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過如果九玄宗要走一條直線的話,會正好經過雲華宗駐地。

「不過,如果我所料不差,九玄子在現世的真身上,其實也套著一具血棺的吧,那她們這一路遷徙過來很艱難啊。」

如此想著,李肆卻沒有進一步舉動,因為既然米舟兒出現在這裡,說明九玄宗真的就苦盡甘來了。

「嗡嗡嗡!」

有蒼蠅?

毫無預兆的,李肆心中的驚悸感無法抑制的爆發,他都不顧不上查看米舟兒了,嗖的一下就傳送回靠山城靜室內,然後直接神魂出竅,鑽進氣運殿堂里。

瑪德,什麼情況?

同一時間,荒野之中,正在尋找什麼的米舟兒忽然獃滯住,一隻小小的蒼蠅鑽入她的眉心…… 林衛的三次戰鬥,有兩次因為對手認輸,而第三次,更是出其不意,這是一會功夫,就把對方解決了,但其他人的戰鬥,卻還沒結束,所以,林衛便只能跑去看其他人的戰鬥。

當然,他關心的,自然是龐龍跟孟虎盧的戰鬥,其他人,跟他沒有半個銅幣的關係,而已那些人的實力,對於林衛,也夠不成什麼威脅。

龐龍的對手,昆池,還有孟虎盧的對手,烈哈兒,都是戰將巔峰的修為,不過對於他們兩個,林衛並不擔心,孟虎盧跟龐龍,都是上官浩陽的弟子,各自都修鍊了天階功法跟武技,同階之中,也是處於上游水準的。

所以,林衛看到三號擂台之上,孟虎盧壓著烈哈兒打的時候,並沒有覺得意外,看了一眼之後,便轉頭向龐龍的五號擂台看去。

龐龍的戰鬥,到是沒有呈現一邊倒的情況,雙方的實力,看似不相上下,呈現膠著狀態,但事實卻並不是如此,他們的情況,只有一小部分,經驗豐富,實力高深的人,才能看出一些端倪,不過,林衛心中卻是知道的十分清楚。

三天前,朱大昌告訴他,此次排位賽的獎勵,有一件中品玄器跟兩件下品玄器之時,林衛便已經有了打算,這中品玄器,自然是屬於林衛自己的,但那兩件下品玄器,林衛也不想放過。

當然,他並不是自己用,雖然玄器是越多越好,但比賽的獎勵,一人只能獲得一件,所以,他便做出了幫孟虎盧他們兩人,獲得這兩件下品玄器的想法,並且在早上到這裡,跟孟虎盧他們兩個見面之時,跟他們兩個已經商量好了,林衛盡量把其他實力比兩人強的參賽者,打成重傷,讓兩人輕鬆拿下比賽,他們三人,包攬前三。

所以,為了給林衛爭取時間,孟虎盧跟龐龍兩人,要做的就是拖延時間,如果運氣不好,抽到那兩個戰王跟林衛也就算了,直接認輸,沒有必要讓自己受傷,如果是其他人,那就憑他們自己的本事。

所以說,孟虎盧跟龐龍兩人,此時都在演戲,拖延時間,等待林衛把那些難纏的參賽者解決掉。

過了好一會之後,姜鵬跟高強的戰鬥,分出了勝負,贏得勝利的,不出眾人所料,正是那有著一星戰王修為的高強。

姜鵬雖說能夠與戰王一戰,但那也只是普通戰王,但高強不同,在內院修鍊多年,天賦也不錯,是外院院長,龍莫的弟子,比起姜鵬背後的雷暴,是差了一些,但也不是普通戰王可比,在相差一個大境界的情況下,姜鵬自然不是這高強的對手,不過他能跟高強戰鬥那麼久,也算是名副其實。

戰鬥結束之後,高強依舊站在擂台之上,呼吸有些急促,衣服顯得有些凌亂,卻沒有受什麼傷,而姜鵬,則是被人抬下去的,傷勢不輕,元力跟體力,還有精神力,都消耗很大。

走到一號擂台下,林衛仔細打量了高強,而後在對方臉色鐵青之下,緩緩走上了擂台,對高強說道:「我們來打一場吧!」

「這……!」聽到林衛要挑戰自己,高強頓時猶豫了起來,強顏歡笑的說道:「林兄,你看我剛剛結束戰鬥,是否讓我先休息一下,恢復一下損耗的元力,這樣才比較公平,我想,你應該不會趁人之危吧?」

高強這一記將軍,對於林衛來說,並沒有當一回事,敢跟他玩心機,林衛自然不會上當,於是便一本正經的點點頭,說道:「當然會啊!還等你恢復一下?你當我傻啊?有便宜不佔,王八蛋,別跟我提什麼公平,剛剛你跟姜鵬戰鬥,為什麼不把自己的修為,壓制在戰將巔峰?戰王欺負戰將,難道就是你說的公平?」

高強便林衛說的一陣臉紅,惱羞成怒的瞪著林衛,咬牙切齒的說道:「你……你無恥!」

「謝謝誇獎!」林衛笑著點點頭,繼續說道:「不過跟你是沒法比的。」

「……!」高強臉色一陣紅一陣青,怒目圓睜,瞪著林衛,卻不再開口說話,此刻在他的手中,抓著幾塊上品元石,正竭盡全力吸收元石內的能量,恢復自身的元力。

高強的小動作,如何能瞞得過時刻關注雙方的林衛,當他發現對方在偷偷吸收元石時,便轉頭看向裁判道:「前輩,這比試,是否可以開始了?」

聽到林衛的話,裁判笑著點點頭,說道:「當然可以,那麼我宣布,比試開始。」說完之後,這位裁判,便閃身到了防護結界外面。

「高強兄弟,對不住了!」說完之後,林衛便把那隻骷髏獸召喚了出來,而後指示骷髏獸,對高強發動了攻擊。

「混蛋!你個臭不要臉的。」高強見林衛上來便把召喚獸,叫了出來,本就陰沉的臉,瞬間一片鐵青,怒罵一聲之後,轉身就跑,逃跑之際,也沒有忘記吸收元石,恢復元力。

高強有意拉開距離,躲避骷髏獸,林衛自然不會讓對方如願,直接讓骷髏獸追了上去。

看到高強便林衛的召喚獸,追的到處跑,看台之上,龍莫嘴角一陣抽搐,咬牙切齒的說道:「這個小混蛋,虧我還對他那麼好,明知道高強是我的弟子,還下狠手,居然一點面子都不給我。」

聽到龍莫的話,在他身邊的雷暴,笑眯眯的說道:「我說老龍啊!你這說的什麼話?擂台比試,本就只論輸贏,這個時候講情面,那就是讓自己處於危險之中,我就覺得林衛做得對,你這當長輩的,可不能是非不分啊!先前高強戰勝了姜鵬,你見我說過一聲不是沒有?」

「沒錯!龍莫你可別想欺負我家林衛,他可是我未來的孫女婿。」龍曦晨看著龍莫,眼中閃過一絲危險的意味,似笑非笑的說道。

「額……!」龍莫頓時尷尬地笑了笑,陪笑著說道:「哪能啊!林衛這小子,非常對我的胃口,而且還幫了我大忙,我感謝他都來不及,怎麼可能欺負他。」

自始至終,上官浩陽都沒有插嘴,林衛雖然沒有他的弟子,但有龍曦晨出來力挺林衛,已經足夠了。

擂台之上,孟虎盧跟龐龍兩人的比試已經結束了,雙雙獲得了勝利,而後他們兩人沒有絲毫停息的,開始了下一場戰鬥,孟虎盧挑戰的是雪沐,而龐龍挑戰的是姜鵬。

「瑪德!我說上官浩陽,你教出來的徒弟,怎麼都那麼不要臉,林衛也就算了,最起碼,高強的戰鬥力,並沒有降低多少,但姜鵬跟那雪沐,都喪失了大部分的戰鬥力,他們這個時候挑戰他們,這不是明擺著欺負人嗎?」雷暴臉色鐵青,對上官浩陽質問道。

「咳咳!」聽到雷暴的話,上官浩陽輕咳兩聲之後,一本正經的說道:「剛剛你自己不是說了,過程不重要,凡事只看結果就行,怎麼?現在輪到你自己了,就各種挑刺。」

龍曦晨見幾人毫不顧忌形象,吵了起來,不由得開口訓斥道:「行了,都多大的歲數了,還是一見面就吵,吵了幾百年了,就算你們自己不覺得煩,但也要考慮一下別人的感受,別被這些小傢伙,看了笑話。」

「嗯!曦晨說的有道理,在小輩面前吵吵鬧鬧,實在是不太像話。」林岳點點頭說道。

上官浩陽等人的嘴仗,暫時平息了下來,而擂台上的戰鬥,卻還在繼續,雪沐先前被林衛,打的全身骨頭不知道斷了多少根,哪裡是這麼快就能恢復過來的,而姜鵬,也是一身的傷,站著都打晃,而且他的體內,跟高強對戰之時,元力也消耗的差不多了,兩人根本無法上台比試。

所有,兩人各自差人過來認輸,不等那兩人離開,孟虎盧跟龐龍,交換了一下對手,對此,那兩個雪沐跟姜鵬的代表,再次替他們二人認輸。

感覺周圍的人,看向自己那異樣的眼神,孟虎盧跟龐龍兩人,也感覺自己這麼做,實在太無恥了一點,不過他們既然已經做了,便沒有反悔的餘地,為了玄器,他們只能一路走到底。

不過讓眾人更加無語的,還是那葉安跟陳牧,他們兩個的戰鬥,以葉安獲得勝利,而結束了。

兩人的實力,相差不多,雖然葉安的實力略強,但兩人的戰鬥,卻也是打出了火氣,身上的傷勢,也不輕,特別是他們的元力,消耗的特別多,但他們見有便宜可以占,於是便學起孟虎盧他們來,葉安因為一開始就輸給了雪沐,所以,他便直接選擇了姜鵬,而陳牧,則是選擇了雪沐。

「混蛋!」

看到所有人都想著撿便宜,就連陳牧葉安這樣的,自身受傷不輕,居然還想著欺負別人,錢多多不由得氣的罵出聲來,他怕再憋著,遲早要憋出內傷來。

「哎!老錢!你別生氣啊!大方點,你看我,姜鵬是我徒弟,我的遭遇,比你也好不了多少。」雷暴嘆息了一聲,安慰錢多多道。。 吸力消失的瞬間,出鞘的斷龍劍出現在唐宇的手中。

他神色戒備的盯着魁梧人影。

嗯?

不是活人。

也不是死人。

而是一道幾乎凝實的元神。

陳博館館主的元神?

這裏是一處和陳博館二樓差不多大的空間。

似乎有些眼熟。

他謹慎的四下掃了一眼,才明白為何會有眼熟之感。

這裏是一間煉器室。

中央處是一個很大的鍛造台。

三面牆壁都是金屬打造的架子,上面擺放着各種各樣的法器法寶。

有的通體漆黑沒有絲毫光華,有的則是綻放柔和光芒。

凝實的元神穿着長褲,足蹬一雙草鞋,光着上身穿着一條不知什麼獸皮製成的圍裙,身材極為魁梧,手臂比唐宇的大腿還要粗,負手而立,背對唐宇站在鍛造台前。

火爐並未熄滅,火光將元神的影子映照到唐宇身上。

這應該就是他在門外,為什麼會看到人影的緣故。

唐宇心中凜然。

元神就是修鍊到一定程度的魂魄。

活人的魂魄為陽魂,也稱之生魂。

死人的魂魄為陰魂,也就是鬼。

無論陽魂、陰魂還是元神,本質並沒有什麼區別。

說白了就是常人不可見,也不會擁有影子。

可這道元神卻擁有影子。

絕對是元神,只是太過凝實。

凝實到了極為恐怖的程度,即將凝出實體了。

這樣的存在,唐宇從未遇見過。

恐怕對方一根手指,就能將他碾死。

他在對方的面前,和螻蟻沒有什麼區別。

「你能入死門,是擁有陰火吧。」

元神緩緩的開口,同時伸手拿過鍛造台上的鐵簽子,插進火爐中撥弄幾下燃燒的火炭,又加進去極快火炭,使得爐火旺盛起來。

「小子不知前輩說的陰火是何物。」唐宇不敢造次,但也不敢不防備,倒提斷龍劍拱手抱拳,「小子只能看清這道門上代表死的字,或者是符號,好奇上前查看,沒有善入的想法,卻是被吸了進來。打擾前輩,並非小子本意。」

「沒有陰火?」元神似乎對陰火很在意,並未理會唐宇說了什麼,轉身打量一下唐宇,雙眼中驟然閃過一抹金光。

唐宇頓時就有種被人看穿看透的感覺。

他在元神面前,似乎沒有穿衣服一般。

體內休眠的聖像,猛地就蘇醒過來,憤怒的吼叫,可吼叫聲剛出口,聖像就閉嘴了,瑟瑟發抖,像是遇到什麼恐怖的存在。

元神眉頭微微皺起,「你體內青面獠牙的東西,是聖像?」

「正是小子的聖像。」唐宇不敢有所隱瞞,「小子凝結聖像只是,得到地府陰帥相助,借用地府的陰氣滋養聖像,才使得聖像變得青面獠牙如惡鬼。」

「你身上有無常袋,元神眉心還有陰帥黑無常留下的陰紋,應該是處理陽間事務的陽間陰差。」元神饒有興趣的打量著唐宇,「你不是來自武術界,或軒轅秘境吧。」

軒轅秘境?

時間倒退的那一界。

至於武術界,他就沒有聽誰說起過。

「前輩好眼力,小子不是來自這兩個地方。」唐宇見縫插針的拍了一記馬屁,「小子是偶然得到開啟陳博館那一片空間的鑰匙,純熟意外進入。」

「好像是過去一千多年了,那傢伙的後人始終沒有來到,也不知那傢伙再搞什麼。」元神搖著頭呢喃幾句,而後又看向唐宇,「三千小世界,只有一把鑰匙,能被你得到,還被你激活進入這片空間,說明你和那傢伙很有緣,說不准你就是他的後人……忘記問了,你姓什麼,叫什麼,來自哪一界?」

「小子醒唐,名宇,來自……」唐宇搖頭道:「小子也不知道所在的世界,被修者稱之為什麼界……小子的世界以科技為主,靈氣千年前就已經枯竭,應該不是大界。」

「千年前靈氣枯竭?」

元神聞言,神色變得有些古怪。

唐宇神色沒有什麼變化,可心裏卻有自己的猜測。

他有聽到元神自言自語的呢喃。

過去一千多年了……

他所在的世界,就是一千多年前靈氣枯竭的。

之所以主動說出千年前靈氣枯竭,為的就是看看元神的反應。好傢夥,被證實了。

他所在的世界靈氣枯竭,應該是和元神有關,或者是和陳博館的主人有關,不然元神不會是這個反應。

「你所在的界域靈氣枯竭,與我無關。」元神看了眼唐宇,淡淡的說了一句,卻沒有多說什麼,目光移動落在唐宇手中的斷龍劍上。

隨後,他抬起了手。

唐宇手中的斷龍劍頓時脫手,自行飛入到他的手中。

唐宇臉色瞬間大變。

「別緊張,我不是那傢伙,沒有搶人法器的習慣。」

元神端詳著斷龍劍,看都沒看唐宇,抬手屈指在斷龍劍上敲了一下,劍身上的金色小劍隨之掉落,而他敲劍擊身的手,瞬間就出現在小劍下方,兩指夾住了小劍。

這一幕讓唐宇的瞳孔急速收縮一下。

太快了。

元神的手的速度,遠遠超越了他的視覺。

快到極致,才會出現瞬移的錯覺。

縱然知道元神都要凝出實體了,是無比強大的存在,可他還是被元神的速度給驚到了,只是元神就擁有這般速度,本體絕對是高逼格修者中最強的存在。

「你們這一界對法器有品級劃分么?」元神用小劍敲了敲斷龍劍,「你這套刀劍是什麼品級?打造這套刀劍的器修,又是什麼品級。」

「我們這一界對法器由低到高的劃分,是次品,下品,中品,上品,極品。次品是垃圾,極品極為罕見。法器之上還有法寶,品級也是如此劃分。」唐宇搖頭道:「小子的法器是中品,並不清楚是何人打造,也不清楚器修是什麼品級。」

「你主修刀,輔修劍,對其他的事情不關心,這樣是無法問鼎巔峰的。修鍊之道,要麼專精,要麼駁雜,你現在兩不沾。」元神看了眼唐宇,「器、丹、符、陣,你不了解器,另外三道也都一無所知?」

「小子精通煉丹,在符印方面有些造詣,對陣法是一竅不通。」唐宇想了想還是說了實話,他發覺元神對他似乎沒有惡意,反倒是有指點他一番的意思。

元神聞言,就像是看傻子似地看着唐宇,「無論煉丹還是符印,都離不開陣法。你對陣法一竅不通,如何精通煉丹?又如何在符印上有些造詣的?」 丁飛宇走到門口,頓覺口渴。

想到等會過去勸說,肯定要少不了一番口舌。

他轉身拿了一瓶水,喝了兩口,帶著水過去了。

來到店裡,那個維修店已經開了燈光。

可那燈光不是很亮,照不到店的最裡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