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實是菲亞斯等魔族不屑學習一門「低等動物」的語言,此時已經覺得紆尊降貴,在這個骯髒落後的地方着實有點後悔,不過角色扮演的新鮮感還是讓他忍耐了下來。

想當年,維烈穿上一襲黑色的魔法袍,裝模作樣地拿着幾件艾斯嘉出土的道具在人界溜達一圈,就被聯軍冠以「黑之導師」的稱號,擺脫了「炎之幽鬼」那麼難聽的原名,那他有樣學樣地也來轉上這麼一回,用異能殺掉更多人,假以時日,這個世界也會給他冠上一個威風凜凜的名頭了。

「客人,請問要點什麼?」老闆走過來,驚艷的視線留連在水之幽鬼臉上。

瞥了一眼,菲亞斯嫌棄他手上的菜單太油膩,加上看不懂艾斯嘉的古語更看不懂現代的中文,傲慢地揮了揮手:「你給我念就是了。」

老闆樂意為美人服務,菲亞斯邊聽邊皺起眉頭,「酥皮濃湯、酒煮魚、克里斯燉牛肉、西式風味烤羊腿……都是沒聽過的菜,好吃嗎?」老闆連連點頭:「當然當然!別的不說,光酒菜,本店就絕對是以諾數一數二的!」

「好吧,就上你剛才報的那些。

肖恩惦記着楊陽之前那句話,加上又聽到了美食,滿心不甘,也不理會菲亞斯,連聲道:「為什麼幽靈就不能吃飯?太不公平了!還有,我現在這個樣子算是幽靈嗎?」

「嗯……我對亡者的分類也不是很清楚。」楊陽冥思苦想,好在她看的書多,有些原理可以推測出來,「我記得那位將領把怨氣分給你,然後你就實體化了,可能怨氣也是一種死靈魔法的能量。也許那份能量用完了,你就會變回幽靈。」

「什麼!」希莉絲大叫,比當事人還緊張。肖恩垂頭喪氣,像聽到了世界末日。昭霆卻不管幽靈的心情,繼續埋首大嚼。

希莉絲瞥了眼面前吃得差不多的飯菜,對肖恩道:「走嗎?」

「啊?」

「出去買衣服。」

「哦。」肖恩反射性地看向餘人,楊陽露出微笑:「我們有點累,不去了,你們倆好好玩吧。」耶拉姆怔了怔。

昭霆一邊努力咽下嘴裏的東西,一邊揮動手臂,含糊不清地道:「等等我!我也去!」

「你去幹什麼,你又不買衣服,乖乖回房裏睡覺,你剛剛不是在打嗑睡嗎。」楊陽用溫和的語氣鎮壓友人的意圖。

希莉絲拋給她一個感謝的眼色,執起青年的手:「走吧!」拉着他往店外跑去。

「楊陽,她……」耶拉姆看見那個眼色,恍然大悟,指著兩人離去的背影,詢問地望着黑髮少女。後者點頭表示肯定。

「……肖恩不是活人啊。」

「我知道,我想…希莉絲也明白,她既然表現得這麼明顯,就代表她下定決心了,我們也只好祝福。」楊陽輕輕嘆了口氣。耶拉姆默然,眉間還是有一絲不贊同。昭霆滿頭霧水,聽不懂兩人在說什麼。

哎呀,不會吧。冷眼旁觀的菲亞斯掩不住驚訝的神情,沒想到會發生這樣的事,那女孩恐怕要失戀了,我記得肖恩·普多爾卡雷生前可是有個戀人的,叫什麼來着?貝爾妲還是貝姬?反正有個貝字。

不過話說回來,他喪失記憶,這段戀情也不是全無指望。

。 「死神?」

莫如一邊滑動著手機屏幕,一邊翻看著死神的圖片。

見莫如專註的模樣,戴安琪感覺自己應該說些什麼。

她動了動嘴唇,可好半天後才勉強擠出一句:「手機不錯。」

這款摺疊手機確實非常不錯,雖然是國產的,可無論是價格或是性能,都凌駕於水果機之上。

莫如頭也不抬的回了句:「客戶送的。」

確實是客戶送的。

那個客戶的手機中了病毒,每逢半夜就會播放去世母親的說話聲。

刷了幾次機都不管用,因此客戶堅信自己的手機鬧鬼,非要讓莫如將手機拿走扔掉。

莫如原本就不是什麼有原則的人,當即同意了客戶請求,不但贈送了對方一場法事,還順便畫了一張護身符。

這個世界上哪裡有鬼,聽說這手機是別人送的,估計是被人在晶元上做了什麼手腳。

莫如現在還沒有拆機修復的水平,因此只能任由手機繼續半夜說話,權當聽歌了。

聽到莫如說手機是客戶送的,戴安琪的臉色倒是更好了幾分。

能送這麼貴的手機,莫如應該是個很厲害的大師。

有了這些信任,戴安琪眼中的莫如已經開始閃閃發光。

莫如的嘴角微微挑起,見鬼是大腦對視覺的一種欺騙,只要戴安琪願意信任她,她就能幫戴安琪解決見到死神的問題。

就怕戴安琪不信任她,那麼不管戴安琪後面碰上什麼事,都會自發的向死神身上靠攏。

繼而影響自己的潛意識,讓她自己堅信她看見的東西就是死神。

莫如的手指在屏幕上慢慢的滑動,看著莫如悠閑的動作,戴安琪也越發的安心,竟還捂著嘴悄悄的打起了哈欠。

天知道她有多久沒有好好睡過覺了。

就在戴安琪迷迷糊糊就要睡著的時候,忽然聽到莫如溫柔的聲音:「你看是這樣的死神么。」

戴安琪伸頭看去,卻發現圖片上是一個穿著黑色兜帽斗篷的骷髏,他的手上還舉著一把巨大的鐮刀。

莫如的手機屏幕很大,因此屏幕上的骷髏,被清清楚楚的展示出來,戴安琪先是尖叫一聲,隨後迅速用手捂住了臉,瘋狂大喊:「就是他,就是他!」

這些天站在她床邊的,就是這個東西。

每逢午夜時分,她都會迷迷糊糊的驚醒。

而後,她便會清楚的看到站在自己的窗邊的死神。

死神並不是完全靜止不動的,每天晚上,死神手中那把寒光凜凜的鐮刀都會比前一天抬得更高一些。

就在昨天晚上,那把鐮刀已經被死神舉過頭頂,似乎隨時都會落下來。

戴安琪也曾對媽媽說過這件事,可她媽媽卻認為,這一切都是因為戴安琪的心裡壓力太大導致的,並應承女兒,一定會過來陪女兒過周末。

可戴安琪卻並未感覺到自己被安慰道,所幸她在學校也交到了幾個好朋友。

感覺自己危在旦夕的戴安琪,終於將困擾自己這麼多天的苦惱說了出來。

就算她真被死神帶走,也應該有人知道她是怎麼死的。

原本她以為自己會被同學嘲笑是妄想狂。

卻沒想到,小夥伴們竟然七嘴八舌的為她介紹了這個傳說中的小莫大師。

她原本以為,莫如會口若懸河的為她講各種關於抓鬼的豐功偉績,並趁機推銷給她一些平安符之類的東西。

卻沒想到,這小莫大師由始至終都是一副雲淡風輕的模樣,倒是讓她莫名的安心。

莫如輕輕拍了拍戴安琪的肩膀,順便將手機的摺疊屏合上:「你知不知道,人看到的東西,不是眼睛決定的,而是腦子決定的。」

戴安琪疑惑的看著莫如:「什麼意思。」這小莫大師,是不是在說自己是神經病。

看出戴安琪眼中的抗拒,莫如繼續向戴安琪詢問情況:「你是怎麼知道那人是死神的。」

顯然沒想到,莫如竟然會問出這麼奇怪的問題,戴安琪被莫如問的一愣,可還是認真的回答道:「我見過死神的模樣,網上有很多,有一次我還被突然跳出來的圖片嚇到過。」

這話說完后,戴安琪生怕莫如會說她這是心裡作用,趕忙補充道:「但我保證,我是真的看到了,他就站在我床頭。」

莫如再次拍了拍戴安琪的手:「我相信你,我只是好奇,為什麼你能在晚上看見他。他發光么,而且你總說他手上拿著會反光的鐮刀,鐮刀反的是哪裡的光,你晚上睡覺不關燈么。」

曾經被圖片嚇到過,這個圖片確實有可能被大腦深刻記憶。

在某些特定環境下,就會自然而然被人回想起來。

戴安琪的臉色再次變得慘白,因為她正在努力的回憶那些細節。

終於,她驚恐的瞪大了眼睛:「月亮,是月亮,他反的是月亮的光。」

莫如鼓勵的對戴安琪點頭;「你晚上睡覺不拉窗帘么。」

戴安琪渾身都在發抖:「我拉,我保證我拉窗帘了。」

莫如再次點頭:「你左右兩邊都有人家居住么,有沒有可能是鄰居把你的窗帘拉開了?」

戴安琪瘋狂搖頭:「不可能,我家在十八樓,陽台和窗戶都有防盜網,而且與其他家的陽台並不相鄰。死神就是憑空出現的,他要帶我下地獄。」

莫如伸手給戴安琪順氣:「你冷靜一點,除了窗帘之外,你還看見什麼了。」

從戴安琪的解說來看,到真心像是靈異事件。

戴安琪已經嚇得臉色發青,嘴發紫,身體也在不斷抽搐。

所幸她還抱有最後一絲理智,知道莫如是來幫她的。

於是,她一把拉住莫如的手:「心跳,我聽到很重的心跳聲,這個算不算。」

莫如微微挑眉,人在遭遇劇烈的恐懼時,心跳是會加速的。

戴安琪現在看起來,倒真像是魔怔了。 另外在一年多來整個南疆軍在地獄式死亡特訓的磨鍊下,也有了真正如那一千人虎豹騎的六成的實力,老實說葉缺對於這種成績已然感到相當的放心了,在半精靈谷中的石陣空間地,像現在一千個虎豹騎就在這個空間中修鍊,連同葉缺追追風三人,相當隨侍在側的還有侍魂衛,這十二個除了衛撩及無忌掌管情報局外,剩下的十個人都是原先的成員,再補進兩個資質優秀的人後所集合而成的,另外半精靈半獸人兩族有意從軍的人。葉缺另特別編製神弓營及突擊營,所有訓練項目同南疆各部隊,神弓營著重弓騎,突擊營著重突騎,由於有迴風谷的改良馬,所以馬的質量及數量均不成問題,原本一個軍正式成員五千人,後備五千人,現在全擴編為一萬人。九個軍長全升任旅長,下設軍長兩名,由各旅長任命,而半矮人則加入兵器廠及製造廠,由於有善於制器的半矮人加入,所以南疆的生産力已提高到了一個高度。

時間就在訓練及建造中又到了兩個年度的交接,在這兩年多南疆已然變的換然一新,所有的交通網路已全部鋪設完成,天然成已完成了內部兩層的建設,最外層大約在半年就會俊工,現在已有一些百姓入住到戰天城內,而葉缺等人也開始搬到了戰天城辦公,現在永安城由端木傑的第六旅所駐防,原天封關由仲達的一萬民兵負責,民兵是附責各城及各地的地方治安的現在整個南疆民兵共有十萬人,統領共有十人都是由仲達所提拔的人才。

兩年的努力使得糧食武器倉庫已達百分之五十的封存,意思是有一半的倉它滿滿都是東西,而入們都歌功頌德讀揚葉大人如何好,皇帝陛下如何英明可以派這麼一位英明神武的大人來領導。

「小六子,這一年如何啊?」一個由北方來探視朋友的人。

「當然好了,在葉大人的領導之下…」總之一句話好啊!」一個叫小六子的人口水亂噴的說道又一些小市民在茶餘飯後聊天。

「這兩年多虧了葉大人的仁政,才使得本來不受重視的南疆地區,變成今天的榮景。」

「對啊,我們今年一家過的可舒適的呢,」「沒錯,葉大人是我們的福星!」

「可是我聽說他是二公主的裙帶關係才…哎啊!」一個見不得好的人還沒說完話就被眾人給打扒在地上了。

「叫你說,叫你說…老婆別拉那快,再讓我踹個兩腳!」一道路人「見義勇為」的往上踹了兩腳。

就在年關將近時,傳來一個相當不好的消息,這時葉缺正在房中修鍊,當他修鍊完畢后,雨倩在房中對他說,「葉缺,南邊的苗,蠻,巫三族起兵十五萬,現在正進攻永安城,仲達要你馬上去議事廳。」

「嗯,對了倩兒,你把追風,驚雷兩人一同叫去。」

議事應就在整個領主府的最前方,而葉缺的房間在最中間的位置,要到議事廳途中就會經過一個超大的演武場,而葉缺走過去不過一分鐘的事的光景,而一般人則要花去近二十分鐘。

等葉缺進到議事廳后,在廳內的眾人則齊身立正道:「長官,」葉缺緩步走進並說道:「好了,大家坐。」葉缺坐定后就道:「這次三攀的兵叛,事先怎麼沒有收到消息?」

「對不起,大人,是情報部的失職!」衛療低頭道,這種事實在讓他這個情報頭子相當的沒面子。

「我不是追究什麼,告訴我事情的經過,」葉缺道。

「是,本來我們就針對三族有進行監控,但是由於事發前我方的探子,被永安城內的叛徒給做了,所以對狀況的掌握遲了近三個小時,我方才查覺不妥,所以…」

「好了,我說過,這裡大部分人都是第一次當差,所以就算了,但是絕不允許下一次!」葉缺帶了眾人來到長桌旁的地形圖道:「這次叛軍起兵十五萬共分三路,左路三萬由苗族族長貝豪統領,右路三萬由蠻族族長華倫,而中路則由巫族族長黑格爾統領。」

仲達受到了葉缺眼神的示意於是接著道:「這三路,左右兩路的統領都是兩個光有武力,但是智略平平之輩,而我軍要注意的就是巫族的統領黑格爾,此人不但有勇有謀,並且善長巫術,是我軍要重點注意的人。」

接著仲達指著永安城附近道:「接下來我們看,永安城而向南疆群山,中間大約有段不短的距離都平坦之地,所以現在就有叛軍共八萬人圍住,左右兩翼則游弋於城側,以防有人偷襲中路軍,現在端木將軍傳信要求援軍,信中說道可在支持五天,五天不到永安就會失守!」

葉缺道:「仲達你可有什麼良策?」

「大人,在你出來之前我以派了羽將軍及星將軍各率本部人馬先行,現在就有大人親率五萬人退敵而戰天城這邊就由白起將軍負責,我先命兩位將軍先在兩側以擾敵之法,慢慢的吞掉這六萬軍,以我方的戰鬥力,吞掉這個是早晚的問題。」

「嗯,白將軍,這裡就交給你了。」

「好,奇傑率第二軍做為先鋒,蒼風及雷傑為左右翼軍,仲達為後軍,追風及驚雷兩人隨我左右,同我一起殺敵,如今這一戰將成為虎豹騎重現輝煌的第一個戰役,既然蠻子不想活了,我們就拿他們來祭旗!」葉缺拍案而起道。

「是,大人」眾將齊聲道。

而在永安這邊,正被叛軍給團團圍住,並且還有人在城人破壞,所以端木這些天搞的焦頭爛額。好不容易把破綻住了,這才使的永安的情況不致於內外交困,而這時叛軍又在攻城了。

「快來人,這邊給我補上,不要讓敵人站上牆頭,給我砍翻他們!」端木傑扯著喉應叫道,他的手也不慢的一支一支的弓箭從他的手上發出,沒入敵人的胸口,他從叛軍攻城到現在已三天沒問眼了,不只是他,他手下們也都沒有休息。

敵人一波接一波的攻擊,現在壓城中已堆了不下二萬多具的屍體,大部分都是叛軍的,而端木傑的軍隊也死亡了一千人,重傷五百人。

「該死!這些該死的蠻子好像人命不值錢似的,一波接一波的,希望老大的援軍快點到來,小九叫後備隊上來替下城上的兄弟,快點!」端木傑不愧為葉缺身邊五個人的智囊,也多虧了他才能守了這麼多的日子,要是其他的人就不一定了。

「再把城上的箭矢及石頭,熱油多準備一些,快一點,那些蠻子就快要再一次的進攻了。」「是,將軍!」一個端木的親衛領命后,馬上執行長官所下的命令。

「老大啊,你再不來…唉!」端木就算再聽明也是個二十歲左右的小夥子,也是個第一次上場的新兵罷了,能做到這樣也足以令他驕傲了,虎豹騎本就是騎戰為主,雖然各種兵戰皆通,但是守城還是讓他們給悶了一肚子的氣。

當永安城正打的熱火朝天時,這時奇傑所率的一萬先鋒軍經過了三天的急馳時,終於遇上了由族族長華倫所率的三革右路軍,蠻子一看己方人數多,沒多話就發起了衝鋒。

而奇傑也不羅嗦也迎了上去,虎豹騎這些人算是再次出現的第一戰,所以打的有點生疏,但是愈打愈是熟練,但是打不了多久就呈現人數上的差距了,於是奇傑下了命撤退。

華倫一看敵方不是自己的對手頓時把出征前黑格爾對他交待,只要把南疆的援軍擋住不可追擊的命令了,給嚇到到腦後去了,馬上就下令追擊,他一個人策馬狂奔在軍前當榜樣,於是兵卒們各個熱血沸騰,呼喝著也跟著他們的主帥一樣狂奔。

只有黑格爾派給他的軍師覺得不太對勁想要給他建議,但是正當要說時華倫就已不見人影了。

那名軍師氣得青筋直冒,最後只能全身無力且無奈的派人通知黑格爾,他也追了上去,畢竟陣前棄帥是要叛重罪的,雖然隱隱感覺不對勁。

當他追到了一個谷地時,他終於查覺有些不對,他看了周圍,這個谷地兩邊的山丘趨於平坦,整遍的草原,並沒有可以藏兵埋伏的地方,於是放心的追了進去,返正他所帶的都是騎兵,只要一不對勁,就可以回馬曉頭,

當他追進谷地時,只見奇傑率兵排成鋒矢陣準備衝鋒的姿態,而當他看向奇傑身後的一萬名虎豹騎時,他頓時覺得這支兵馬不是剛剛和他們對陣的那支,,但是他仔細一看還真的是剛才那一支呢,這不奇傑左邊第三個剛才和他對陣的那個士兵的臉上還留有被他劃過的痕迹呢。

這是華倫頓覺的真的不對勁了,正在猶豫要不要退兵時,那名軍師追了上來,趕緊和他陳明厲害,於是華倫馬上就要下令退兵出谷地了,但這邊奇傑會給他機會。

「兄弟們,殺!」答案當然是否定的,一萬名黑衣黑甲的虎豹騎頓時暴出令人害怕驚天的殺氣,撲天蓋地的向蠻兵這邊壓了過來。

「天啊!拼了,就這一萬名我怕個鳥啊!」正當他說完時,他覺得兩側的地面上傳來的震動越來越大,他定睛看著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 理智的思維很快平復了激動的情緒。

李維知道,這種話,他現在說出來基本就相當於口嗨,不切實際。先不說神魔兩族是他的最大威脅,就是玩家這一關,他都不一定能順利邁過去。

若是能將魔戒完全解封或許還差不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