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這樣,幾人被帶到了一處房間。

餐桌上,擺滿了西式的美食。

另一邊

大衛看著面前的夏苒苒,笑道:「怎麼,看你的樣子,是發生了什麼?」

「這個,給你。」夏苒苒將一本古樸的典籍遞給了大衛。

「新約嗎?」

結果那古樸的典籍,大衛的神色里浮現一抹複雜。

聖劍有兩本,舊約和新約。

新約也就是現在的梵蒂岡所倡導的。

而另一本,則被天堂回收了。

只是回收的是原本,拓本依舊流於世。

。 「獨孤寒,不要讓我失望,也不要在給我丟臉了。」

「否則的話,不需要你的對手將你轟殺,本少爺我會親自出手的。」

包廂內的夢無憂,看著重新站起來,而且還有著滿分戰鬥力的獨孤寒,他表情陰沉的呢喃說道。

獨孤寒並不知道。

夢無憂已經因為他剛剛的表現,對他非常的不滿意了。

現在的獨孤寒,他也沒有心情去想那些。

剛剛的戰鬥讓他顏面盡失,也讓他覺得自己的臉都丟光了。

現在他的腦海里就只有一個念頭,那就是將站在自己面前的葉天傾似得粉碎,讓他付出血的代價。

自己要通過將他撕碎,來洗刷自己剛剛的屈辱。

他要用最狂暴,最血腥的方式,讓所有人都知道,他獨孤寒才是最強的,也要讓所有人都知道,剛剛葉天傾的勝利,只不過是一時運氣罷了。

「在我眼裡,你只不過是一隻螻蟻罷了,現在你就開始承受我的怒火吧。」

「撕拉!」

他怒聲不落,身上的衣服驟然四分五裂,只留下半條褲子,遮擋住關鍵的部位。

而他渾身上下都已經被厚厚的鱗片覆蓋,他的雙拳之上,有兩條真氣凝聚而成,但是卻宛若是實質的毒蛇。

毒蛇的眼睛里散發出綠油油的神光,此刻這毒蛇正在惡狠狠的盯著葉天傾。

看起來這毒蛇就是真實存在的,而不是真氣凝聚出來的。

葉天傾的表情有幾分凝重。

但也僅僅是有幾分凝重罷了。

他察覺的出來,現在獨孤寒的氣息正在急速飆升,他也能意識的到隨著獨孤寒施展出這終極狀態,獨孤寒無論是身體防禦,還是反應速度,都是成倍的增強。

也就是說,此刻的獨孤寒和剛剛相比較的話,戰鬥力至少提升了一倍有餘,甚至是更多。

「天哪,這是蛇族的天賦神通!」

「獨孤寒乃是離蛇一族,離蛇一族的天賦神通有十餘種,這算是排名中等的一種了。」

「沒想到獨孤寒竟然能領悟天賦神通啊。」

「我現在有點擔心戰局了,我覺得獨孤寒這次可能會贏。」

「是啊,我也這樣認為。」

眾位修者依舊是紛紛開口議論著。

這次八成的人都覺得獨孤寒能更更勝一籌,

畢竟現在的獨孤寒,依舊是展露出天賦神通了,這的確是很震撼人心的一幕。

像是離蛇一族的天賦神通。

足足有十幾種之多。

當然!

其實大多數族群的天賦神通,數量都不是一個。

這個蛟龍給他詳細的說過。

就比如蛟龍的天賦神通,他的天賦神通是分身,但實際上蛟龍一族的天賦神通,總共有七個。

其中分身乃是最強大的一個天賦神通。

而九成九的種族,在領悟天賦神通的時候,也就只能領悟一種,只有極少數的一些特殊的族群,他們可以領悟一種以上,乃至是兩種以上的天賦神通。

但這樣的種族極其稀少,哪怕是在聖墟大陸,也是鳳毛麟角的存在。

像是面前的這位獨孤寒,他便是領悟了,離蛇一族的天賦神通的其中一種。

而他這一生,也只能領悟一種天賦神通,絕對不可能領悟第二種。

因為這就是天道的規則。

就算是獨孤寒在強大上十倍,百倍也是不可能破除掉這個天道規則的。

「哈哈,聽到大家都在說什麼了吧,大家都再說你這一次會輸。」

「我對付你,原本並沒有打算施展天賦神通,因為我覺得你還沒這個資格,你還不配。」

「但現在你有這個資格了,你有資格讓我施展出天賦神通來對付你。」

「小子,你給我聽好了,我離蛇一族的這種天賦神通,可以讓我速度,反應敏捷程度,以及力量和防禦,都提升三倍以上!」

獨孤寒緩緩的說著。

他說這些,可不是在炫耀,而是故意的說出來,目地就是要給葉天傾施加心理壓力。

他是覺得,只要自己給葉天傾施加心裡壓力成功了,那葉天傾的心肯定會亂掉的。

如此一來,後面戰鬥起來的時候,葉天傾就更容易露出破綻,

他也就可以更容易的取勝了。

。 比起更加有名的優雅後衛內斯塔,齊策到覺得更強的是巴西人蒂亞戈·席爾瓦。

當然,主要原因也是巴西人更加年輕,內斯塔不管怎麼說,他已經三十四歲了,即使是中後衛這個位置,也算是比較大齡的球員,他的身體素質已經跟不上他的意識了。

而蒂亞戈席爾瓦則正值巔峰,他不僅有身體素質,同樣也有成為世界一流中後衛的意識,ac米蘭注重平行防守,兩人互相搭配,主要以蒂亞戈席爾瓦為主組建的後防線非常穩健。

齊策更多會往內斯塔這個方向走,因為內斯塔追不上齊策的速度。

但效果並不是很明顯,內斯塔雖然速度不快,但他卡位非常成功,蒂亞戈·席爾瓦這場比賽則會主動找到齊策進行對抗,不讓齊策拿球。

這樣一來倒也有好處。

齊策可以為隊友打開空間!

ac米蘭這支老邁的隊伍沒辦法像多特蒙德一樣通過大量跑位來形成多打一個人的效果,被帶走一個人之後,多特蒙德的空當就更多!

在這種亂戰之中,空當就是致勝的關鍵!

多特蒙德在上半場扳平比分,這粒進球就和齊策沒有任何關係了,但也應該說齊策拉車出來的空間有著至關重要的作用。

蒂亞戈·席爾瓦在面對齊策不敢掉以輕心,他把大量精力放在齊策這邊,齊策又主動帶球沖向內斯塔后突然傳球,ac米蘭的禁區前沿出現空當。

加圖索雖然已經回防,但架不住多特蒙德在這次進攻中投入的兵力!

羅伊斯,香川真司,格羅斯克羅茨,甚至還有施梅爾策,五個人在禁區前沿連續傳遞,最終由羅伊斯完成破門。

扳平比分后的多特蒙德士氣大振,乘勝追擊,不過ac米蘭還是在上半場守住了沒有丟球,老將們也得到了喘息的機會。

「多特蒙德和他們的外號大黃蜂簡直是相得益彰,他們一直在奔跑,干擾他們的敵人,利用蜂群數量和速度,靈活的優勢來形成多打一人的進攻圈,這場比賽齊策雖然沒有亮眼發揮,不過他的能力還是讓ac米蘭不敢小看,這就給了隊友很多機會。」

賀偉分析著比賽,而這場比賽另外一名解說嘉賓劉建紅則很直接的表示:「其實不用齊策發揮的有多好,只要他在場上,就對對手有威脅,就對球隊有貢獻。」

賀偉笑道:「是的,現在很多球隊都會安排球員特別去盯防齊策,不管這個力度有多少,只要這麼做,對於多特蒙德的進攻就有幫助。」

半場分析在兩名解說員尬吹齊策中結束,下半場比賽終於開始。

阿萊格里對上半場ac米蘭的表現其實還是挺滿意的。

他料到這次威斯特**之行不會容易,自從看了上一輪對陣皇馬的比賽后,阿萊格里意識到這樣一支年輕富有衝勁的多特蒙德可以說是ac米蘭的剋星,所以他在上半場的安排就是盡量以自身特點最大化去對抗多特蒙德的高位壓迫,平局的結果不是最好,但也能接受。

關鍵在於下半場。

能不能贏或者保一場平局,就看下半場的表現,而ac米蘭那些老將們的體能也是個問題。

半場時候,阿萊格里也對戰術進行了調整。

上半場利用老道的經驗去控制比賽,下半場則要收一收,開始防守,從客場帶走一場平局,一個積分,也是可以接受的。

多特蒙德也很快發現對手改變了策略。

他們開始防守了!

兩名后腰皮爾洛和加圖索基本不再上前進攻,反擊就靠皮爾洛的長傳找伊布或者直接找帕托,隨後不久,邊路的羅比尼奧被羅納爾迪尼奧換下,阿萊格里當然沒有完全放棄進攻,他需要小羅的創造力來給多特蒙德後防線製造麻煩。

這位前世界足球先生的登場,意外的引起了不少球迷的掌聲,這裡是多特蒙德主場,不過顯然,足球精靈小羅在這裡也是很有人氣的球員。

現在的小羅已經不能和當時那個世界足球先生相比,但只要他上場,沒有人會不在意他,和小羅直接對位的皮什切克就打起了十二萬分的精神。

只是小羅表現的機會並不多。

ac米蘭決定防守,多特蒙德的控球機會也開始增加,只是大部分時間都在外面傳接,很難有機會打進禁區。

當這麼一批經驗豐富的球員決定防守,多特蒙德的進攻也是頻頻受阻。

六十七分鐘。

球迷們也開始有些著急,在死亡之組,每一場比賽都很重要,兩連平雖然不是很壞的結果,但多特蒙德重返歐冠的第一輪主場,球迷們還是希望獲勝啊!

更何況齊策在賽前向球迷們表達過多特蒙德需要球迷們的支持。

那麼多特蒙德和齊策就應該拿出表現來回報球迷們,特別是齊策!

但現在的情況,多特蒙德對ac米蘭的防守是一籌莫展。

不過,機會還是有的。

六十七分鐘,多特蒙德前場進攻依然受到阻擋,羅伊斯接應香川真司的傳球后發現周圍都是ac米蘭球員,回傳的路線都被回撤的帕托堵死,只能往前!

這一衝反倒是出現了機會,羅伊斯從皮爾洛和西多夫中間過人,就快進入禁區的時候,皮爾洛在不得已的情況下將羅伊斯絆倒,主裁判的哨聲馬上響起。

羅伊斯坐在地上申訴這是一粒點球,不過主裁判則判罰了自由球,在大禁區右側前方一點的位置,這個判罰讓多特蒙德球迷們稍有不滿,因為不是一粒點球,不過馬上他們就來了性質。

剛才伊布也是打進一粒自由球,齊策也是有名的自由球好手,這是一個機會!

全場球迷開始高歌,他們很多人開始呼喊圖片報前不久給齊策冠以的新綽號——冰王子。

對於歐洲人來說,並沒有什麼知名球員有這個綽號,如果提到冰王子,那就指的是齊策。

齊策也當仁不讓的站在了罰球點前面。

和伊布不一樣的是,齊策身邊沒有另外一個人做佯攻,這個位置很顯然就是要射門。

這次輪到阿比亞蒂開始緊張。

他和此前魏登費勒受到的壓力差不多大,儘管魏登費勒是面對伊布和皮爾洛兩個人,阿比亞蒂只面對齊策一個。

齊策的自由球在歐洲也非常有名,他的齊式飛刀打法是一個很出名的例子,但熟悉齊策的球迷包括研究齊策的對手都知道,齊策的自由球方式非常多種多樣!

而且,進球率高的可怕。

阿比亞蒂的壓力就是來自於齊策那不確定的罰球方式,魏登費勒是因為球前面站著兩個人,兩個人的罰球方式不同才有壓力,阿比亞蒂面對齊策一個人,他要擔心的反而更多。

這種時候,齊策一個人站在那裡,比兩個人站在那裡更有效!

伊布站在人牆裡,作為個子最高的球員,人牆總是有伊布的一份子,瑞典人看向齊策的時候,也多了一絲擔心。

不會在自己面前就打進一球吧?

面對南看台,齊策能看到在那之後的球迷們搖旗吶喊的樣子,所有人都在期待自己能打進這粒進球。

齊策伸出一隻手向球迷們表示致意,放下的時候又指向前方,他指著一個死角,球門的右側下方,似乎示意對手自己要打這邊。

不過ac米蘭的球員們並沒有被齊策的手勢干擾,他們該怎麼防還是怎麼防。

哨響,主裁判示意球員可以開始踢自由球了。

助跑,然後一腳爆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