整個過程,其實只有數息時間而已,一眾返虛還沒來得及出手。不過最重要的是,大家認為,這裏是魚龍島,有衛易這位東海界主在,不管是敵是友,都該由衛易先出手才對。不過就在這個人影進入衛易的神識感知範圍后,衛易卻露出了極為古怪的神色。

「落霞島使團,恭賀東海界主與曹家明珠,同享大道。」

一道悠遠的聲音,自殿外傳來,自福地外傳來。在確定這個人的身份后,衛易沒有發動島上的各種禁制,也沒有以東海之力阻敵,而是讓其順順噹噹的進來。不過,對方始一開口,就再次讓衛易大驚失色。

來人正是周玉。

在場所有返虛,除衛易之外,無人認識周玉,也無人知曉這位不知名的奇怪返虛的底細。但看衛易的意思,卻彷彿是認識對方的意思。至於老池等幾箇舊友,雖然當年見過周玉,但是他們不過是化靈期修為,神識感知範圍有限,自然也察覺不到什麼。

不過,這都不是最關鍵的。

最關鍵的是,這個奇怪的返虛高手,竟然自稱是落霞島的使者?

衛易頓時一陣頭大。

他終於知道,自己當年看到的那一角未來里,曹圻為何會怒而掀開蓋頭,恐怕就是和落霞島有關。衛易陡然握緊身旁曹圻的手,迅速傳音道:「別怕,不管發生什麼,我們都會順利大婚。」

本已心情激蕩,周身靈力漸漸不穩的曹圻,聽到衛易這話之後,這才稍稍平復下來,終於沒有自行揭開蓋頭。

衛易長出了一口氣。

隨着周玉緩緩走入大殿,天玄宗一眾返虛,以及曹家的諸位強者,都嚴陣以待。今日這場婚宴,雙方並沒有邀請其他幾大聖地。所以今日,落霞島等於是不請自來。更讓衛易感到不解的是,周玉怎麼會和落霞島走到一起去?僅僅百年未見,周玉為何如今已是返虛修者?

所有的這一切,謎團實在太多了。

不過,衛易並沒有顯現出太多意外的表情,在周玉進入大殿之後,衛易還是笑着走上前去,給周玉來了一個熊抱。

「好久不見!」

「老闆,好久不見啊!」

見到這一幕,大殿內的眾多返虛,總算稍稍放下心來。

至少,來人看起來並不像是攪局的。

「落霞島的謝掌門,讓我代轉一份賀禮,祝界主大道昌隆。」

雖說出場的方式有些與眾不同,但在遞交賀禮之後,周玉的表現就顯得中規中矩。衛易也就徹底鬆了一口氣,知曉今日並沒有預想之中的攪局。接下來,自然有專門的返虛修者上前,接待周玉。

婚禮照常進行。

……

洞房花燭夜。

當衛易結束所有應酬,回到那座懸掛了大紅配飾的新房時。曹圻已經坐在那裏,等着他掀開蓋頭。

衛易緩緩走過去,輕輕掀起蓋頭。

蓋頭之下,是一張讓衛易覺得哪怕下輩子還和她在一起,也會覺得很好的容顏。

「如果你真的還挂念那位新任的落霞島掌門,現在你要是反悔的話,我不會恨你。但是今夜之後,如果你再反悔的話,我可能真的會恨你。」

被掀開蓋頭之後,曹圻忽然開口,卻讓衛易一陣無奈。

衛易輕輕坐到曹圻身邊。

「很多年以前,我第一次和她訂婚之前,她外公和我說過一番話。這件事,我應該和你說過。」

「當時她外公問我,如果我們的壽元可能至少兩百年,甚至五百年,或者更長。我如何保證很多很多年以後,我還能像那時那樣喜歡她。」

「當時我回答,我只確定,此事,此地,此刻,我很喜歡她。而且未來很長一段時間,我也會很喜歡她。」

「但是我今天發現,這個回答本身沒有任何問題。但其實,確實很缺乏說服力。」

「因為那時的我們,確實沒有能力,替自己說的話負責。」

說到這裏,衛易深呼吸一口氣,然後起身,半蹲在曹圻身前,笑道:「但是今天,我覺得以我如今的情況,我有這個能力,能夠替我說的話負責了。」

「我確定,我願意和你結為道侶。盡此一生,不離不棄。」

「至於她……說出來你可能會生氣,但是我還是得說實話。我其實還是覺得她很好,但既然如今她已經是落霞島掌門,我們的身份和立場,都註定我們不可能走到一起。所以,你真的不用擔心這個。」

曹圻輕輕點頭,嫣然一笑。

洞房花燭夜。

醉里不知雲在水,滿船清夢壓星河。

第二日,曹圻早早坐起,按照雲莽修者的規矩,在自己頭上和衛易頭上,各取下一縷頭髮,然後將兩縷頭髮打了個結,徹底綁在一起。

結髮夫妻。

……

落霞島核心處,穿着一身大紅嫁衣的謝弦歌,對着鏡子笑容燦爛。

這座只能由她一人進入的密室,被她換上紅裝,如那新婚燕爾時夫婦洞房時的新房。

「不好意思啊!我也是第一次成親,不太懂這些規矩。現在讓我去問別人,好像也不大合適。」

「既然你已經成親,此生我便與你再無緣分。我謝弦歌不屑於去與另外一個女子,分享一個男人。但除了你,我也不打算再嫁別人。」

「今日,就算是我嫁給你了。」

謝弦歌看向那面鏡子,對鏡子裏身穿嫁衣的自己,自言自語。然後,便是枯坐一夜。

拂曉時分。謝弦歌褪下這身嫁衣,重新換上了日常穿着的那身紅衣。至於那身註定此生不會再穿的鳳冠霞帔,則被她輕輕收了起來,如同收起世間最為珍貴的珍寶。

然後,謝弦歌坐在鏡子前,輕輕扯下一縷髮絲,自行打了個結。又以五彩絲繩,將長發盤起。

結髮。

按照雲莽修者的規矩,凡新婚夫婦大婚之後,女子便可結髮而立,以示嫁人。

……

一場大婚之後,前來魚龍島觀禮的賓客們,開始陸續返回。

接下來的兩人時間裏,衛易和曹圻這對新婚夫婦,最主要的任務,就是送客。

沒辦法,這次來魚龍島的客人,實在是太多了。而且很多都是雙方的師門長輩,便是衛易如今身份特殊,也需要對這些宗門長輩極為尊敬。

所以,直到三日之後,當所有重要的賓客,都已經離島,衛易這才終於有時間,單獨來找周玉。

對於周玉,衛易實在是有太多不解之謎了。

在昔日的蒼靈府故友當中,周玉算是和衛易相識較早,而且關係較好的一個了。當年周玉甚至還一度加入衛易的商行,在衛易麾下的戰部拼殺。

但是後來,隨着衛易因為種種原因,和當時的兩江經略使費家正面對上,不得不遠遁雲莽。而謝弦歌也不得不離開蒼靈府,前往落霞島。衛易昔日的那些勢力,漸漸也就逐漸分崩離析。除了極少數被老池他們保存下來以外,大多數勢力,都被瓜分的一乾二淨。

對此,衛易倒也沒什麼可惜的。畢竟在如今衛易的眼裏,當初的那些所謂勢力,連小打小鬧都算不上。而且後來,衛易以宗門密探的身份返回蒼靈府時,也藉助幽綿宗的力量,扶持了老池他們,並且將自己昔日被瓜分的產業,逐漸都弄了回來,所以也就沒有任何遺憾了。

但就是那次回蒼靈府,衛易發現了一個問題。

那次返回蒼靈府,藉助幽綿宗的力量,衛易幾乎查到了所有舊友的情況。不管是生是死,至少都有一個答案。比如狩妖小隊幾人、施公子、葉公子、許鳴川等所有人,至少都查到了一些消息。

唯有周玉,像是憑空蒸發了一樣。

衛易後來去查周玉,發現在自己離開兩江之後,周玉也脫離了戰部。至於後來如何,就沒有任何消息了。

不光周玉再也找不到了,就連周玉出身的那個周家莊,也彷彿憑空蒸發了一樣,沒有了任何消息。

衛易當時身兼宗門任務,有太多的事情要做,所以當時也就沒有細查。況且在當時的衛易看來,這其實也不是完全沒解釋。畢竟衛易逃走之後,妖族曾經在留川河防線上撕開了一個大口子,大量獸群湧入蒼靈府。

那一役,蒼靈府將近三分之一的人口,全都死在了那場劫難之下。

所以衛易當時便覺得,周玉和周家莊,或許就是運氣不好,死在了那場劫難當中。當時消失的村子,也不是一個兩個。

再後來,衛易就遇上了邯苗洞天那一役,以及幫助天玄宗在雲莽北部進行佈局,所以也就沒有時間,再去追查這件事情。

但如今想來,周家莊和周玉的消失,確實存在很多疑點。

周玉本身便是化靈期,戰力不俗。如果當時回歸周家莊的話,周家莊也算是有一定自保之力的。就算有大股獸群衝擊,不可能一點痕迹都留不下來。

但事實是,後來衛易追查的時候,就是沒有發現周家莊的痕迹。就彷彿獸潮衝擊之前,周家莊已經全族撤離了。後來去了哪裏,沒有人知道。

「這些年,其實我也不知道我去了哪裏。」

在衛易提出這個疑問之後,周玉摸了摸腦袋,給出了一個讓衛易十分不解的回答。

「這事說起來比較長。你離開之後,有位自稱姓姚的老先生找到了我,說可以幫我爭一個大道登頂。我當時自然是不信的,自你離開之後,我本想着先回一趟周家莊,然後帶着周家莊北上,去我師父出身的勾甲門那邊生活。」

衛易點了點頭,這個選擇,他其實也想過。因為周玉當初在衛易戰部的時候,被衛易拐來的那位化靈後期高手江愚看中,然後收做了弟子。江愚出身兩江中部的勾甲門,雖然不是什麼大門派,但庇護一個周家莊還是綽綽有餘。後來衛易也曾想過,是不是周玉隨江愚去了兩江中部那邊。結果發現,江老頭後來確實回了勾甲門,但在衛易查的時候,已經坐化了。至於周玉,也沒有和他在一起。

「對於這位姚先生的說法,我當時自然是不信的。可是姚先生當時給我展示了一手神通,堪稱顛倒乾坤,匪夷所思。如今想來,姚先生至少也是返虛強者,而且是極為厲害的返虛強者,甚至有可能是純陽。」

「姚先生當時說,只要我願意,他就會送我去一個地方。我的未來,至少可以躋身純陽。至於他的身份,姚先生說,日後等我修行有成的時候,自然就會知道。」

「當時我下意識的點了點頭,所以姚先生就直接把我扔進了一個空間通道,讓我前往一座我現在都無法理解的新天地。但在離開之前,姚先生和我說,既然我做出了這個選擇,未來我會成為你的壓勝之人,而且最後會殺了你。」

。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抱歉!…

章節內容獲取超時……

章節內容獲取失敗……

→→→重新轉碼,刷新本頁←←←

如果無法點擊上方鏈接刷新頁面,請手動下拉刷新本頁或點擊瀏覽器刷新按鈕刷新本頁。

如果你刷新2次還未有內容,請通過網站尾部的意見建議聯繫我們,我們會在第一時間修復!

首領宰的偵探之路最新章節、首領宰的偵探之路冰凌雨、首領宰的偵探之路全文閱讀、首領宰的偵探之路txt下載、首領宰的偵探之路免費閱讀、首領宰的偵探之路冰凌雨

冰凌雨是一名出色的小說作者,他的作品包括:彭格列十世的日常、千億盛寵,陸總的新婚丑妻、酒廠良心的跳槽之路、首領宰的偵探之路、

。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抱歉!…

章節內容獲取超時……

章節內容獲取失敗……

→→→重新轉碼,刷新本頁←←←

如果無法點擊上方鏈接刷新頁面,請手動下拉刷新本頁或點擊瀏覽器刷新按鈕刷新本頁。

如果你刷新2次還未有內容,請通過網站尾部的意見建議聯繫我們,我們會在第一時間修復!

穿成惡毒夫郎養家記最新章節、穿成惡毒夫郎養家記雩玖、穿成惡毒夫郎養家記全文閱讀、穿成惡毒夫郎養家記txt下載、穿成惡毒夫郎養家記免費閱讀、穿成惡毒夫郎養家記雩玖

雩玖是一名出色的小說作者,他的作品包括:穿成替嫁夫郎[美食]、反派王爺的富貴夫郎、穿成惡毒夫郎養家記、

。 大家轉身看過去就發現是杜世奇,他氣色好了很多,扶牆站著,「小妹賺的錢給我們分了七兩銀子,這錢我給娘了。」

柳琴聽到前半句的時候滿臉的笑容,後面直接就垮了臉,「怎麼給娘了啊?小妹難道都不給爹娘嗎?」

杜晴冉放下筷子到了杜世奇的面前,給他把脈,杜家的人也都不理柳琴了,安靜的看著他們。

「大哥恢復的很快啊,可以下來活動了,只是時間不能太久啊!」杜晴冉笑著說,大哥的身體總算恢復了,她心裡的大石頭可以放下來了。

李氏和杜老爹也鬆口氣,「那你大哥可以吃飯吧?」最近兒子一直吃的是無油無鹽的食物。

杜晴冉點點頭,將大哥攙扶到桌子上,「少吃幾口沒事。」

李氏開心的去廚房拿了碗筷過來,給兒子盛了一碗粥,「少吃一些,等你好了娘再給你做好吃的啊!」

杜世奇點點頭慢條斯理的吃飯。

柳琴則是不甘心的開口說:「小妹,你沒有給爹娘錢嗎?」

杜雪看了她一眼開口說:「我當然給了啊!」

柳琴聞言臉色就變了,有些生氣的說:「娘,既然小妹給你們了,怎麼還將我們的七兩銀子給拿走了啊?」

「什麼叫你們的啊?柳琴,這個家還沒有分家呢,家裡的錢本來就是在我手裡,難道你娘家現在不是你娘管的錢嗎?」李氏有些生氣的開口,本來兒子給她錢,她不想要,可這錢到了柳琴手裡估計就得到她娘家去了,乾脆拿著了。

「可我都不知道啊!」柳琴有些鬱悶的看了一眼杜世奇,這男人現在什麼事情都不跟她說,根本就沒有將她當成媳婦啊!

「怎麼跟你說啊?你整天不是在外面聊天就是去娘家,人都看不到怎麼跟你商量啊?」杜世奇嘲諷的開口說,他治病的這段時間,在家裡根本就沒看到過幾次柳琴啊!

柳琴的神色僵硬了一下,隨即又不在意的開口說:「唉,那算了,給娘也行,咱們都是一家人嘛,小妹,你什麼時候再做啊?這一次我跟著一起弄吧?還有我娘家的大嫂她們也可以幫你啊,到時候給她們一份工錢就可以了。」

「啊?」杜雪有些傻眼,「這生意不做了啊?」

「為什麼不做了?」柳琴尖叫了一聲,「你是不是傻啊,這麼賺錢的生意為什麼要放棄呢?一個月都能賺一百兩銀子呢!」

杜家的人眉頭都皺起來了,此刻的柳琴滿臉的貪婪,眼睛里除了錢什麼都看不見了,對此他們很反感。

「這生意本來就是跟人家合作的啊!」杜晴冉開口說,「大嫂,你照顧好大哥就行了,這生意是小妹的,你不要摻和。」

柳琴氣的胸口劇烈起伏了幾下,「你這是嫌我多管閑事了啊?大妹,我們可是一家人啊,你這話說的真讓人不愛聽。」

杜晴冉翻個白眼,「可大嫂你的手是不是伸太長了啊?」

柳琴還準備開口,李氏就不耐煩的打斷了她,「行了,都說了這生意我們退出了,你還說什麼呢?」

看到婆婆和男人都不開心了,柳琴這才不甘心的閉上嘴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