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求生的慾望之下,他當即選擇了逃跑。

望著這名木族人漸漸遠去的遁光,張玄沒有繼續追殺。

這是他最近今年之中,在木族底盤之中吸攝天地靈氣,與木族高層達成的一種默契。

一種雙方都心知肚明的默契。

只要他不去擊殺木族之人,那木族的合體期修士、就會放任他吸攝天地靈氣,就不會去追殺他。

畢竟,雙方都已經接觸了近百年了,木族的合體期修士,根本就拿他沒有辦法,而他也不想天天被追殺,想要安安靜靜的修鍊。

因此,雙方就形成了這種無聲的默契。

否則,憑藉他現在的修為,想要殺一名煉虛初期的修士,還是不難的。

畢竟,他這百餘年來,可是吸攝了堪稱巨量的天地靈氣。

雖然還沒有晉陞元丹二重境,可是元丹也達到了九丈之極限,距離突破元丹二重境,也只差了一步遙。

他現在,靈氣的積蓄早就足夠了。

只要能夠崩碎元丹,而後重新凝聚出來,那他就是元丹二重境的修士了。

可惜,崩碎元丹容易,而想要重新凝聚出來,那可就難了。

畢竟,九丈之元丹,內部蘊含的靈氣如山如海,早就不是昔日區區四十九道陰陽之力可以相提並論的了。

如果將張玄的這顆九丈元丹,從氣海之中移除,而後崩碎的話。

那爆炸的威力,將會使方圓數十上百萬里,盡皆化為烏有。

以張玄的估計,哪怕是凡人世界之中,合體期的修士,都無法輕易抵擋元丹的爆炸的威能。

當然了,在外界崩碎元丹,那也就意味著,他放棄了性命、放棄了修為、放棄了道途、放棄了一切。

在沒有到達山窮水盡的地步下,任何修士都不會怎麼做的。

「我現在沒有晉陞元丹二重境的秘法,要是崩碎元丹之中,無法重新凝聚起來,那後果……」

張玄心中微微思忖。

白陽日星系,雖然在修鍊功法之上沒有任何限制,可對於突破各個境界的秘法,卻把控得甚嚴。

哪怕以他天火符籙廠的廠長身份,也只能接觸到突破元丹的秘法。

至於元丹之後的一切秘法,都是各個家族秘而不宣的存在。

因此,白陽日星系一隻都在控制元丹修士的數量,讓白陽日星能夠多堅持數十上百萬年。

畢竟,星空界的修士,一旦晉陞元丹之境,所需的靈氣比之紫府境的修士,根本不是同一個層次的。

如果不加以控制,每個家族批量製造元丹境修士的話,那哪怕以白陽日星的體量,也堅持不了多少年的歲月。

更別提,白陽日星還要滿足,各個家族的法身老祖所需了。

不過,現在的玉河星系要征伐異世界,白陽日星系也顧不得什麼可持久發展戰略了,

開始瘋狂榨取白陽日星的靈氣,開始不斷提升各家族子弟的實力了。

這是一個機會!

在以往的和平年代,張玄哪怕晉陞了元丹境,成為家族的長老,不立下汗馬功勞,那是絕對無法輕易拿到突破元丹二重境的秘法。

可是現在,在跨世界的戰爭威脅之下,

以往白陽日星系不想拿出來的秘法,靈石、丹藥,各種各樣的修仙物資,都會如同不要錢一般,瘋狂冒出來。

估計只要自己展示出元丹境的修士,或者憑藉符籙廠廠長的身份,立下幾個功勞,那突破元丹二重境的秘法,就可以拿到了。

「歲月不饒人啊,一眨眼,就是近兩百年了過去!」

張玄掐指一算,心中微微一嘆。

他從穿越至今,也將近三百多年的時光了,而元丹境的修士,只能活三千載。

這樣算來,他以及度過了元丹修士壽命的十分之一還多。

繼續空耗在靈界,也沒有什麼意義了,反而是消耗自己寶貴的生命。

「是該回去了。」

張玄想到這裡,當即施展出追日行走,朝著遠方消失不見了。

目送張玄消失的虹光,許多合體期的木靈族修士,終於是鬆了一口氣。

「將近百年的時光,這個煞星終於捨得走了,希望以後再也不要來我族底!」

……

靈界。

風元大陸。

一座臨時開闢的洞府之中。

雖然是靈石開闢的洞府,可是各種法陣卻是一應俱全,閃爍著各種奇異的亮光,守護著洞府的安危。

而此刻,張玄就端坐在洞府之中的一張蒲團之上。

「三階上品法器——渡界金舟一架,三階上品法器——玉辰珠一顆,以及有八億塊下品靈石。」

張玄清點了自己的乾坤袋一番,立刻對自己擁有的財富,有了一個明確的認識。

渡界金舟和玉辰珠就不用說了,是他在人界就煉製的三階上品法器。

至於那八億塊下品靈石,大部分都是他在人界之時,就擁有的。

畢竟,當初他帶領人界眾生舉界飛升之時,就從他們的身上,刮出了十幾億塊靈石。

雖然,在渡界金舟橫渡靈界之時候,為了抵抗空間風暴、空間亂流,消耗的很大一部分,只剩下七億多一些。

可是在到達靈界后,他這一百年之間,也陸陸續續開採了幾個礦脈,搜刮出了不少的靈石。

當然了,他在靈界百餘年的時間,也不是全部時間都在吸攝靈氣,開採靈石。

他有時候空閑之時,也將星網之上的許多法術,粗略修鍊了一通。

五行雷法,縮地成寸,以及各種的五行術法,他現在都能用出一兩手。

「回星空界!」

張玄心思一定,穿梭門再次打開。

他沒有絲毫猶豫,一個跨步就走了過去。

…… 沈虞臣:「……那你剛剛為什麼還擔心騙不過沈修?就如你說的,告訴他顏所棲是你的好朋友就可以了。」

「這叫給我壓力,我才會成長。」雲舒安道:「所以,你媽咪在關鍵時刻,不會掉鏈子的。」

「……好。」沈虞臣鼓勵:「期待。」

「兒砸,我會讓你知道,你老媽也是很厲害的。」

這也是雲舒安一直想要證明自己的一點,她估計是聽周圍的人說,父母是孩子的榜樣。

雲舒安也立志成為沈虞臣的榜樣,以前確實證明過好幾次,可是每一次非但證明不了,事情也搞砸了,而且還都是沈虞臣幫忙收拾爛攤子。加上對於母子關係不親熱,也是雲舒安心理的痛點。

所以雲舒安立誓要努力當一個榜樣一般的媽,當然,努力了這麼多年,不用猜都知道,雲舒安自然是一點成長都沒的。這也是正常操作。

還因為沈虞臣這對誰都冷淡的性格,常年碰壁,甚至比以前還要嬌氣。

估計也就沈修在場的時候,她會有更強的底氣,才會更加的沉穩,認清作為媽的身份,才會有點長輩的姿態。

所以顏所棲第一次見雲舒安,聊了幾句也沒有識破她的性格。

而平時,雲舒安就是現在這樣。

沈虞臣也不指望雲舒安會不會成長,做她自己就好了,不過這性格跟顏所棲相處,兩人應該能相處得不錯的吧。

有什麼事,他再去其中周旋,藉此機會,跟顏所棲的糾纏就會增加,自然有利於增長感情的。

畢竟各種情意都是相處中慢慢起來的,親情也好,愛情也好,友誼也好,都需要一個紐帶好好的聯繫起來的。

這邊,沈虞臣苦苦的思索怎麼追到顏所棲,而顏所棲本人,在琢磨著怎麼表白。

要不,她電影殺青?

這是她第一次拍電影,電影殺青也是有紀念意義的。

真的可行。

雖然一開始讓沈虞臣假裝情侶去氣簡向緋,可溫知寒忽然插一腳,她提前暴露沈太太的身份,直接躺贏了。

根本無需和沈虞臣演戲在簡向緋面前作妖,他只要每天看到她,那心就開始不好受了,她還需要用什麼力?

寇南風更不要說了,還難為她提前籌謀,根本不需要好么?

畢竟寇南風的幫手安安女王那是一點段位都沒有,傻白甜到底,當然,這裏的傻白甜是褒義。

因此,劇組沒啥危機,就等著順利殺青咯。

顏所棲決定就這樣干。

第二日拍戲,依舊如同預料的那般,簡向緋一見到她,暴君的冷厲氣質蹭蹭的往上漲。

王彭也注意到這一點,要是簡向緋不在狀態,或者氣場的那個點,沒有達到他的要求,他直接讓工作人員搞一張顏所棲的海報在他面前晃悠,狀態立馬就來了。

王彭一度以為,顏所棲和簡向緋又仇。

所以有點的擔心暴君意識到自己愛上妖妃后,他會不會演出「老子要殺你全家」的既視感?

又過了一天,王彭打算讓簡向緋試一試。

他其實不抱希望,視頻素材也不會剪入正片里,相當於給簡向緋熱熱身,讓他知道,劇中的君王會愛上妖妃。

現在就是給他這個潛意識,不然到時候真走戲,可能會演不出來了。

而當場務打板喊了開始,王彭在顯示器前一看,直接都呆掉了。

。 在聽到徐丹的話后,華天王也是一臉鐵青的怒喝:「阿丹,你在胡說些什麼!快跟沈天賜道歉!」

華天王真的是被這個老友的兒子給氣死了,他也是真的沒想到徐丹竟然是這麼的坑人!

對華天王來說,比起徐丹來說,華天王自然是更看重的是沈天賜的。

不為其他的,就沈天賜的為人來說就值得華天王非常的敬重的,更何況沈天賜的才華還是那麼的絕對的天才。

而華天王之所以對徐丹好,那也完全是在給徐丹的父親徐建剛的面子。

而華天王對沈天賜好,那也純粹就是因為沈天賜的為人和實力已經是完全的得到了華天王的認可。

所以說,這就是完全不同的兩種的概念。

這邊的徐丹雖然是很熊的那種,但是徐丹也並沒有到那種絕對無腦的地步。

徐丹在見到華天王真的是有些發怒了后,他的心中也是有些害怕的。

不過這邊的徐丹自然還是一句話都沒有說,只是冷哼一聲,就直接坐在了一旁的椅子上。

「天賜,真的是不好意思,看來我是不應該叫你來這裡的……」這邊的華天王也是帶著歉意對沈天賜說。

而這邊的沈天賜的眼神之中的鋒芒也是很快消失,隨後就淡笑一聲:「華哥,沒事的,這根本就與你沒關係的。」隨後,沈天賜也是開口:「不過,華哥,你還有兩天就要開始演唱會了,所以,你一定要真的看好一些人了。」

這邊的華天王也是無奈的點了點頭,此刻的他的心中也是有些後悔,如過早知道會這樣的話,他當初真的是不應該答應老友,將他的兒子徐丹給帶出來漲漲什麼人氣的了。

這個徐丹在港島那邊,其實也算上是一個不大不小的小明星了,其知名度也是有一點的。

而且在平時,華天王也是真的沒有感覺到這個徐丹的脾氣竟然會有這麼的大。

而眼前的這件事情,也就只有慢慢的在等待處理的結果了。

而與此同時,關於這個事件卻也是在網路上傳播了開來。

昨晚的熱度還未曾散去,網路上,依舊有無數人在議論著沈天賜的歌曲。

而就在這個時候,一個錄音跟視頻卻是悄然的出現在了微博之上。

而錄音裡面的內容自然是徐丹在執法部門裡邊說的話。

而至於視頻,則是徐丹所撞人的那個視頻,於是,時間還沒有過去多久,這風波就開始轟然的擴散了開來。

夜靈貓開始在微博上進行著爆料:「港台明星徐丹在市街頭開車撞傷老農,反而還誣陷老農是訛詐於他,並且還在執法部門大罵那農民,語言充滿侮辱性詞語,語氣甚是狂言,據傳他來京城就是為了參加華天王的演唱會,而就是這樣的人,你們還會去聽他的歌曲嗎?」

夜靈貓的微博待發布后也是瞬間爆炸了開來!

以至於關於沈天賜的熱度也是瞬間就被分掉了一半兒。

相比於沈天賜的那幾首熱血的歌曲,很是顯然,徐丹的這種有衝突性的新聞才是更能引人們的注意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