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止挑釁的目光落到了婁子風身上。

婁子風:「……」這個女人!

「這樣不好吧?畢竟你和婁老師約好了,我去的話他會介意吧?」林止長長的睫毛微微顫動,茶里茶氣出聲。

「啊?子風哥你介意嗎?」她錯愕的看向婁子風。

看着女孩單純的眼眸,婁子風一時間不知道該說真話還是假話。

「不會,你開心就好。」婁子風寵溺的出聲,抬手揉揉林詩瑤的頭。

嘖嘖,這男人有兩副面孔呢!

「開玩笑的,我還有事,就不和你們一起了。」林止雙手插進自己的衣兜里。

她穿了一件黑色的連帽衛衣,口罩帽子一戴,走在路上就不會被人認出來了。

「啊?」林詩瑤有些失望,「那林止姐你忙吧!」

婁子風有些意外,臉色好了不少。

「先走了,拜拜!」林止揮揮手,轉身離開了形體室。

……

很快到了錄製《幸福營地》的日子,外面圍滿了買不到門票的粉絲,人頭攢動,觀眾席座無虛席。

很多人舉著燈牌和橫幅,揮舞著熒光棒朝着台上張望,想看自己的偶像。

節目錄製開始,開幕式是《九天闕》劇組團給大家帶來的唱歌唱歌環節。

第一個出場的是莫晚清,歌聲悅耳動聽,觀眾席的粉絲激動的揮舞着手裏的燈牌和熒光棒。

緊接着是林詩瑤……每個人都是唱兩句然後接下來一個。

林止穿着白色的緊聲弔帶上衣,露出精緻的鎖骨和纖細的腰肢,細長的手臂在鎂光燈下白得反光。

烏黑亮麗的頭髮柔順的垂在臉頰邊,黝黑的眸子熠熠生輝。

林止唱出悅耳的歌聲,底下拿着燈牌的紫荊草激動的歡呼著。

「嗚嗚嗚,我女兒好好看,本人比照片還要好看!」

「啊啊啊啊林止真的也來了!我圓夢了!」

「嗚嗚嗚,期待時晉!我磕的cp同台了,我出息了!」

「紫荊草都給我沖!禁止是真的!」

……

台下的紫荊草激烈的討論著。

很快,輪到時晉壓軸出場了,就男子一件白T和一條軍綠色的褲子,一雙黑色的鞋子,簡潔但帥氣。

「啊啊啊!時晉!時晉!」

他一登場,場上就爆發出熱烈的歡呼聲和尖叫聲,震耳欲聾。

紫荊草微弱的聲音被淹沒了。

一曲完畢,眾人排成一排,時晉站在c位,莫晚清和林詩瑤站在他的兩側,林止自覺的的站在角落。

「歡迎、歡迎,歡迎《九天闕》劇組的到來。」

「這應該是時晉第三次來我們《幸福營地》了,有什麼感想?」主持人滿臉笑意的拿着話筒遞到了時晉的嘴邊。

說起來挺聽感慨的,時晉第一次來的時候還是籍籍無名的男藝人,沒想到現在已經是娛樂圈頂流了。

時晉拿着話筒,一臉嚴肅的沉思著,半晌硬是沒能擠出一句話來。

「看來,時晉還是一如既往的不善言辭啊!」

主持人笑着開口化解尷尬,場上頓時爆發出一片笑聲。

。 而且照這情況下去,晚上海族之王一定會發現他們已經越獄了。

就在兩人著急之時,突感周圍一陣腳步震動的聲音。

旋即就只見黑壓壓的一片影子往他們這邊衝來。

「他們逃出來了,趕緊抓!」

聽到動靜沈鴻回頭,幾隻怪於生物手中正拿著武器往這邊衝來。

聽到動靜,只見數十之身影猛地往這邊撲來,沈鴻手中靈魂之火乍現,瞬間昏暗的環境便被藍光點亮。

保羅和沈鴻這才看清面前的影子,是數十隻身形龐大的海洋怪物,他們的身形極其怪異。

身前那隻黃色的斑魚身上長滿了尖銳的刺,身旁一直黑色扁平的魚身上長滿了眼睛。

那一雙雙眼睛此刻正圓溜溜的睜著朝他們這看來,莫名讓人覺得毛骨悚然,就像是黑夜中有數百雙眼睛,直勾勾盯著似的。

見他們群起而攻沈鴻也不示弱,手心凝聚成一股一股的力量猛然擊出。

力量飛過半空直接將周遭的昏暗劃破,直擊對面的影子。

只聽見「砰!砰!砰!」幾聲巨響,力量擊中那些生物瞬間被炸開,周圍碎石隨著那股炸開的力量掉落。

整個岩洞都跟著抖了抖。

剛才炸開的地方有一陣一陣的白色粉末落下,一時間直接遮擋了沈鴻和保羅的視線。

等到那陣白色粉塵落下兩人這,才看清對面數十隻身影,已然被剛才那股力量直接擊倒。

它們一個個雙臂抱負不斷的在地面的翻滾,剛才那力量直接隔空打中它們的腹部和胸腔。

力量就猶如泰山壓頂重重的砸在身上,胸腔似乎被那力量直接擊穿,腹部疼痛感不斷的攪動。

似乎有一把鋒利的刀,正不斷的絞碎著它們的五臟六腑。

見情況,沈鴻並沒有手下留情。

手心再次凝聚一股力量,保羅隨他手心的力量看去。

只見的力量飛射而出,直接砸至那群傢伙的中心處。

力量破開,瞬間就猶如從中間炸開的光球。

但的力量卻要比光速厲害的多,炸開的火光猶如巨型炸彈只在瞬間周圍洞穴原本已經碎裂的碎石直接碾壓成粉。

整個洞穴的走廊中心頓時被擴大了好幾倍,邊上的岩石碎成粉末落在地面形成厚候的積粉。

而剛才還躺在地上打滾的幾個傢伙也在瞬間變成了燃燒著火的乾屍,那些火焰在它們身上熊熊燃燒。

空氣中瞬間被粉塵和炙烤的味道充斥,莫名多了一股硝煙味。

天上那些被關押在地牢裡頭的傢伙見這一幕,似乎都被驚呆了,錯愕的愣在原地。

與此同時有傢伙認出來,沈鴻剛才使用的是靈魂之火。

知曉那是靈魂之火,原本的驚訝瞬間變成了疑惑,靈魂之火不是海族王族才能使用的特殊力量嗎?

海族之王的後裔一出生便擁有此種力量。

但普通海族還有水族的人是不可能擁有的。

他們當中有傢伙猜測難不成眼前這身形龐大的生物會是海族王族的一員?

可在他們的印象裡頭海族王族上一輩只生下了一位後裔。

面對他們好奇打量的目光,沈鴻置若罔聞。

他的目光漠然,似乎在遊離。

而此刻沈鴻腦海裡頭只想起了系統不斷的提示音。

【擊殺海族長龜,進化值+5,信仰值+3,靈力能量+100】

【擊殺海族窮魚,進化值+6,信仰值+5,靈力能量+100】

【擊殺海族靈蟹,進化值+8,信仰值+5,靈力能量+100】

【擊殺海族血魚,凈化值+1,信仰值+2,靈力能量+100】

……

提示的聲音落下,沈鴻這才想起自己距離下一級的進化不遠了。

打開數據面板查看。

玩家:沈鴻】

【種族:龍】

【性別:雄】

【體長:10米】

【天賦:靈魂之火,血龍爪】

【進化點2.8/300】

【神格:信仰值300】

【靈力能量4800】

【一級百寶囊】

【血龍爪,強有力的利爪可在瞬間擊破碎石】

這是意味著他又進化了?上面進化點的數值明顯變高了。

與此同時,沈鴻明顯的感覺到身體內的變化。

身體左右似乎有兩股力量在不停的左右拉扯,痛苦的感覺自全身蔓延叫囂。

而他身後那雙強有力的翅膀也在此時不斷的漲大,連帶著他的體型也在瞬間膨脹,身上的鱗甲也在瞬間不斷的變化著。

這一變化僅在瞬間,痛苦只在身上彌留了三十分鐘后便消散了,似乎剛才那僅僅只是錯覺。

沈鴻低頭卻能明顯的感覺到自己的四肢變得粗壯,體型也跟著拔高了。

抬頭就發現頭頂的岩石距離,他不過才將近半米左右,剛才起碼有一米。

同時他也發現了自己多了一樣技能血龍爪。

而靈魂之火也似乎跟著變得更加強大,他手心展開,火苗自他首先燃燒顏色藍的發紫。

在火苗出現直接周遭物體,似乎都被這一陣熱意裹挾著一旁的海藻,海藻跟著蜷縮起來,不時的有造成的熱氣從地表蒸騰。

沈鴻感覺不到熱意,但從周圍的環境卻能夠猜測出。

果然從普通的幼龍進化成龍就是不一樣,明顯地感覺到自己的四肢更加有力,體內也有源源不斷用之不竭的力量。

見沈鴻身上的變化,保羅在一旁目瞪口呆。

這一瞬間就能長這麼大嗎?這應該不符合生物的生長規律吧。

就算是春筍一晚上也拔不了這麼高長那麼壯吧。

但沈鴻卻做到了,還是在他面前。

沈鴻側目就見保羅一雙眼睛瞠目結舌的瞪著自己,都快吃下一個雞蛋了。

沈鴻靠近自己保羅還下意識的後退了一大步。

嘴裡還結結巴巴指著他說,「你,你這怎麼回事!」

「普通進化而已!」沈鴻深色淡淡直接繞開保羅。

見他往那個方向走去,保羅雖還有些余驚未了,但還是跟上了,只是有些不解,「你走這幹什麼?」

回走不就是剛才關押他們的地方嗎?

「沒注意到,剛才那些傢伙就是從這個方向過來的,說明出口應該就在這了!」它是在害怕什麼?

陳凡看着面前的山羊人當手術刀劃過山羊人肌膚之時,山羊人不斷的掙扎,咩咩咩的叫個不停。

「剛剛在鏡子外面不是還對我敵意濃濃嗎?怎麼突然就變成了山羊本質?」

陳凡放下手術刀,山羊人立馬安靜下來,只是一雙充滿智慧的羊眼讓人看着格外的不舒服。

健壯虯健的肌肉,顯示着它在山羊人之間的地位。

獸類,強者為尊。

陳凡看着面前的山羊人心中已經有了一個大概,這山羊人的誕生與這太陽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