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徒凡聽到電話那頭無聲,連忙轉移話題,「目暮警官,今天早上有關貓眼的報道,你看了嗎,這次的案子是誰負責啊。」

目暮警部早上剛好聽過貓眼,想也沒想說道:「搜查二課的中森銀三警官,好了,我還有事先掛了。」

好像生氣了…..

司徒凡無語,這麼大個人了,還跟小孩子計較什麼。

不過話說回來,調查貓眼的竟然不再是內海俊夫,而是換成了負責調查怪盜基德的中森銀三。

司徒凡可是知道這位中森警官屢戰屢敗,被怪盜耍的團團轉,次次都以失敗告終。

可想而知抓貓眼肯定是抓不到……

司徒凡在意的也不是這個,他是想找出貓眼咖啡廳的位置,可警視廳竟然沒有內海俊夫這個人,跟他熟悉的原著不一樣。

難道這個世界並不是所有人物都會出現?

……

下午再次拒絕了園子的邀請,昨天因為貓眼的事情,晚上沒有去帝丹小學,司徒凡打算今天早點過去,觀察一下帝丹小學晚上的情況,再決定拿走那2億現金。

離開學校后,他回家放好書包,出去吃了一頓,然後去了帝丹小學。

晚上10點回到家,第一天探測現場完畢,明天繼續。

司徒凡洗了澡,閑着也是閑着,打開電腦看看新聞信息,查一下東京各個地區,尋找貓眼咖啡廳。

在玩了一會電腦,無意中進入了某個論壇,全是英文的內容,在這個論壇里,他發現了一條關於盜賊的資料。

司徒凡帶着好奇心,點開了名為國際大盜的標題,其內容都是英文,好在他前世學過英文。

開頭就是他熟悉的人物…..

魯邦三世,國際大盜,曾經就去過法蘭西、Y國倫敦、烏克蘭……足跡遍佈數十個國家,被稱為世界第一大盜,目前沒人能捉住他。

這上面還記載着魯邦三世的兩個隊友,次元大介和石川五右衛門。

其中次元大介曾經是一位殺手,有着超一流的射擊水平,據說槍法百發百中,還精通各種武器,經常在危機關頭搭救魯邦,是一位重情重義的傢伙。

石川五右衛門,一位東京武士刀流派的傳人,所用的愛刀為斬鐵劍,據說這把劍能切開任何東西,但也有傳聞是刀法厲害,總之是一位戰力非常恐怖的人。

當然還有魯邦最着迷的峰不二子,這位大白兔御姐非常美麗,別誤會,說的是漂亮的臉蛋,她的魅力足以讓任何男人為之瘋狂,這裏友情提示,別被她的美貌欺騙,這個女人不一般,非常的狡猾,總之遇到她要打起十二分謹慎。

對了,據說這位峰不二子是魯邦的命門,要想抓住魯邦,可以用峰不二子來威脅。

哈哈!

看着信息,司徒凡笑了,在網上也有這麼逗比的人,二次元世界果然都特么不正常,就他一個人是正常的。

往下一看,第二位也是一位熟人。

大盜的資料還有怪盜基德,這位不同於魯邦,是一位充滿傳奇色彩、享譽國際的怪盜,其國際犯罪代碼為1412,盜取的東西都是珍貴寶石,迄今為止幾乎沒有失敗過。

據說這位怪盜會魔法,每次都將警察耍的團團轉,並神出鬼沒的逃離現場,可惜七年前犯下最後一次偷竊案后從此消聲覓跡。

但不久后又再次出現,可惜就只有這一次,之後就再也沒有出現過。

有傳言是退隱江湖,又有傳言說是被人殺害,總之七年沒有出現。

資料中還非常詳細的記載了怪盜基德犯罪的時間地址。

司徒凡認真看完,他記得怪盜基德是黑羽盜一,世界有名的天才魔術師,七年前的一起盜竊讓這位魔術師消失匿跡,是否活着,是個未知之謎。

因為前世看過怪盜基德,也沒有答案。

繼續往下看…..

又是熟人。

怪盜淑女,二十多年前出現的傳奇俠義女怪盜,專挑收下不義之財的大企業和大財主下手,但每次都會歸還或丟掉,想必這位淑女一定是位非常可愛美麗善良的大美女。

但可惜在二十年前忽然消失匿跡,有人說是歸隱,有人說是最後一次偷竊被人殺害,還有人說是被人抓走關起來調教了,但我相信這位大美女一定平安無事,還結婚生子了。

果然,兩年後,也就是十八年前,怪盜淑女又再次重出江湖,打擊了一夥製造假寶石的犯罪團伙,這也是怪盜淑女最後一次蹤跡。

本人很喜歡這位怪盜淑女,希望有一天能看見佳人一面,就算死也不後悔。

「寫的不錯,還挺幽默的。」

越看越有意思,大盜不下數十人,司徒凡忽然看到了貓眼的信息。

貓眼,第一次出現在東京鳥矢美術館,偷竊之前,提前寄出了預告函,這位膽大的小偷似乎非常自信,認為沒人能抓住他,也的確是這樣,第一次偷盜成功,偷走了著名畫家邁克爾·海因茨的畫,黃昏的少女。

目前貓眼的信息不明,但不難看出,這位新晉的盜賊似乎有望成為國際大盜。

後續本人會繼續跟蹤報道貓眼。

無名人。

司徒凡看到樓主名字,搖頭失笑,真會裝啊。

想了想,這個論壇還挺有意思的,他乾脆也註冊一個ID,就叫白乾。

別誤會,這是非常正經的ID。

不是你們想的那樣白乾。

。 「救命!放開我!快點兒放開我!」

趙悠悠奮力的掙扎著,叫的十分的激烈,甚至因為恐懼而帶上了哭腔。

然而她卻不知道,這樣只會讓屈建達覺得更加的興奮,眼神越發的狂熱。

霍悅榕聽的心煩,陰沉著臉走上前,一把抓住趙悠悠的頭髮,向後一扯——

「啪啪!」

乾脆利索的兩巴掌,打的趙悠悠暈頭轉向,分不清東南西北。

屈建達看的直皺眉:「你打她幹什麼?」

「叫個沒完,煩死了!」

此時趙悠悠也反映過來,冷不丁聽到母親厭惡的聲音,心裡一驚。

再一看抱著自己的那個男人熟悉的臉,絕望湧上心頭。

原以為這麼著急的找自己來,是有什麼要緊的事情。

卻沒想到……

但是趙悠悠還是不死心:「媽,您找我來有什麼事?」

「找你幹什麼自己心裡沒數嗎?」

白了她一眼,霍悅榕越發的嫌棄。

自己調教出來的小丫頭片子,居然敢踩在自己的臉上。

豈有此理!

要不是那個混蛋手裡有自己的把柄,今天非得讓這兩個不要臉的一起去死!

「你屈大哥喜歡你,你今天就好好陪陪他,聽見沒有?」

「媽?!你怎麼可以,怎麼……」

雖然心中已經有預感,但是真的聽到她親口承認的時候,還是忍不住的心底發涼。

霍悅榕卻是見不得她這幅模樣,像是自己多對不起她一樣。

翻了個白眼兒,轉身離開了包廂。

至於他們怎麼折騰怎麼鬧,那都是他們自己的事情,與她無關。

……

不知過了多久,屈建達心滿意足的從包廂走出來,衣服扣子都沒系好,臉上帶著饜足的笑。

去到隔壁房間,果不其然,霍悅榕正在裡面休息。

「寶貝,等久了吧。」

屈建達湊上去,剛準備一親芳澤,就被她一巴掌拍了回來。

「臭烘烘的,離我遠點兒!」

此時屈建達也已經心滿意足,自然不會太多計較。

嘿嘿一笑,繼而說道:「你放心,答應你的事,保證讓你滿意。行了,我先走了,完事給你打電話。」

說完他笑嘻嘻的起身離開。

霍悅榕獨自坐了一會兒,嘆了口氣,起身去到隔壁包廂。

房間里,趙悠悠剛穿好衣服,臉上猶自掛著淚痕。

見到她的身影,眸中閃過一抹恨意,稍縱即逝。

轉眼又是如往常一般怯生生的模樣。

見狀霍悅榕突然有些於心不忍,清了清嗓子說道:「我知道你不願意,但是這也是沒辦法的事,他手裡握著我的把柄,我沒辦法拒絕。不過你放心,等到事成之後,你就能享福了,到時候收拾他還不是輕而易舉,想怎麼報復就這麼報復。」

「我知道的媽,您也是迫不得已,我不怨您。」

趙悠悠默默流淚,越發的顯得柔弱可憐。

霍悅榕嘆了口氣,上前又安撫了幾句,這才帶著她離開。

走在前面的霍悅榕沒有看到,身後嬌弱女人的眼中,瀰漫著怎樣濃厚的恨意。

若是化為實型,大概可以將她徹底淹沒……

。 徐北辰根本就不知道,他原本的猜想其實沒有錯。

對方在看到昆烏石,並且知道他真實身份后,確實準備殺人奪寶。

即使是貴為太子殿下,在他們這些修真者眼裏,也不過是一介凡人。當然,若是身處離京城,他們自然不敢有多餘想法!

因為,幾乎所有修真者都知道,大離離京城有修真者中的強者坐鎮。甚至據傳說,大離皇宮還有兩位隱世不出的化神期修真者!

而離開了京城的太子,就等於失去了保護。因此,在剛才他們便想立刻動手殺人奪寶!

但就在有這個念頭準備行動的剎那,蒙眼男子也就是李化元耳中,突然響起了一個老者的聲音。

「爾等大膽!」

這聲音在中如同炸雷般響起,驚的李化元差點就將手中的胡琴,其實是他的法器掉在地上。

他只是築基中期修真者,用微弱的神識掃了一圈,竟然沒有發現這道聲音從哪裏傳來。更不要說發現聲音的主人!

憑藉這道聲音蘊含的深厚靈力,他可以大概判定對方是結丹初期甚至以上的修士。

而就在他想到這一點的時候,那道蒼老的聲音再次響起。

「爾等若敢放肆,便叫爾等灰飛煙滅!」

由此,李化元已經可以斷定,對方應該是暗中保護著太子殿下的。

心頭驚駭,幸虧沒有出手。否則,他和這幾位師妹恐怕就要隕身於此。

而在修真界中,每一個境界都有不可逾越的差距。就比如他這區區築基初期,即使是面對築基中期或後期,也只有逃命的份兒!更不必說,高出一個境界的結丹期修士。

殺了他們這些區區築基期,簡直如同碾死一隻螞蟻一樣簡單。況且他這幾位師妹只不過是練氣期後期!

於是,他便暗中和幾位師妹傳音,讓她們不要動手。

也因此,才會有了現在這一幕。

徐北辰並不知道這些,聽了李化元自報家門身份,便客氣的稱呼一聲。

「原來是李仙人。真是有幸!」

徐北辰說到這裏,停頓了一下還想再說什麼。可就在這時,異變突生!

只見那紅紗女子邪魅一笑,身影一個模糊就閃現般的,到了他近在咫尺的跟前。

在還沒有等人有何反應,這紅紗女子伸手狠狠一抓。一把抓下徐北辰手中的香囊!

很明顯,此女想趁其不備搶走昆烏石。

徐北辰即時反應再快,也比不上這身為修真者的女子。

李化元見女子竟然不聽自己命令,敢搶昆烏石。心頭大怒,怒喝道:

「朝露,你敢!」

與此同時,便想出手阻止。可還是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