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能幹對不住對方的事情,讓你攻擊是吧?那你就攻擊一個給對方看看,讓對方好好地見識見識你有多能多厲害。

刷!

刀光劍影的這一刀可不是打個樣這麼的簡單,這是順勢而就是要將葉浮生給徹底的幹掉。

這一刀子直接就是沖著結束戰鬥去的,直接就是要將你給拿下。

想法呢,那是好的,實際情況就是另外的一回事了,哪裡有這麼的容易就能命中成功呢。

葉浮生向後一步走,輕鬆簡單的就將攻勢給躲避了過去。

第二步走!

第三步走!

第四步走!

刷,刷!

看似就是刀光劍影追著葉浮生,但是,換一個角度看就是另外的一種情況了。

換一個角度看就是葉浮生輕鬆地將對方的每一次攻擊都給避開了過去,誒,就是這麼的氣人的一種感覺,這麼的下去,不氣瘋了你簡直就是不可能的這麼一種情況,還能是管你那些?你怕是想的有點多了吧,真的是。

葉浮生嗤笑的看著對方。

對方呢,這是怒火蹭蹭蹭的衝天而起了都,恨不得就是要將要葉浮生給幹掉都好,這個該死的,真的是弄得他很是不愉快啊,嗯,不愉快。

時間流逝!

一直都是這麼的一種情況簡直就是沒有可能是有任何的改變。

目測來看,這麼的下去,真的,那就不是個事。

人生一點希望都看不見。

「我的怒火,真的是蹭蹭蹭的就起來了,我現在所想的,那就是要你死,你是完全不知道我川本一郎是誰呀!」

「我是不知道啊,川本一郎是誰?是哪裡來的狗崽子?是你么?不會真的是你吧?」

「你,你侮辱我,你特么的侮辱我是狗崽子!」

「那你其實是羊崽子?」

「我什麼崽子都不是!」

「你的意思就是你連畜生都不如,是吧?」

葉浮生看著川本一郎問道。

川本一郎的眸子,已經是閉上了不去看葉浮生了。

這個人,這是整的他真的是很生氣,很抓狂啊。

刷!

葉浮生出手了。

管你這些呢!

你閉上眼睛是你自己的抉擇跟他沒有關係,他此刻此時當然是要攻擊你了。

這漂亮的掌擊已經是朝著川本一郎的身上,連續不間斷的就是招呼了上去。

在這連續不間斷的招呼之下,這是打出來了砰砰的聲音來。

每一次,精準準的就命中了,正常一點的人此刻都有著想死的心思了,真的是前所未有的是抓狂吧?

就看你是個什麼想法了!

川本一郎沒有想到,這事情,特么的竟然是會發展到這樣,好,好得很啊。

砰!

掌擊,再來!

砰!

「給我上,殺了他,殺了他呀!」

川本一郎下達了作戰的命令。

一道一道的身形,剛剛還是蠢蠢欲動,此刻,直接就是行動了起來,在這行動起來的這麼一種情況之下直接就是朝著葉浮生的身上就招呼了上去。

「你以為,你真的是可以威脅到我的生命,是么?你呀,你呀!」

搖搖頭,葉浮生就是這麼的把握十足,不將對方給放在眼裡,就問你,生氣不生氣,抓狂不抓狂吧?

對方呢,這是目送著這些小夥伴朝著這該死的葉浮生攻擊了去,他就指望這些小夥伴可以將葉浮生給徹底的拿下,他從未是想過要自己親自上。

然後……

結果……

最終……

這不,人家開始反擊了。

這反擊一旦是呈現出來威能來,你以為,只是反擊反擊這麼的簡單的事情,是么?只是將攻擊命中到了你的身上的事情,是么?

不,不是的!

砰砰的聲音響起。

一道一道的身形被打了以後就坐在了地上就差是要吐血了。

真的,誰挨打就特么的誰知道。

這樣子的攻擊命中到了身上那是及其之難受的。

萬萬沒想到這事情的最終,那是會發展到這麼的一種地步,啥呀這是?什麼情況啊這是?還能不能是讓人愉快的那是來玩耍了啊?讓人不是很開心啊!

就是要讓人不開心。

這不,這攻擊繼續的朝著大傢伙的身上這麼的持續不間斷的幹了上去,這是堅定了這想法要將大傢伙給打殘才行。

大傢伙呢?

這是處在了這樣子的攻勢之下,特么的一點辦法都沒有,一直是挨打,從未被超越。

這感覺,這麼的挨打下去那就真的是一次挨打就少一個能動彈的,最終的結果就是都坐在了地上失去了應該有的戰鬥力。

不,不允許這樣子的情況發生,絕對不允許。

嗖,嗖!

瞬間的功夫,爆退!

爆退向後!

向後這是在瞬間就跟你拉開了距離。

管你這些呢?

砰,砰的聲音響起。

追著打。

這就是此刻此時葉浮生干出來的事情了,是這些人主動地招惹到了葉浮生。

既然是招惹到了,這事情就不會是這麼的簡單的就算了,此刻,這是輪到葉浮生認真了,這一認真起來,真的,他是有強迫症的,這些招惹到了他的人那是一個都不要是指望好,就是這麼的簡單的一回事。

時間流逝!

不知道是過去了多久的這麼一種樣子。

然後呢,這些人被葉浮生給整的簡直就是死的心思都有了,就剩下了一個川本一郎還能嘚瑟。

看看其餘的,這是盡數都被打得坐在了地上無法而動彈是一下,這種不好的感覺,讓人簡直就是心情那是非常非常的糟糕啊。

一點辦法都沒有,煩躁的簡直就是要死的這麼一種樣子。

此刻,葉浮生可是盯著川本一郎看著。

一郎指著葉浮生。

一次兩次,三次都沒說出來一二三來!他轉身就跑了。 事畢,此時,楚雄的面色終於慢慢恢復正常。

華妃見此趕緊道。「聖上息怒,馨兒她從小在大將軍那裏長大口無遮攔實屬無意之舉,且現在是臣妾的生辰宴,臣妾希望聖上您開心,千萬不要被一個小丫頭氣壞了身子。」

華妃說完,又將話頭一轉。」既然現在事情已經過去,不如我們繼續看三小姐跳舞吧!「

「嗯!」楚雄淡淡的應了一聲,眸色深沉不知道在想什麼。

其餘人見楚雄不再發怒,頓時鬆了一口氣。

姜憐領命,恭敬地行了一禮。

之後,姜憐轉身要樂師彈奏一曲《大得勝》。

這是古代專門在廟會、婚禮等喜慶的場合演奏的曲目,表現得是古代將士出征,凱旋、榮歸和慶功等場景,音樂非常紅火,需要大開大合的動作才能hold住。

樂師聽到姜憐的要求驚訝了一瞬間,但很快還是順着姜憐的要求開始彈奏。

姜憐帶着舞者隊伍,從旁邊拉過來幾張大鼓,二十個舞者瞬間分為四個小隊,每一個小隊由三四個人圍繞着,最中心的人站在鼓面上。

姜憐就領頭站在這群人的最前邊,最中心的位置。

「砰!」

「砰砰!」

女子們清一色的身穿黃色裙衫,雙手撐后坐在鼓面上,雙腳-交錯抬起,隨着樂曲響起的那一剎那,舞女們的雙腳也踏在鼓面上,一下一下,清脆動人,妖嬈婉轉,如同魅惑人心的蛇。

本來,因為剛才的事情大家的心情都不怎麼好,且又不相信姜憐能帶來什麼驚艷的舞蹈,一個個都沉默著。

但,當此刻所有人看到姜憐和舞女們的表現之後,頓時眼中閃過一抹濃濃的驚艷,紛紛隨着眼前姜憐和舞女們的動作沉浸其中。

大家看着姜憐抬手,看着姜憐踢腿,看着姜憐從鼓面上飛躍而起做着的每一個粗狂豪邁的動作,此時,他們眼中的姜憐不再只是一個身穿黃裙的少女,而更像是一個沙場上的將軍。

將軍舞劍、滿懷希望上沙場,陷陣殺敵沖在前線,最終獲得榮譽,榮歸故里,姜憐將每一份心境下所需要的動作都演繹的無比傳神,讓人忍不住膜拜這位將軍的風姿。

這樣的表演,也瞬間激起不少愛國青年的熱血,他們握緊拳頭,恨不能跟着姜憐一切衝鋒陷陣,保衛國家!

所有人的情緒都被感染,都已然陷在了姜憐和舞女們的表演中。

全場,只除了上宮幽冥。

此時,上宮幽冥的目光一眨不眨的看向姜憐,卻並不是在看她的表演,而是如同獵人發現寶藏般,眯起了危險的眸子。

姜憐正在全神貫注的將所有注意力投入舞蹈,此時感覺到一股淡淡卻極具威脅力的眼神朝自己看來,頓時順着視線回看而去。

但,那抹視線消失的是那樣快,讓敏銳的姜憐都抓不住。

姜憐心中閃過疑惑,但很快,又將注意力投入到表演中去。

而此時,收回視線的上宮幽冥忽然低低笑了出來。

「霸刀。」上宮幽冥輕喚一聲。

「是,主子。」霸刀不明所以的上前。

」看來我對姜三小姐的了解還不夠徹底,派花童去,跟在三小姐的身邊,我想要了解她所有的事情。「上宮幽冥道。

「主子,您這是…終於打算報復三小姐了?」霸刀激動地道,差點一瞬間沒熱淚盈眶。

之前,因為霸刀的自信,他和其餘兩位兄弟打了賭,賭自家主子對姜三小姐懷着恨。

但其餘兩個聽到霸刀的話,竟然當場否定了霸刀的猜想,不僅如此還嘲笑霸刀根本不懂感情,氣得霸刀鬱悶了好久,當即下了賭注。

此時,當得知自家主子的決定,霸刀覺得自己要贏了,趕忙應下,心裏卻在計算著自己的小九九。

為了贏下這次賭約,花童押下了本門秘傳解毒藥丸一顆,可解天下百毒;暗門押下了祖傳陣法圖圖解,以後遇到什麼陣法只要拿出此圖,便可一一破開。

然而這些,嘿嘿,以後就都是他霸刀的了!

霸刀心裏想的美滋滋,此時那張向來平靜無波的臉上,竟然也罕見的露出一抹笑容。

「報復?誰說我要報復姜憐?」上宮幽冥疑惑地聲音傳來,用非常奇怪的眼神看了霸刀一眼,悠悠道。」這丫頭可欠我好多人情沒還呢,我怎麼會報復她?我只是,想讓她還個人情罷了!「

上宮幽冥眼含笑意的看向姜憐,尾音上挑,他的心情似乎有些愉悅、興奮!

「啊?主子,那你要三小姐還人情,幹嘛剛才不出手幫她說話,讓她多欠你一個呢!」霸刀苦巴巴一張臉,還是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眼前坐着的,可是上宮幽冥哎,整個楚盛國閻羅王一般的存在!

那麼心狠手辣的主子,那麼恐怖可怕的男人,主子他….他怎麼會為了讓一個女人還他的人情,而竟然不找她的麻煩,這還是他霸刀的主子嘛?!

霸刀儘力的找出反駁上宮幽冥的理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