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道刺眼的亮光閃過,整個走廊的燈光頓時全都亮了。

糟糕,中計了。

最後一刻,原子潤知道自己跑不掉了將口袋裏的吱吱交給聞卿。「拜託。」

聞卿和清澤直接掩去身影消失在原地。

等待停屍間里的不是許盼的屍體,而是穿着制服的警察。

「你是原子潤吧,有人報案說你和許盼的死有關係,麻煩跟我們回去一趟配合調查。」

他和許盼的死有關係?

從天而降一口大鍋背在原子潤背後讓人措手不及。

原子潤就這麼被帶回了警察局,見到了報案的人,竟然是自己的哥哥。

。 抱歉!…

章節內容獲取超時……

章節內容獲取失敗……

→→→重新轉碼,刷新本頁←←←

如果無法點擊上方鏈接刷新頁面,請手動下拉刷新本頁或點擊瀏覽器刷新按鈕刷新本頁。

如果你刷新2次還未有內容,請通過網站尾部的意見建議聯繫我們,我們會在第一時間修復!

穿越農家無錢生活最新章節、穿越農家無錢生活隨心所欲雪花、穿越農家無錢生活全文閱讀、穿越農家無錢生活txt下載、穿越農家無錢生活免費閱讀、穿越農家無錢生活隨心所欲雪花

隨心所欲雪花是一名出色的小說作者,他的作品包括:愛你,是我活着的意義、農家努力生活、清穿種田日子、重生梧桐村、穿越農家無錢生活、

。 「哥哥,快滴出一滴血。」葉靈這會兒突然出聲來。

「啊?幹嘛啊?」

「先別問,難道你想讓人蔘娃娃再跑嘍?」葉靈催促著。

葉辰自然不想,於是便聽從她的建議,趕忙在手指上弄出一個小傷口來。

頓時一滴艷紅的鮮血被擠了出來。

一股似有似無的特殊氣息驟然散發,根源好像就是這滴血。

不過這種氣息,葉辰是完全感覺不到的,只有那些靈覺敏感的生物,才能察覺得到。

這是濃鬱氣血本身所散發的異香!

只有氣血濃郁到是別的同級別武者的十倍,才會出現的異香。

異香飄滿整個山洞,人蔘娃娃本來還猶豫不決的樣子,在這股異香面前,完全不淡定了。

大眼睛半眯著,使勁的吸了口,小臉上一臉的陶醉滿足,隨後更是身不由己的一點點向著葉辰靠過來。

這一副情景,讓葉辰瞪圓了眼睛,頓時大感驚訝,隨即就是滿臉的懊惱之色,悔恨道:「我去啊,沒想到只要這樣就能成了,我丫的居然還拼了老命的追,早知道在發現它時,就這樣做,那完全就不用白受罪了啊!」

這會兒的葉辰,真的欲哭無淚啊!

沒一會兒,一臉陶醉般的小人蔘娃娃,就已經完全的跑到了葉辰手指的地方,伸著兩隻類人的胳膊,一把抱住了葉辰的手指,好像生怕他跑掉似的。

咻~人蔘娃娃將頭低下,開始吮吸起葉辰手指上的鮮血來。

一口下去,頓時讓人蔘娃娃通體發紅起來,好像是被熱的。

「小靈這是咋回事?」葉辰疑惑好一會兒了,連忙向葉靈追問道。

「哥哥你自己掃描下看看就知道了。」葉靈提了這麼一句。

葉辰照辦,開啟了系統的掃描功能。

物種名稱:紫蘊嗜血參。

等級:七星級。

葯齡:五千年。

用途:製藥煉丹,煮湯劑。

效用:增補元氣,強盛氣血。

奇異能力:嗜血補身。

噝~~葉辰一瞧,好傢夥,這人蔘娃娃居然是七星級的靈植,而且葯齡還達到五千年,這簡直不可思議!

當然了,這是對於現在葉辰的眼界來說的。

當看到最後一行那個奇異能力時,葉辰總算是明白了這紫蘊嗜血參為什麼會喜歡吸血了。

「這小傢伙還真是了不得啊!」葉辰感慨不已。

「嗯,確實呢!這紫蘊嗜血參乃是天生異種,生長到了幼年期,便會開始不自覺的吸食血液,不管是什麼生物的血液都可以。」葉靈這麼說道。

「而幼年期的紫蘊嗜血參就已經是五星級靈植了,而如今的它更是七星級靈植,長到了五千年的葯齡,已經是到了少年期階段,到了這個層次的紫蘊嗜血參,就已經成精了。」

聽葉靈這麼一解釋,葉辰倒也覺得理解得了。

嗚嗚~~此刻飽飲了一頓血液后,紫蘊嗜血參已經是完全的賴在了葉辰身邊,甚至還姿態頗有點囂張的蹦跳間到了葉辰肩膀上。

態度親昵的伸出細細的胳膊,不停的輕撓著葉辰的耳垂。

葉辰看的哭笑不得,笑罵道:「你這傢伙,還賴著我了,正好,我也不想放你走,既然這樣,那我就不客氣的收留你了。」

紫蘊嗜血參好歹是成了精的,靈智如三四歲的幼兒,也是聽得懂葉辰的話,自然是更親昵起來。

「哎對了,小靈。你說這小傢伙還有生長空間嗎?」葉辰提了這麼一個問題,對葉靈問道。

「若是還在這裡的話,紫蘊嗜血參是已經潛能用盡,沒了在成長的空間了。」葉靈搖搖頭,表示不能再生長。

「不過——」

葉辰疑惑的看著她,葉靈笑道:「不過這只是在外界不能再成長了罷了,哥哥你可不要忘了之前的支線任務二,這任務完成了,那麼給哥哥的獎勵就是靈植空間,專門為靈植生長所提供的場所。」

哎!

葉辰這麼一想,還真是啊!

頓時讓他大感欣喜不已,這完全是想著瞌睡就有了枕頭,葉辰高興道:「那看來我要儘快完成這個任務了。」

剛說到這任務呢,這不系統的電子音響了起來。

叮!

「因宿主獲得五千年七星級靈植一株,完全可抵消兩株六星靈植,是以,經系統認證,宿主完成支線任務二,「搜尋十株五星靈植,三株六星靈植」。」

「任務完成獲得獎勵為一萬五千積分點,十公尺長寬高面積的靈植空間一枚(可升級)。獎勵已發放至儲物空間。」

額……

葉辰聞言頓時愣住了,這尼瑪什麼情況,不是還有兩株六星靈植沒找到嗎?怎麼就完成任務了?

葉靈這會兒,也是愣了下,隨即滿臉欣喜的向葉辰道:「恭喜哥哥完成了任務,沒想到捉住了這麼一隻成精的七星級靈植,就能完全抵消兩株六星靈植,可以說省了不少的功夫了。」

嗯嗯——葉辰也是這麼覺得的,此刻他迫不急待的拿出了靈智空間來。

心念閃動,一粒宛如米粒大小的白色光點突然浮現在他面前。

「哥哥趕緊釋放一絲精神力與靈植空間建立聯繫。」葉靈道。

葉辰依言而辦,釋放出一絲精神力,向著小光點纏繞而去。

嗡——莫名的,一股奇異的聯繫,在他的心底浮現,心下想著將光點收起來,面前的小光點陡然消失不見。

但葉辰卻很清晰的感覺得到靈植空間的存在。

精神進入其中,頓時只感覺一片猶如外界無二的小天地出現在了他的眼前。

濃郁的元氣在空氣中飄蕩,雖然整個空間的體積不是很大,但對於如今的葉辰而言,已是足夠了。

當精神退出來后,葉辰的腦中就顯現出這樣的信息來。

靈植空間:(1級)天地元氣弄密度相較外界而言,是外界的五倍。

體積:十公尺。

升級條件:靈植數量需百株,並且必須都是六星級以上的靈植。

噝~「這升級條件還真苛刻,居然要一百株的六星以上靈植,估計在這荒山裡,都沒有這麼多吧!」葉辰苦笑著道。

搖搖頭,葉辰不再多想,就在這時,在肩膀上的紫蘊嗜血參,卻是嗚嗚的叫了起來。

嗯?

「小傢伙怎麼了?」

嗚嗚~只見紫蘊嗜血參,一隻長滿參須的類人手臂上,頓時長出了一顆宛如珍珠大小的赤紅色果子。

只見紫蘊嗜血參將其舉起來看向葉辰,示意葉辰將這枚赤紅色果子服下。

「這是紫蘊嗜血參凝結出來的赤參果,哥哥快些服下,對哥哥來說很有好處。」

對於葉靈的話,葉辰從未懷疑過,也不猶豫就接了過來,徑直吞下了肚。

咕嚕~赤參果一入嘴,立馬化成了一道清涼的氣息,衝進葉辰的體內。

這是紫蘊嗜血參精華孕育而成的果子,其中的藥力何其磅礴,在沖入體內的瞬間,便開始了瘋狂的涌動。

臉色赤紅一片,葉辰不得不立馬穩固自身,運轉體內氣血,按照《莽牛勁》的路線,開始不斷的運行。

雖說他還沒有修習過什麼功法,但依照《莽牛勁》的搬運氣血的路線,也是可行的,是以,他這麼做也沒出現什麼紊亂的跡象。

一刻鐘后,葉辰總算是勉強的消化了這一股龐大的藥力,當然了,一他的實力,想將這股藥力完全消化,不是一時半刻就可以的,這是一個長期的工程。

這股藥力下,葉辰依然沒能突破,他的基礎很厚實,如今又是這麼一股藥力進入,想要突破那就更加的不容易了。

將紫蘊嗜血參以及之前搜尋到的所有靈植,全部移植入靈植空間后,他這才有時間來大量這個自己所處的環境。

顯然,葉辰處在一處洞穴內。

環顧四周,洞壁呈黑色,光線昏暗,葉辰自儲物空間,取出了一件照明設備,一打開照明設備,頓時又迎來了光芒。

「那是什麼?」

光芒照射到一處地方,讓我頓住了動作,走上前去,仔細一看,頓時大感疑惑。

「這是蛋?是什麼蠻獸的蛋這麼古怪?」葉辰瞪大眼睛,凝視著地上的圓形巨蛋。

。時間回到第三班跟第八班回到火之國。

紅帶着6個弟子剛進入火之國,鹿久已經率領木葉忍者軍團在邊界嚴陣以待了,在接到命令后他以最快速度召集軍團趕赴邊界。

「卡卡西沒事吧?」

「紅,到底發生什麼事了?」

「是斑出現了嗎?」

身為木葉軍師,余歡忽悠木葉的情報

《從拳願開始莽穿諸天》第四十四章:肯定是宇智波斑要行動了 金教授在數錢,不是在數電子貨幣,而是真正在數錢。他眼睛裏面亮着金子的光芒,猶如一頭夜遊的豺狼。他的面前,是垛地整整齊齊的一捆捆鈔票。鈔票堆得像小山,將桌子蓋在了下面。

「姚主任,如果沒有什麼事,我們就先走了。」兩名押運現金的保安提起槍,向姚志飛請示。姚志飛擺了擺手,「走吧走吧。」他面前也是一堆鈔票,堆得山高,他連扭頭都懶得扭。

保安離開不久,有人用鑰匙開了門,進了房間。「老安,那邊,那一堆是你的!」姚志飛頭都沒回,將一疊鈔票攥在手裏捲成了筒狀,指了指另一邊的一張桌子,那上面也是一堆小山樣的鈔票。

「哈哈!發財啦!」安平驚叫了一聲,立刻撲了過去。這下,房間裏面的銅臭味道淹沒了房間裏面的一切。

可是安平並沒有拿起鈔票細細地數,而是抽了兩張出來,點着了,然後用鈔票又點着了煙,深深吸了一口,然後再長長地吐出來,姿勢優美,怡然自得,顯得無比愜意。

「嘿,兩個蠢貨,數什麼數?這麼多錢多一張少一張有什麼區別?」安平笑罵。

金教授根本不抬頭,叫道:「嗯,體會一下數錢數到手抽筋的機會可不是那麼容易有的。」

安平不屑笑道:「哼,守財奴,你不是教授么,啥時候也這麼貪財了?」

沒等金教授回答,姚志飛抬起頭,不滿道:「你不是守財奴,把你那份均分給我們兩個吧?」

「嘿,想得美!那是我該得的,誰也別想分!」

姚志飛笑道:「那不就得了,我們頂多是數錢,你那才是守着,真真正正的守財奴!」

安平辯不過他,道:「咦?你們真是奇怪哈,現在不是都是電子貨幣結算了么,為什麼還要收現金?就算是打仗,電子貨幣也沒有完全禁止流通呀,弄這麼多現金,就不怕被老鼠啃了?再說了,弄這麼多現金,目標太大,難道怕被人盯上?」

「那你就擔心多餘了!」姚志飛道,「錢是黑市裏面專人送過來的,誰有那個膽子跟黑市的金融系統作對?既然是黑市,那麼金錢的流動自然是絕對要安全的,不安全他們自己還怎麼玩?」

金教授補充道:「就是,所有在黑市上的東西,大概就屬錢是最乾淨的了,那麼多東西都不怕,都在自由流通,錢怎麼可能有危險?」

安平笑道:「啊?還有這麼一說?金教授,我發現了一個規律,教授嘴裏面,大概什麼都是能反過來說的。你看哈,錢是乾淨的,資源是難以獲取的,妞是有自主選擇權的,就連那個被你定義了機械生命體,都是可控制的。你們這些教授,究竟是哪根弦跟常人搭得不一樣,怎麼說什麼都與眾不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