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靖柔說道:「你這一路是買了多少東西呀,府里就沒有你落下的。」

林萱抿嘴一笑,偷樂道:「很多是太爺爺付的銀子,我摳他的私房錢呢。」

這話說得他們愣住了,同時心想:用太爺爺的銀子買東西做人情是不是不太好?

「這話出去就不要說了,否則平白惹出許多事。」劉靖柔叮囑了一句。

一旁的林敏浩也是連連點頭認同母親的話。

看來妹妹出去一圈,個子是長了,但是腦子還是那麼單純。

「知道了,母親放心,在外我才不會說呢。」林萱接着又道:「用太爺爺銀子買的東西送人,太爺爺是知曉的。」

。 莫笛正在書架旁邊。

她臨走的時候,都會拿一本書。

過幾天來的時候再送回來。

這似乎成了她跟司聿衡之間的一個默契。

「什麼東西。」

司聿衡來到了書桌前,他拉開抽屜,從裡面拿出來一個深藍色的絨盒。

對於珠寶世家出身的莫笛來說,一眼就能看出來這是一個珠寶絨盒。

她從小就泡在珠寶堆裡面長大,什麼珠寶都見過。

「不值錢的小東西,這是我自己切的一塊紫水晶,我以前身體還好的時候,跟著朋友去水晶原礦上拿到的一塊原石,我自己切割的,做了一個墜子。」

莫笛拿在手裡,「是送給我的嗎?」

司聿衡點頭,他看著她的神情,似乎是怕她不喜歡,畢竟她從小見得多了,他覺得自己挺糟糕的,想要給她一個驚喜的禮物都沒有。

莫笛的眼裡露出光,「我喜歡,謝謝你。」

「喜歡就好。」

莫笛將絨盒寶貴的放在自己的包里,她離開了卧室,下樓的時候,腳步輕快很多,在這一段時間,她對司聿衡產生了濃重的興趣。

興趣,就是對一個人喜歡的開始。

或許,嫁到司家的生活也會不錯。

她開始希望司聿衡能夠好起來,她甚至希望這樣的時光能夠漫長起來。

一輛黑色的路虎停在司家門口。

司若風從車上下來,他將鑰匙丟給了傭人,大步走進去。

所到之處,傭人低頭,「二少爺。」

男人邁著修長的腿走進了客廳,莫笛正好從樓上走下來,兩人目光相撞,司若風一眼就能認出來,面前的這個女孩就是莫笛。

他放緩了腳步。

莫笛聽著傭人喊了一聲『二少爺』這才抬起眸看著司若風,這個人的長相,跟司聿衡太像了,幾乎,一模一樣。

她早就聽說,司聿衡跟司若風是雙胞胎,兩人五官極其相似。

不過,這個司若風看上去第一眼,雖然跟司聿衡的長相一樣,深眸高挺的鼻樑,但是目光要深沉幾分,而司聿衡有一種如玉的溫潤跟清透感。

一個像玉。

一個像冰。

司若風要上樓,莫笛側開身準備讓他上去,司若風在她身邊停下腳步,他的聲音沙啞低沉,如同昂貴的大提琴,「莫小姐。」

莫笛深吸一口氣,「二少爺。」

「莫小姐這是準備要離開嗎?」

這個人的目光帶著很強的探究性,似乎在用目光撥開莫笛的皮肉打量裡面的骨頭,莫笛只覺得從頭到腳一股子冷意。

她背脊有些發顫,短短几分鐘的相處。

她就對司若風沒有什麼好感。

「嗯,聿衡哥準備休息了,我也要離開。」

司若風移開了視線,大步走上樓梯。

莫笛深深的呼出了一口氣,拍了拍胸口。

司若風走到二樓,唇角露出一抹輕笑,低低不屑,「這就叫上聿衡哥了,看來,江秋蘭布置過來的人,倒是會玩。」

他走上三樓,平叔看著他,「少爺,你回來了。」

「聿衡怎麼樣?」

「莫小姐走了,少爺應該睡下了。」 抱歉!…

章節內容獲取超時……

章節內容獲取失敗……

→→→重新轉碼,刷新本頁←←←

如果無法點擊上方鏈接刷新頁面,請手動下拉刷新本頁或點擊瀏覽器刷新按鈕刷新本頁。

如果你刷新2次還未有內容,請通過網站尾部的意見建議聯繫我們,我們會在第一時間修復!

馬甲遍布修真界最新章節、馬甲遍布修真界藤原欣、馬甲遍布修真界全文閱讀、馬甲遍布修真界txt下載、馬甲遍布修真界免費閱讀、馬甲遍布修真界藤原欣

藤原欣是一名出色的小說作者,他的作品包括:Mafia渣男手冊、馬甲遍布修真界、系統成人指南、

。 「行了,吳大奎別在那裏裝聾做啞,這事兒你找不着人家江小小同志,她什麼都不知道。」

劉大壯一拍桌子,指著吳大奎的鼻子,看起來就要開罵。

看吳大奎那一臉的委屈,江小小也不知道這到底發生了什麼,只好站起身。

「劉場長,既然是讓我來開會,能不能我問一問咱們到底是關於什麼事情的?」

劉大壯扭頭對着江小小立刻換了臉色,簡直和川劇變臉一樣,讓江小小啼笑皆非。

「江小小同志,今天讓你來開會,就是討論關於咱們墾青農場建立種植園蘑菇合作社的事情。」

其他人一聽這個話題被提起來立刻踴躍的發言。

「江小小同志你不能光顧著13生產隊,墾青農場可是有13個生產隊,我們其他生產隊也窮啊!大家都吃不上飯,可是不能光讓13生產隊一個人佔了便宜。

他吳大奎做出什麼功績?蘑菇他又不會種,要不是靠着江小小同志,13生產隊能像現在吃香的喝辣的?咱們可是個大集體,不能光顧13生產隊這個小集體。

江小小同志,廣大的墾青農場的其他社員們也期盼着你能把圓蘑菇種植的方式推廣開,讓大家得到收益。」

「對,他吳大奎一個人偷奸耍滑,江小小同志那是咱們墾青農場的財富,不是他13生產隊的私人財物。13生產隊已經搞開大棚,可是起碼你們吃肉也得給我們喝點湯吧。」

「你說你們那裏修了水庫,就已經佔了天大的便宜,看看我們其他生產隊,今年糧食都分不到200斤。」

「市裏面的罐頭廠,那合同不能光給13生產隊,也得給我們大家呀!」

「我們可是聽說了,13生產隊第二波大棚已經開始在建。」

「也得顧及顧及其他的父老鄉親。」

你一言我一語,江小小總算弄明白了,原來還是在圓蘑菇上面。

她是真沒想到圓蘑菇種植會引起巨大反響,當時只是考慮到大哥他們那個村子的獨特性,才提出的。

不過江小小忘記了他們周邊的縣有不少罐頭廠,除了蘑菇種植以外,其他就地取材的也沒什麼。

也難怪大家都急了,畢竟現在搞大棚種植,基本上屬於一個空白項目。

畢竟現在都是搞大集體經濟,哪一個集體敢投這麼多錢去做投資,畢竟這裏面需要方方面面的顧及到。

差一點兒都會出問題。

現在可不允許私人經營,大多數都是搞的集體經濟。

也就是說公對公。

罐頭廠合同可以拿出來,但是得保證底下的技術支持。

目前來說,種植圓蘑菇大概技術支持只有自己這塊兒有。

就算是有些村子掌握了圓蘑菇的種植技術,可是那也是零零散散,成不了氣候。

像他們這種大規模的大棚,種植的確是還沒有形成規模。

也難怪了,別看這圓蘑菇一次收割,可能一個村民只能分到八塊到十塊,問題是圓蘑菇一年下來可以收割6~8次,當然如果種植的快的話,說不定平均一個多月就能收割一次。

一年下來,每個村民手裏能拿到百八十塊錢,這可是一筆巨款。

其他地方的農民一年工分到頭已經能掙到一百多塊,可是他們這裏地處偏僻,土地貧瘠,農民一年到頭糧食都吃不飽肚子,更不要說能掙到這麼多的錢。

大家聽說了這個消息自然都着急,各個生產隊為了社員考慮。

肯定到農場來鬧騰。

這也是這一次開大會的緣故。

「各位生產隊長,劉場長,你們先別着急,你們真的冤枉我們吳隊長,我們的吳隊長是一心為了大家。一開始弄這個的時候,畢竟帶有風險,總不可能立馬就推廣。

吳隊長的意思是,先拿我們生產隊作為一個試點,看一看有沒有可行性,如果創造了收益,和罐頭廠能達成協議,而且技術真的可以有效的支持,那麼再跟大家說進行推廣。

畢竟一開始讓每個生產隊投資一兩千塊錢去蓋大棚。你說你們會同意嗎?社員會同意嗎?

我們吳隊長沒有任何的私心,是一心一意為了大家考慮,身先士卒,拿我們13生產隊作為一個示範。」

這番話立刻讓吳大奎用力的點點頭,非常感激江小小為他說話。

實際上他也知道怎麼會沒私心呢?

他也是希望他們13生產隊能夠超過其他生產隊,讓村裏面能夠過上好日子。

誰先帶頭喝頭道湯,當然能吃上肉。

劉大壯滿意的點點頭。

「聽江小小同志這麼說,我們才知道,原來吳隊長是為大家承擔了這麼重要的責任。行,既然吳隊長這麼身先士卒,為我們大家淌了這麼一趟渾水,我們大家一定得給吳隊長一個公平的待遇。

我保證給吳大奎請功,就是江小小同志,你看現在試點也已經試出來,看起來有效可行,要不然給所有生產隊推廣一下,讓大家都把大棚建起來。

蘑菇種植,大家都去種。

這樣不光縣裏的罐頭廠可以供應市裏的,省里的罐頭廠,我們也可以供應。

也讓他們看看,誰都說我們這墾青農場窮的屎殼郎都沒有褲子,我要讓他們好好看看,我們墾青農場山疙瘩裏面也能飛出金鳳凰。」

「這樣吧!我們13生產隊馬上要建第二批的大棚,各位生產隊長回去可以安排你們的學習人員來我們農場進行實地學習,從建大棚到蘑菇種植,我們會手把手的教你們。

如果有任何問題,也可以回來向我們的技術人員請教,我們絕對知無不言,言無不盡,保證大家都在蘑菇的種植上面得到收益,同時也希望劉場長儘快和縣裏,市裏的罐頭廠聯繫。

光是縣裏的罐頭廠,想要吃一下我們13個生產隊的圓蘑菇,恐怕有點吃力。後續的供貨問題,咱們還是得儘快安排好,不能給社員同志造成巨大的損失。」

江小小這麼說,也是希望後續的供貨要成為鏈條,畢竟現在可是集體經濟。

所有的單位都是以集體為單位。

。 /就看這個姿勢,就知道可能不是隨便擺擺樣子。*膜拜大佬/

/期待,這已經是主播身邊第四個崽崽了,後面是姐妹花,想看。/

/現在還是人家壯壯的直播,你們不要說那些,也太不會看地方了。/

/都在說什麼?總之每個崽崽都是期待+期待就對了!/

壯壯說完就沒有再看直播間彈幕,他本來也不是那種喜歡熱鬧的人,現在讓他在這裡,做原來的事他還可以,和小小他們一樣,就有點難了。

不過好在,旁邊有我們的教授秦大佬,壯壯抬起頭,求助的看了看秦鎮,就被摸了頭。

「秦爺爺。」

「在壯壯注意不到的地方,我會給你們講解,不過我覺得,你們應該沒有那麼傻才對。」

直播間觀眾:感覺有被內涵到……

/好熟悉的感覺,哦,是我們老師對我們嫌棄的感覺了。/

/天下老師一樣毒,話說的都是一樣的扎心。/

/大概也只是說我們而已,你看,大佬說起主播和壯壯就沒有一點不滿。/

/原是我不配!/

/也不知道跟著這樣的教授,要有多大的心理承受能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