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極殿這邊的宴席都快要開始了,凌斯晏直接往凌雲殿那邊走。

過去的時候,杏兒就守在凌雲殿外面,有些急切地一直敲門勸著。

「太子妃,永極殿那邊宴席很快就要開始了,奴婢還是先陪您過去吧。」

她勸了半天,看凌斯晏過來,立刻鬆了口氣:「殿下,太子妃不知道怎麼了,一進去說什麼也不願意出來……」

「好了,下去吧。」凌斯晏將她遣退了,連帶着其他侍女都遣退了。

他再敲門,就低聲下氣了起來:「錦兒,是孤衝動了,孤進來給你賠不是。」

裏面半點回應都沒有,他多等了片刻,就繼續開口:「孤真不是不信任你,孤這不是怕你出事,怕那燕太子不可靠嗎?」

他連自己都覺得這理由可信度太低,自欺欺人般又補充一句。

「孤真沒懷疑你什麼,你是孤的太子妃,孤怎麼可能會懷疑你呢?」

裏面終於有聲音傳出來:「你走吧,我不需要你賠不是。」

凌斯晏立刻就厚著臉皮推開門進去了,一邊進內室找蘇錦,一邊嚴肅道:

「錯了就是錯了,太子犯了錯也得賠不是。孤給你道歉,孤不該聽信別人的一面之詞,不該不相信你。」

他邊說邊找人,找了一圈,才在內室角落的地毯上發現蘇錦。

凌斯晏心虛得很,一過去就殷勤地要扶她起來,一邊滿臉的關切。

「這坐地上可不合適,又硬又髒的,回頭着涼了可怎麼辦?

你要是喜歡坐地上,孤回頭讓下人多鋪幾層地毯,才不會冷著了。」

她像是終於找到了一個發泄的口子:「嫌臟你就別碰我!

是,我就是臟,我從頭到腳都髒得很,前有司馬言,後有燕太子,還有兩個孩子,您可千萬別碰我髒了手!」

凌斯晏更心虛了:「你心裏有氣沖着孤來,怎麼能這麼亂說你自己呢?

今天的事確實是孤的不對,孤給你認錯,打不還手罵不還嘴。」

蘇錦終於捨得抬頭看他一眼了,視線從他身上移到了地毯上。

隨即她不急不慢地問了他一句:「你真要認錯?我看你是四處找完了才過來的吧?」

凌斯晏解釋:「沒有,你一走孤就沒許下人再找了,孤還是信你的。但孤畢竟開始是起疑了,孤給你道歉。」

蘇錦看向他:「道歉要有誠意,不是嘴上說說就行了。」

「怎樣算有誠意?」他眸眼微眯,就染上了笑意。

殿外熱鬧非凡,漫天煙火此起彼伏綻放,煙花燃放的聲音傳入進來。

殿內這一個小小的角落裏,蘇錦看向人前高高在上的太子,就開了口:「這地毯還不錯,是西域進貢過來的上好長毛地毯吧?」

凌斯晏點頭,她就話鋒一轉:「我聽說,你這些年都沒怎麼跪過人,連父皇都幾乎沒跪過了。」

凌斯晏面上的笑意終於凝滯了些,顯然是聽明白了她的意思。

他可以給她認錯道歉,這大周上下,如今能讓他凌斯晏低頭的,也只她一個。

但這並不代表,他可以在她眼前下跪,哪怕是開開玩笑,他也並不願意。

他開口想讓她改變主意:「錦兒,在這地毯上跪着不是多難的事情,你這樣便宜孤了。要不,孤晚上再給你親手做菜吧。」

蘇錦抬眸看他,不疾不徐道:「誰說要你跪到地毯上了?

你嫌跪地毯太輕鬆,那就不要讓膝蓋挨到地毯上去。」

懸空跪着,膝蓋下面是遠比一般地毯厚的長毛地毯,不是也很有意思。

凌斯晏一時沒應聲,有些不大痛快。

蘇錦低笑:「你懷疑我跟別的男人不清白,踐踏的是我的尊嚴,不就應該拿你自己的尊嚴來換嗎?

怎麼,你打算輕飄飄兩句道歉,就讓我感激涕零地接受你所謂的誠意嗎?」

她說着就要起身:「算了,我怎麼會妄想跟你這種人談誠意呢?

在你眼裏,其他人都低人一等,誰又是能跟你平等談條件的。」

凌斯晏抬手按住了她的肩膀,不許她起身離開,面色微綳著開了口:「你等著。」

蘇錦坐回去,就看到他起身,過去反鎖了凌雲殿的門,這才走回來。

她嗤笑出聲:「怎麼,覺得丟人啊?」

凌斯晏不情不願地跪下來,一本正經道:「孤下跪的時候,別人不配看……」 「我管他來這裡是為了什麼!他到現在可都對你沒死心,所以我才不要他到眼前來晃悠,眼不見心不煩,哼……」納蘭珉皓一副孩子氣的模樣,隨後笑著說道:「不知道小七接到聖旨會不會欲哭無淚啊,哈哈……」

「七爺!聖旨到!」好不容易過了那麼久悠閑日子的洛朗空在一個暖暖的午後接到了納蘭珉皓的聖旨,頓時哭喪著臉對灰土說道:「能不能說我不在啊……」

「七爺倒是捨得出山了?」莫笑看到前來跟三王子關天亮收回卿馳國玉璽的竟然是洛朗空,頓時笑著說道:「看來就算是七爺,也躲不過聖旨的安排啊!」

「要不是因為你,怎麼可能是我來?」洛朗空怎麼會不知道納蘭珉皓那點心思,翻個白眼對著洛朗空說道:「不如咱們儘快辦完這些事情,然後各回各家好了……」

跟殷莉莉在一起久了,洛朗空有的時候說話也會很新奇,關天亮當然知道面前這個人就是當初隨便將皇位扔給了納蘭珉皓的那位,自然也不敢怠慢,連忙按照規矩將所有的事安排好了,隨後才邀請洛朗空一同赴宴。

「關王,以後大家都是王爺,你就不必這麼生疏了,而且我還急著回去伺候媳婦兒,所以咱們就此別過了!」洛朗空笑眯眯地跟關王寒暄了幾句,然後將莫笑拉到一邊說道:「你還是趕快找個媳婦兒吧,不然你這輩子都別想再見帆兒了……」

「這個納蘭珉皓,還真是個醋罈子!」莫笑搖搖頭,笑著說道:「估計聖旨一來,肯定是讓我去輔佐關王管理卿馳!」

「這說明珉皓信任你啊!」洛朗空私底下也很少叫珉皓為皇上,這會得意地跟莫笑說道:「要是一般人還真對付不了這個關王,心思縝密,說話都跟預先想過似的,估摸著也就你能抗住,保重啊,兄弟!」

跟關王打了個招呼,洛朗空便跟火燒屁股似的急急忙忙地趕了回去,然後又安排灰土派人將玉璽什麼的送回京城,自己回到運城和殷莉莉過著愜意的小日子去了。

卿馳國投誠以後,關天亮被封關王,自此天下統一,而隨著殷莉莉旅行社的壯大,很多人慢慢在旅行過程中發現了另一個地方的風景,於是順便催生了很多人遷徙,而那些人與以前其他國家的人慢慢融合,最終實現了文化的融合。

而洛朗空在殷莉莉的指點下,改造了自己的院落,還順便弄了個游泳池,剛整修完沒多久,洛朗空還沒來得及欣賞下自己的傑作,便迎來了人生中的第一個孩子。

殷莉莉痛了兩天都沒生下來,洛朗空急的直接踹了門,指著殷莉莉的肚子就罵,結果沒等他罵完,那小子竟然就順利地生了下來,氣的洛朗空拎起來便打了幾巴掌,而那位沒骨氣的臭小子就立刻哇哇大哭起來,但是洛朗空可不會搭理他了,直接就把他丟給伺候殷莉莉的丫頭,對著自家媳婦兒噓寒問暖,還保證以後再也不讓殷莉莉生孩子了。

一連幾個月洛朗空都跟這個孩子置氣,最後在殷莉莉的威逼利誘下才給孩子隨手取了個名字,「就叫洛小鯢!」

「啥?洛小妮兒?」殷莉莉聽到洛朗空起的名字,氣的差點一腳把洛朗空踢到門外頭去,抱著自家兒子對洛朗空說道:「你讓一個小子叫小妮兒,你覺得合適么!」

「洛小鯢!洛小鯢!哪裡是小妮兒了!」洛朗空不滿地說道:「自從有了這個小子,你對我都不如以前好了!我給他起名字就不錯了!」

兩個人因為洛小鯢的名字爭執不下,最後殷莉莉看著洛朗空委屈的樣子終於敗下陣來,於是洛朗空的第一個兒子洛小鯢就這樣定下了自己的名字,而且以後的生活模式也已經初露端倪。

「娘,我不要叫洛小鯢!難聽死了!」洛小鯢來告狀了。

「你爹起的,不樂意找你爹去!」殷莉莉翻翻白眼,根本不打算理會自家兒子的訴苦。

「原來如此,我就說這麼高大上的名字這麼可能是娘親你起的!」洛小鯢立刻笑著拍著馬屁,隨後一溜煙地跑掉了。

這就是洛小鯢,他長大以後一點也不怕自己的娘親,對於自己那個成日樂呵呵的爹每每都跟老鼠見了貓似的,完全不敢造次,就連他自己都不知道為什麼,但是因為他的名字也著實被千帆下頭的這些孩子們笑了一輩子。

「珉皓,現在天下安定了,你有沒有什麼想法?」夜深人靜的時候,千帆披著頭髮趴在床上,看著身旁的納蘭珉皓說道:「我聽冷辰那邊傳來消息,說是林清又生了一個兒子呢!你說咱們就一個丫頭,到時候配哪個孩子才好?」

「你這操心的也太早了,你忘了,你閨女在父王那裡可還有個要好的朋友呢,再說了,孩子那麼小,現在說那些事都太早了!」納蘭珉皓笑著說道:「最近太傅跟我說,尋兒對經商似乎很有天賦,我便讓馮浩帶著他多學些東西,想必回頭也能有所成就。」

「藍小玲駐守在邊關,洛朗釋連他母妃接了過去,我聽說現在已經生了孩子,」千帆嘆口氣說道:「要是以前,咱們說走就能去看看他們,但是現在呢,每日都困在這裡,什麼事情都做不了。」

「你別這麼想啊,四個孩子需要你管呢!」納蘭珉皓笑著說道:「我看納蘭霜這幾日又蠢蠢欲動,不知道又生出什麼點子來了,你瞅著吧,估計不出半月就得要出門了。」

「我打算把十三營分給他們!」千帆想了想說道:「包括冷辰的那幾個孩子,還有岳禮的孩子,衛大哥的孩子,一人一營,也算是給他們一點保護。」

「一人一營?」納蘭珉皓算了算說道:「咱們是四個,冷辰是三個,岳禮是一個,衛知陽是一個,洛朗空是一個,洛朗釋是兩個……還真是正正好好,不過十三營怎麼辦?」

「十三營在繼續訓練吧,難保他們以後不會再要孩子,倒是咱們若是沒有拿的出手的暗衛,豈不是太沒面子?而且冷宇還沒有成親,我想把十三營留給冷宇。」千帆抱著納蘭珉皓,鑽到他懷裡說道:「明日我去安排,他們都跟在我身邊那麼久了,自然知道我的用意。」

「這些孩子都是未來天下安定的保證,而且十三營在冷宇手裡想必能發揮出最大的本事,」納蘭珉皓拍了拍千帆的腦袋說道:「早點休息吧,明日還要早朝。」

「我覺得那麼早就早朝的確有點不好,畢竟大家都不想起那麼早的,而且有的時候明明都沒有什麼事,」千帆雖然已經有些睏倦了,但還是喃喃地說道:「所以回頭改改時間吧,大家睡夠了也有精神。」

「嗯,說的有道理!」納蘭珉皓點點頭,決定明早便改了早朝的時間,畢竟那些大臣還都是替他做事的人,何必那麼苛求人家?

果然,翌日早朝上,納蘭珉皓宣布了以後早朝的時間改為巳時一刻,得到了大臣們的一致贊成,納蘭珉皓這才知道原來大家都不想起那麼早啊!

因為這件事,納蘭珉皓心情很不錯,晚上和千帆一起吃飯的時候,看到二兒子納蘭霜欲言又止的模樣不禁嘆口氣說道:「你到底想說什麼?難不成我們不問你,你就不說了?」

「爹,娘,莉莉阿姨讓我去運城,她說她成立了一個什麼經紀公司,讓我去幫忙……」納蘭霜低著頭,有些不確定納蘭珉皓和千帆會不會同意這件事。

「你想好了?」千帆看著有些緊張的納蘭霜,微微笑著說道:「若是你想好了,你從十二營里挑出一營來,去找殷莉莉吧!」

「娘親,你同意了?」納蘭霜聽到千帆的話,從一開始的怔愣在到驚喜,立刻跳到千帆身邊,使勁在千帆臉上親了一下,開心地說道:「我就知道娘親最好了!」

「你的意思是你爹我不好么?」納蘭珉皓看到納蘭霜如此興奮,忍不住打擊道:「你要是在殷莉莉那裡混不下去,千萬別說你是我兒子,知道吧?」

「哎呦,爹,你放心吧,我肯定會出息的!」納蘭霜笑著說道:「而且孫師父和白師父都跟著我呢,文武我都不會丟下的,到時候若是爹爹覺得我不優秀,就不准我踏進皇宮一步好不好?」

「是京城!」納蘭珉皓立刻說道:「不準踏入京城一步!納蘭霜,你記住了,這是男人之間的承諾!」

「好!」小小的納蘭霜挺直了腰板,認真地點點頭說道:「男人之間的承諾!若是我不能做出成績來,那我就不踏入京城一步!」

納蘭霜沒有耽擱多久,在和納蘭珉皓做出了男人之間的承諾之後,便帶著九營還有千帆送給洛小鯢的十二營一同去了運城,隨行的還有孫幸和白默凡。

白默凡早在冷宇回到松山學院的時候突然決定跟在納蘭霜身邊,因此這會教習納蘭霜的任務就落在了他的肩膀上,納蘭尋很捨不得他這個愛笑的二哥,抱著他哭得昏天暗地,直到納蘭勸了好久才放開了手,對納蘭霜說道:「二哥,你要早點回來啊!」

「放心吧!你二哥我肯定很快就能回來!」納蘭霜笑著拍拍納蘭尋的頭,然後毫不遲疑地轉身離去,在他看來,好男兒志在四方,而且未來接受皇位的自然是納蘭傲,那麼他留在皇宮裡一點意義都沒有,還不如出去闖闖。

「霜兒雖然小,但是脾氣那麼倔,你這樣說,也許他這些年真的不會回來了……」千帆看著自己兒子的背影,微微嘆口氣對納蘭珉皓說道說道:「你又何必如此絕情?」

。 「怎麼,我過來,還要給你彙報一聲?」

這個叫小郭總的年輕人二十齣頭,看上去應該是酒店太子爺,一聽到下屬問這話,就覺得自己在貴客面前丟了臉面。

今天好不容易他邀請慕江集團的慕少過來參觀自己的酒店,而慕少還破天荒的答應了,結果一來就遇到這麼不懂事的下屬。

「郭總您千萬別誤會,我是看到您太高興呢。」傑克賠笑道。

這家來撒酒店,可是o國的連鎖五星級酒店,小郭總郭讓則是老董事長的老來子,是老董事長最疼愛的兒子,所有人都知道,以後酒店帝國肯定是小郭總的,傑克可不敢得罪未來的掌權人。

「哼,我懶得和你計較,你們在這裡吵吵嚷嚷的做什麼?」

郭讓不滿地開口。

「是這樣的,有些客人無理取鬧,我正在這裡處理。」

「你說誰無理取鬧呢,分明就是你們酒店安保不行,讓我們生命受到了威脅!」

小白一聽這話就來氣,宋九月倒是難得沉默。

畢竟慕斯爵突然出現在這裡,怪奇怪的,這個時候,他不應該在珠寶展那邊嗎,怎麼會突然來cos住的酒店?

「天使baby。」

低沉又充滿磁性的聲音,從慕斯爵嘴裡冒出,格外的纏綿悱惻。

「慕少好。」

宋九月吃不準慕斯爵幾個意思,面帶微笑地大方招呼道。

「你們認識?」

郭讓不玩兒cos,不過也知道最近cos圈在他們酒店舉行活動,包下了整個酒店,郭讓就特別邀請慕斯爵過來參觀,想談談合作。

本來沒有抱什麼希望,畢竟隔壁更豪華的酒店死對頭也邀請了慕斯爵,慕斯爵都沒答應,原本以為慕斯爵對0國的酒店行業不敢興趣,誰知道他一邀請,慕斯爵還真答應了。

「嗯,我的人。」

慕斯爵這話一出,在場所有人的臉色,都變得複雜起來。

郭讓是知道慕斯爵結婚的,剛才聊天的時候,慕斯爵還說自己的夫人,在隔壁酒店休息。

而現在宋九月身上一身cos打扮,很明顯,不是慕夫人。

宋九月心裡也慌得一匹,難得她天使baby的馬甲,又被慕斯爵這個狗男人給發現了?

小白也反應過來慕斯爵的到來,心裡猶豫著,要不要叫聲,姐夫?慕斯爵那麼大方,會不會給他見面紅包呢?

傑克也是滿頭大汗,遲疑地看著慕斯爵,又看了眼宋九月,感覺自己似乎知道了什麼不得了的大瓜。

原來天使baby在給有錢人當小三,難怪剛才那麼拽。

「這麼巧的嗎,早知道是慕少的人,應該安排住樓上的總統套房才對。」

郭讓第一個反應過來,朝傑克使了個眼色。

「是啊,天使baby小姐,原來您是我們郭總的朋友啊,那我馬上去給您辦換房手續。」

傑克滿臉諂媚地看向宋九月。

「不用這麼麻煩,不然要是到樓上,還收到死老鼠,不是會嚇壞其他貴客嗎?」

宋九月皮笑肉不笑的拒絕。

聽到死老鼠三個字,郭讓第一個眉頭皺了起來。 抱歉!…

章節內容獲取超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