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們不信,江流會眼睜睜看著她倆倒在自己身上,而無動於衷!

可惜,江流沒有當皇帝的心思,最早住進江流心裡的女人,是畫軸里的那位。

可謂,落花有意,流水無情,莫過於此。

……

在林心誠那個酒鬼的陪伴下,整整喝了兩個鐘頭,九娘水紅菱與上官瑤都扛不住了酒氣,陸陸續續地趁著最後的清醒,栽倒在了江流身邊。

一個英姿戳戳、嬌軀妖嬈,另一個也明艷動人、衣衫不整,有一些溝壑,江流微瞧一眼,都盡收眼中。

此等美景,確實令現在身上有些酒氣的江流,心生躁動,恨不得把倆女帶上內室牙床,好好享受一把人間幸福。

但他定力可不是尋常人能比,灌醉倆女,也不是為了那等破事。

「唉,你們有心委身於我,可咱們不是一路人吶,若沒有踏上修仙之路……罷了,咱們江湖再會!」

江流看著身前兩女,收斂了生理上的躁動,只是苦口婆心來了句,水藍色的眸子便看向了一邊倒下的林心誠,踉蹌一下起了身,一把將沉睡不醒的上官瑤抱起身,帶到了內室牙床上,放下。

隨後,又同樣的把九娘水紅菱放平在了上官瑤身邊,坐在床邊,深情地看了看倆女的容顏,又是嘆了口氣,才將被褥給倆女蓋好,不回頭地走到外室,來到了林心誠身邊。

而林心誠正趴在案几上,睡得香甜,還打著挺有節奏的鼾聲,江流不覺有些好笑,隨口打發了句。

「喂,別裝了,你出去自己找女的去吧!」

「嗯嗯呢嗯……」

林心誠如江流所想,壓根就沒醉,心裡想著今晚的風流快事,更不會睡著了,不過他還是哼唧唧地幾聲,才羞笑著在江流身邊晃悠地站起了身。

倒是也挺乾脆,調侃了句,扭頭就往外走了。

「爺兒,你沒醉啊?啊……我懂了,我懂,我這就出去,你早點歇息……嘿嘿嘿……」

這傢伙走時還沒往內室探探頭,江流給氣得臉黑了,直罵了出去。

「你懂個鎚子,你懂,趕緊滾!」

林心誠剛打開房門聽見後頭那一句,笑聲更濃了,只是片刻之後,林心誠宛若突然清醒,流下一滴淚,不回頭地囑咐了句,快步離開了這《卿心居》。

「爺兒,你有大志向,老林不留你,爺兒,您一路小心,有事沒事,常回來看看!」

「老傢伙,就知道瞞不住你!」

「你們也要保重,爺兒我……會回來的!」

江流聞聲之後,就不見了人影,但他心中有所明悟,對著空蕩蕩的門口,笑罵了幾句,便在房內找了些紙筆,給九娘水紅菱與上官瑤分別留下一封書信,便吹息了燈火,關好房門,獨身下了樓梯,走出了《有鳳來儀》,消失在黑夜裡。

而那兩封書信內容,也沒有什麼重要內容。

就是無非就是為了上官瑤做下安排,讓九娘水紅菱為其贖身,及一些囑咐且安慰她們的話。

值得一說的是,林心誠並沒有去找姑娘睡覺,反而提前把看門的喜兒打發去了一邊。

原來,他在江流在內室替兩女蓋好被子那一刻,就清楚了江流並不是他想的那樣,也就清楚了江流的打算。

卻因這,又多分敬佩。

不為美色所迷,又俠肝義膽,這樣的人,配當他的爺兒!

故而,他沒有挽留,待江流離開了《有鳳來儀》,他也回到了《卿心居》門口,睡下了。

替江流守護好裡頭兩個酒醉的美人。

「爺兒,我們等著你……王者歸來!」

……

於黑夜中,江流記起妖洛的話,尋了個鋪子,把洛陽鏟與紅線繩都備好了,急匆匆,走出華清鎮,奔向了西南方的古驪山。

那裡有他與妖洛夢寐以求的東西!

……

。 今天上午到現在,先是去民政局離婚跟他鬧起來、后是被誣陷偷走霍老太的珠寶,再到霍老太刺激暈倒進院。

折騰這麼老半天,顧汐直到躺下來,才想起自己一直滴水未進粒米未沾。

她又虛又餓,正在發昏,已經沒力再從這個床上爬起來給自己找吃的了。

逼不得已,才向霍霆均開口。

「麻煩你幫我叫點外賣,可以嗎?」顧汐問。

霍霆均長身微頓,轉過臉來,垂眼看着顧汐這張青白青白的巴掌小臉。

剛才把她抱起來,他感覺自己懷裏只是抱了一副皮包骨。

霍霆均挑眉:「點外賣?呵,顧汐,先別說營不營養,外面那些東西干不幹凈你知道嗎?禍從口入,看來奶奶還是少跟你念叨這些!」

顧汐被他狠狠數落,訕訕地吐舌頭。

「你冰箱裏有什麼東西?」霍霆均問。

顧汐想了想:「就一點蔬菜和肉,但我現在煮不了。」

霍霆均看了眼牆上的鐘,凌晨了,打電話讓霍家的大廚來做,不現實。

顧汐看着他把自己身上的西裝外套,脫了下來,裏面是一件純黑色的襯衣。

這樣一看,他健美的身材線條,被修飾得更加的狂野迷人。

舉首投足間,清貴不凡之中,爆發出強烈的男生荷爾蒙氣息。

「你脫衣服要幹嘛?」顧汐臉頰一紅,防備地問。

霍霆均睞一眼床上胡思亂想的小女人:「做……飯,要不然你以為我要幹嘛?」

顧汐目瞪口呆,做飯?

她怔怔地盯住男人走出去,繞入了半開放式的廚房。

專情、長得帥、身材好、睿智聰明、賺錢能力強,還會做飯。

這簡直就是言情小說那些完美男主角的標配。

「砰!」

「嘭!」

「嘭砰!」

顧汐這捎想才剛開始,廚房那邊就傳來一陣陣的嘈音。

好吧,大型翻車現場,也不過如此。

霍大少爺生平第一次下廚,花了半個小時,做出來一碗紫菜番茄牛肉麵。

顧汐坐在飯桌前,看着這碗熱騰騰的麵條,半晌沒說話。

帥氣的男人端坐在她的對面,臉上有點掛不住了。

「不吃的話,我倒了。」

顧汐倆手抱住面碗,如護著珍寶:「不要倒,我吃。」

霍霆均唇角微揚,重新坐下,抱起胸,看着她:「那就快吃,面坨了不好吃。」

顧汐皮笑肉不笑,霍大少爺,你這面已經煮坨了。

但她沒有吐槽,拿起湯勺,先喝了倆口湯,然後埋着頭,默默地吃着。

忽爾,一滴晶瑩的淚,滾落到碗裏。

霍霆均皺了眉:「你哭什麼?至於這麼難吃嗎?」

顧汐猛地搖頭:「不是,我是感謝,感謝你今天的信任,感謝你把我送回來,還給我做東西吃。」

她的話,說得霍霆均胸口發悶:「感謝我?你剛才不是生我的氣嗎?」

顧汐抬臉,眼眶發紅,看起來更像小白兔了:「我為什麼要生你的氣?」

霍霆均目光移開,不喜歡看她流淚的樣子,心裏不舒服。

「我跟三叔說的那些話,不是針對你,你不要誤會。」

顧汐怔了一下,釋然一笑:「哦,你說我這樣的身份,做不了他的妻子,這話你沒有說錯,我是有自知之明的。」

「我不氣你,我只是氣我自己,如果不是我,今天的一切,都不會發生。」

霍霆均轉臉,深眸盯緊她:「顧汐,沒有人讓你承擔所有責任,況且,奶奶是個明事理的人,這事情,她會慢慢看開的。」

「還有,以後不要哪個男人隨便給你一點關心和溫暖,就傻乎乎的在他的面前哭,把他當成好人。」

顧汐羞恥地咬唇,連忙擦乾眼淚:「我只是一時感觸,請你不要介意。」

霍霆均被她的氣得語塞。

「我說的是其它男人。」他一字一頓提醒。

顧汐茫然地看着他:「你是說三叔嗎?」

「你自己體會吧。」霍霆均被她氣得無語。

他挺立而起:「我回醫院看奶奶。」

霍霆均轉身,說走就走,背影看上去,有點慪氣。

她又惹着他了嗎?為什麼他會不高興?

霍霆均走在月光之下,臉色卻比天上的夜帷更加的深逵。

一個你給她一點點陽光和關懷,就可以感動到哭的女孩。

可想而知,她以前生活在自己的原生家庭里,到底是怎麼熬過來的?。奇怪的是這幾天我因為某個人的戀愛消息備受折磨的時候,我媽媽好像也進入了青春期。

雖然嚴格意義上她應該是個被柴米油鹽浸透的大人了,但我始終覺得她是一個骨子裏永遠嚮往愛情的長不大的中年少女。

譬如空蕩蕩的周末,我鴕鳥一般蜷縮在自己的房間裏面,心煩意亂的翻出來那些泛黃的相片,看着我和沈雲霄小時候的照片胡思亂想時,她在客廳裏面放着《梁祝》。

《梁祝》的曲調實在太纏綿悱惻太凄婉了,凄婉的像哀樂。

因為那首反反覆復在耳邊循環的《梁祝》,我看沈雲霄跟我一起玩耍時的那

《滿目星河皆是你》第五十五章爸爸有外遇了?。 夢家家主就彷彿是置身事外一般,指揮著這一切,整個人都帶著一種瘋狂。他的計劃就要成功了,很快就要成功了!

藍曦若的冰玉聖訣終於算是發揮了一些作用,這猛獸開始出現了一點點反應上的遲疑。

只是……

看起來效果並不如在和人對戰的時候好。

「曦若,糟了!」赤玄的聲音傳來,他用傳音告訴藍曦若,「這個怪物,身體上沒有弱點!」他的聲音很是嚴肅,還帶著一點慌亂。

什麼弱點都沒有的怪物……他們還真的沒有見過。

藍曦若一愣,那怪物就看到了破綻,直接向著她撲過來。這一下可是不得了,她也只來得及閃進空間。

這怪物似乎對空間也很熟悉的樣子,藍曦若剛躲進空間,就看到那怪物的尾巴直接掃過來。

它……攻擊能穿透空間?

藍曦若瞪大眼睛,催動靈力就開始抵抗。她……不敢大意。這怪物實在是太邪乎,沒有人願意冒險。

夜華傲幾人也都在這怪物的不同方向進攻,但效果不大。

怪物的體型很是龐大,夜華傲他們幾個人在怪物面前看起來就像是螞蟻一般大小。這怪物隨便跺跺腳,地面都能顫抖幾下。

藍曦若深吸一口氣,望著這怪物,心裡帶著幾分害怕。

「藍曦若,若你現在能投降,我絕對不再攻擊,以後歸屬於我就好。」夢家家主雙手抱胸,趾高氣揚的說著。他的臉上帶著幾分笑意,「你大概也不想年紀輕輕就死掉吧?」

死?

藍曦若自然是沒想過,但是!她也絕對不會對著這樣的人投降!

「當然不想死,不過,我更不想的,就是投降!」她連忙躲開怪物的攻擊,整個人迅速的後退。

「吼!」這怪物屢次攻擊不成,忽然發出一聲怒吼,整個龐大的身體都開始冒出一股腐臭的味道,然後,有綠色的液體流出來,它的身子很快就被這綠色的液體所沾滿。

再之後,藍曦若他們發現,這怪物每走一步,地面上都會留下一個很深很深的烙印,不管這液體濺到哪裡,都會有一個小坑。

「小心,這液體有腐蝕作用!」藍曦若焦急的喊道,生怕有人會因為這種噁心的液體受傷。

龍王也是第一次見到如此奇怪的生物,攻擊力非常強大而且防禦力也很強,整個身體沒有一絲絲弱點。

現在還有……腐蝕性的液體?

「茉微,你小心!」龍王不放心的看了冰茉微一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