知怎麼回悟道大師,難道要告訴悟道大師,他剛剛來濟雲寺的路上,不僅說人家是女鬼,還故意讓馬踏起灰塵,捉弄了人家?

畢竟人家現在一身月牙白衣,沾染上灰塵,灰沉沉的、又挺髒兮兮的挺狼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