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的無上劍道已成,是時候與雄霸一戰了!

……

天山,高聳入雲,乃天蔭城一帶群山之首,此處存在着一個威震武林的一代大幫——天下會。

天下會的總壇正是設於此天山之巔,壇舍倚山而建,雄偉巍峨,氣象萬千,令人嘆為觀止。

數年之前,雄霸創立天下會,經得江湖相師泥菩薩指點,得了聶風與步驚雲,於是天下會一舉擴張起來,一發不可收拾。

但近日來天下會的局勢又發生了變化,蓋因風雲叛出天下會,並且重傷雄霸,令天下會人心惶惶。

而且雄霸已經閉關一月之久,依舊不見出關的跡象,恐慌的情緒自然更是蔓延開去。

而今日,更是有一尊絕世人物直接殺上門來! 美術部同樣屬於對環境要求比較苛刻的社團。

因此按照學校規劃,社團活動室被分配在了四樓。

順着樓梯到了四樓走廊,嘉神奈拽著大傲嬌有意多等待了會。

直到身後響起緩慢的腳步聲,這才重新扭頭看向她笑着打起招呼。

「喲,又見面了白川同學。」

「呵~」

「小心思的嘉神同學。」

此時的白川綾顯然已經從剛才的情緒中緩和過來。

清冷的目光帶着一絲高冷味道,眼眸居高臨下的掃視一番。

嘴裏不經意間發出冷笑。

不過即使如此,在走下樓梯后很自然的並肩在旁。

努力將嘴角的弧度隱藏下來,以便維持高冷形象。

「接下來是什麼安排,目的地以及旅館都預定好了?周圍的名勝古迹有哪些,除了看海還有什麼額外活動?」

既然社團活動的目的地處在千葉縣外。

提前做好這方面的調查,當然也是理所當然的事。

不過即使如此,想要回答出這一系列的問題回答還是有些費勁的。

可用來小小報復這傢伙剛才所作出的行為,顯然也是正好不過的程度。

然而…

白川綾的計劃顯然無法得逞了。

「事實上這些問題我都不知道,只是知道我們會乘坐大巴過去而已。」

嘉神奈攤了攤手,很光棍的回答。

「哈?」

「不知道目的地?」

聽到這個答案別說白川綾,就連身旁的大傲嬌都當場驚呆。

精緻可愛的臉蛋立馬浮現出不可思議之色,顯然沒有想到居然會出現這種情況。

「啊…畢竟是美術部主導的社團活動嘛。」

點了點頭,嘉神奈回答的沒有絲毫猶豫。

「我想着與其什麼都知道,還不如什麼都不問,到時候突然間就到了某個陌生的城市,這樣會更加有驚喜感不是?」

「況且這不是也挺符合日常文的設定。」

「就怎麼說…浪漫?」

戀愛日常類的輕里。

為了幫助女主平復難過的內心,從而一聲招呼不打帶着對方踏上旅行的列車,直到抵達終點站后才能知曉自己究竟到了什麼地方。

這種毫無任何預兆的驚喜感,可謂最常用的日常元素。

既然如此…

反正這次參加美術部的採風活動也是為了體驗普通高中生的日常,順帶收集點素材之類,那還不如乾脆順帶的就把素材全部收取掉算了。

一箭雙鵰,這波操作堪稱絕唱啊!

「哪本日常文會有這麼詭異的驚喜設定。」

「連目的地在哪都不知道,這樣的旅行一般都會被稱之為驚嚇才對。」

就在嘉神奈進行解釋的時候,身旁的白川綾冷不丁的進行吐槽起來。

面對似乎還沒有反應過來的大直男嘉神同學。

頗有些頭疼的嘆了口氣,完全不知道說什麼好。

這傢伙…

明明有些時候也能很成功的撩到女孩子開心。

可為什麼對待驚喜啊,浪漫啊之類的場景上面。

會遲鈍…或者說詭異到這種程度。

絲毫不做準備就出發的旅行,沒有提前進行旅館預約,也沒有對周圍風景進行考察,恐怕連那邊的天氣情況都不知道。

「如果趕在假日的時候進行這種旅遊。」

「我覺得遇上颳風下雨外加旅館全員爆滿的可能性更大點。」

這裏就不得不回想起上個月在北海道時的情況。

剛好趕上節假日,找到的酒店幾乎全部客滿。

直到接近早晨的時候才勉強找到還剩一間空房間的酒店。

(以下部分十二點半看)

美術部同樣屬於對環境要求比較苛刻的社團。

因此按照學校規劃,社團活動室被分配在了四樓。

順着樓梯到了四樓走廊,嘉神奈拽著大傲嬌有意多等待了會。

直到身後響起緩慢的腳步聲,這才重新扭頭看向她笑着打起招呼。

「喲,又見面了白川同學。」

「呵~」

「小心思的嘉神同學。」

此時的白川綾顯然已經從剛才的情緒中緩和過來。

清冷的目光帶着一絲高冷味道,眼眸居高臨下的掃視一番。

嘴裏不經意間發出冷笑。

不過即使如此,在走下樓梯后很自然的並肩在旁。

努力將嘴角的弧度隱藏下來,以便維持高冷形象。

「接下來是什麼安排,目的地以及旅館都預定好了?周圍的名勝古迹有哪些,除了看海還有什麼額外活動?」

既然社團活動的目的地處在千葉縣外。

提前做好這方面的調查,當然也是理所當然的事。

不過即使如此,想要回答出這一系列的問題回答還是有些費勁的。

可用來小小報復這傢伙剛才所作出的行為,顯然也是正好不過的程度。

然而…

白川綾的計劃顯然無法得逞了。

「事實上這些問題我都不知道,只是知道我們會乘坐大巴過去而已。」

嘉神奈攤了攤手,很光棍的回答。

「哈?」

「不知道目的地?」

聽到這個答案別說白川綾,就連身旁的大傲嬌都當場驚呆。

精緻可愛的臉蛋立馬浮現出不可思議之色,顯然沒有想到居然會出現這種情況。

「啊…畢竟是美術部主導的社團活動嘛。」

點了點頭,嘉神奈回答的沒有絲毫猶豫。

「我想着與其什麼都知道,還不如什麼都不問,到時候突然間就到了某個陌生的城市,這樣會更加有驚喜感不是?」

「況且這不是也挺符合日常文的設定。」

「就怎麼說…浪漫?」

戀愛日常類的輕里。

為了幫助女主平復難過的內心,從而一聲招呼不打帶着對方踏上旅行的列車,直到抵達終點站后才能知曉自己究竟到了什麼地方。

這種毫無任何預兆的驚喜感,可謂最常用的日常元素。

既然如此…

反正這次參加美術部的採風活動也是為了體驗普通高中生的日常,順帶收集點素材之類,那還不如乾脆順帶的就把素材全部收取掉算了。

一箭雙鵰,這波操作堪稱絕唱啊!

「哪本日常文會有這麼詭異的驚喜設定。」

「連目的地在哪都不知道,這樣的旅行一般都會被稱之為驚嚇才對。」

7017k 宮玉一擺手,「那個給不給都無所謂,反正我也沒有開診所給人治病,遇到了是你爺爺運氣好。」

羅漢林一怔,「你當真不要嗎?像你剛剛把人從死亡邊緣救回來的舉動,就其他大夫來說,少於二十兩銀子,我們都拿不出手。」

「二十兩銀子?」宮玉眨巴眨巴眼睛看他,「那麼多嗎?」

羅漢林點頭,「是那麼多啊!」

「哦!」宮玉沉吟著頷首道:「那隨便你了,反正你家錢多,你給了我也不會拒絕的。」

「呃。」羅漢林有點被噎到,怎麼像是他把錢死勁的往宮玉懷裡塞一樣?

他咽了咽口水,而後說一句:「看不出來,你的醫術還挺高明。」

宮玉又是一擺手,「別拍馬屁,趕緊的給錢。」

她催得急,可羅漢林偏偏慢吞吞的,還非得留她和夏文楠在家裡吃飯。

好在,廚房裡的午餐已經備齊,羅漢林招呼一聲,下人就把菜擺到了飯廳。

盛情難卻,且看羅漢林家的菜色那麼豐富,宮玉就勉為其難的跟夏文楠坐下來一起吃飯了。

飯桌上,下人們聽說了宮玉和夏文楠是山溝溝里來的,均拿一種異樣的眼神來打量二人,覺得這二人的身份能夠與羅少爺結交,真是太不可思議了。

而且宮玉吃飯時把面紗摘了下來,瞧那張布滿膿包的臉,

吃得差不多了后,羅漢林這才叫下人端一個托盤過來。

那托盤上面蓋著一層布,他示意宮玉掀開。

宮玉看了看他的眼神,伸手掀開了那層布。

入目的是六錠很大的銀子,宮玉的眼一瞠,「羅漢林,這是……」

「六十兩銀子,你不用找了,除了臘肉的六兩銀子,剩下的都是給你的診金。」羅漢林表現得很大方。

宮玉不拒絕,卻也忍不住問:「可你不是說其他大夫遇到那種情況,一般給二十兩銀子嗎?」

五十多兩,好像有點多了。

羅漢林抿嘴一笑,「我是那樣說的嗎?」

宮玉仔細一想,好像他說的是二十兩銀子都拿不出手。

「嗯,那你還可以再多給點,反正你有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