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在出發!爭取傍晚見到小公主,然後連夜返回。」

祝融在心裏給自己安排好行程。

接着,他習慣性地回頭看了看已經睡着的雪蓮,然後小心翼翼地朝着阿格拉托利的方向走了過去。

:大王這是要回阿格拉托利?

:大王從小就重感情,所以會有這種行為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

:可能是上次的事情讓大王心裏有了警惕吧!若是不回去看看小公主大王也不放心。

:可是小公主不是已經重傷住院了嗎?

:今天已經脫離危險了。

:太好了!

:據說小公主也要被遣送回國了!

:消息可靠?

:絕對可靠!天竺國的醫療技術有限!他們只能保住小公主的性命,但卻沒有實力保證小公主不留後遺症!所以為了小公主的未來考慮,大江集團便決定將小公主也遣返了。

:真是太好了!

:那這樣大王豈不是永遠也見不到小公主了?

:等明年卡齊蘭加公園開放旅遊的時候,我親自去告訴大王。

:見到大王不要慌,在家多練練「嗷嗚」叫!

:奪筍啊!

……

兩個小時后,祝融回到了熟悉的阿格拉托利的核心區。

來到核心區的邊緣,他下意識地抬頭看了看天空又看了看樹木的倒影。

「只用了兩個小時!」

他很快在心裏作出了判斷。

緊接着,祝融習慣性地露出了嗅氣味的表情。

下一刻,他的眉頭立刻緊皺了起來。

「怎麼會是大寶的氣息?」

祝融猶豫了一下,隨後再次露出了嗅氣味的表情。

但是很快他便確定了自己的判斷。

「難道二寶被大寶趕走了?」

祝融瞬間做出了一個合理的猜想。

對於這個結果,他並沒有太過驚訝。

其實他上次回來的時候就大概能夠猜到現在這種結局。

一隻六百斤的虎王怎麼可能允許其他老虎跟自己共享領地呢?

:大王發現二寶被趕出去了!

:大王也很無奈啊!不過,這就是野生老虎的生存法則,大王也沒有辦法。

:不知道大王會不會把大寶揍一頓。

:應該不會吧!畢竟二寶對大王的態度也不咋地。

:大王好慘!兩個不孝子。

……

祝融迅速地打開了「探查之眼」,緊接着沿着核心區的湖邊朝着灌木叢的方向慢慢前進。

半個小時后,他便穿過了灌木叢來到了熟悉的湖邊。

通過「探查之眼」,他可以清晰地看到此時的大寶正在高草地當中。

「竟然主動跑到高草地當中進行捕獵!」

「小傢伙膽子大了很多呀!」

祝融迅速地打開了【視野】。

「怪不得膽子這麼大!」

「竟然都已經超過六百斤了!這體重都快趕上「犀牛殺手」了!」

他迅速地退出了視野。

緊接着立刻跳入了湖中。

:沒想到大王這麼果斷啊!連大寶的面都不想見!

:還是小公主比較重要!哈哈~

:一想到大王找不到小公主,我就替大王着急!

:大王不會因此而暴走吧!

:這誰說的准。

……

很快,祝融游到了湖的對面。

接着他熟練地朝着原始森林的方向走了過去。

十分鐘后,祝融便在核心區的外圍發現了二寶的蹤跡。

此時的二寶正舒服地躺在水源地的旁邊。

祝融立刻打開了【視野】。

確定二寶沒有受傷之後,他也是暗暗鬆了一口氣。

「還好兩兄弟沒有死斗!」

想到這裏,祝融也收回了視線,接着繼續朝着森林的深處走了過去。

又過了十分鐘。

祝融來到了小公主的領地。

他熟練地露出了嗅氣味的表情。

但是下一刻,他的神色瞬間大變!

「小公主呢?」 不知不覺間曉風晨露,寒意襲人,東方漸露魚肚白。

古樹叢林中,一人一獸快速前行,楚帝心中興奮不已,目光如炬,警惕的注視着左右。

他一夜未合眼,卻絲毫不覺倦意,倒想在叢林里仰天狂呼,抒解狂喜心情。

斬殺三頭化骨蛇王,系統獎勵神秘禮包,白虎吞噬蛇王獸核,修為再次精進,最讓他激動不已的事情,是在蛇王洞穴中獲得價值連城的寶藏。

楚帝進入洞穴之中,發現蛇王竟收藏了上萬具低階皇級兵器,雖時隔千年,可兵器依舊完好無損,沒有絲毫的殘破與拂袖。

上萬具低階皇級兵器,楚帝親手檢驗它們鋒利程度,就算放眼當前戰爭大陸一品帝國,依舊是鳳毛菱角般存在。

楚帝心中暗想,待他返回楚國時,將用上萬具皇級兵器裝備一直軍團,到時候這支軍團必將可以所向披靡,橫掃列國。

激動之色溢於言表,楚帝側目看了眼身旁白虎,狂笑一聲,道:「小白,加快速度!」

一個時辰后。

氤氳霧氣消散,楚帝帶領白虎返回,此時寒冰落,比蒙王,呂布三人,依舊警惕的注視四周,顯然他們一樣是徹夜未眠。

「冰落,比蒙王,朕回來了!」

楚帝朗聲說道,移步來到幾人身旁,抬手間百具鎧甲出現,再次開口。

「奉先,下令燕雲十八騎和屠神死士,全部換上這套鎧甲,大家一夜未眠,接下來休息一個時辰,我們再出發。」

一聲令下,呂布帶着燕雲十八騎和屠神死士,拎起鎧甲向一旁走去,楚帝移步來到寒冰落倩影旁,見其俏臉上仍舊佈滿擔憂,抬手將她玉手緊握。

「冰落,朕已平安歸來,你不用在提心弔膽!」

「相公,惡魔之森,詭異異常,昨夜一夜未歸,臣妾豈能不提心弔膽?」

「哈哈,昨夜朕只是親手斬殺一條小蛇而已,耽擱了些時間,不過收穫也不小!」

「眼下拂曉已過,新的一天到來,我們必須儘快離開惡魔之森,朕總覺得冥冥之中,好像有什麼東西一直在窺探我們!」

話音落,楚帝扶著寒冰落倚在一旁古樹上休息,一個時辰轉眼即逝,眾人整裝待發,再一次踏上征程,穿梭在叢林中朝着惡魔之森腹地走去。

…………

黃昏時分,殘陽西落,倦鳥歸巢,惡魔之森漸漸籠罩上一層赤紅的霞光。

不知是神獸白虎之威,還是森林外圍沒有凶獸,楚帝一行長達十幾個時辰里,並沒有遇到一隻兇手的襲擾。

就在此時。

前方突然傳來一陣打鬥聲,兵戈碰撞,殺氣凜然,陣陣漣漪波動襲來。

「陛下,前方有人交戰,我們要不要過去看看!」

「知己知彼,百戰不殆,過去看看,了解下各國君王的實力!」

楚帝出言說道,在這惡魔之森中,凶獸是非常危險的存在,可有些時候人比凶獸更加兇殘。

一盞茶功夫。

瘋狂的打鬥已經出現在楚帝面前,為首的正是朱元璋,此刻他正被巫門,樓蘭王,楊廣三方勢力圍攻。

以一敵三,朱元璋身邊張無忌,常遇春,徐達都已落下風,只有他一人還在苦苦堅持,但面對樓蘭王,楊廣,巫門強者的攻擊,已經破綻百出,有些應接不暇,身上鮮血淋漓,深可見骨的劍痕隨處可見。

朱元璋已是強弩之末,身影向後倒飛出去,氣息變得凌亂,抬手捂在胸口傷痕上。

「順明皇,惡魔之森中的寶藏很快就和你沒有任何關係了,安心的去吧!」

「順明之地,朕會親自率大軍前往,爾大可放心,你後宮的女人,朕不會虧待他們的。」

「哈哈~」

「哈哈~」

楊廣,樓蘭王同時仰天長笑,眸子裏閃爍不屑之色,朱元璋神情凝重,心中早已是怒不可遏。

要是一對一交手,他何懼之楊廣,樓蘭王,巫門強者任何一人,眼下頗有點虎落平陽被犬欺的感覺。

「楊廣,樓蘭王,你們處心積慮,一直想要殺朕,如果此次惡魔之森中,朕大難不死,待朕回國,定發兵踏平隋陽和樓蘭之地。」

「大難不死?」

「朱重八,你沒有機會了!」

楊廣凜冽森寒的聲音響起,比蒙王急聲詢問道:「陛下,要不要施以援手,畢竟神宮墓門前,順明皇曾試圖想要救陛下!」

「施以援手?」

「當然,重八可是好同志,朕豈會看着他被楊廣,樓蘭王傷害!」

「在惡魔叢林中,多一個朋友,總比多一個敵人,強!」

「比蒙王,奉先,出手攔下樓蘭王和巫門強者,楊廣必須死,朕這就送送他上路!」

話音落。

比蒙王手執裂天破魔斧沖了出去,縱聲如雷,道:「順明皇,吾皇助你一臂之力,其他人受死吧!」

「轟隆!」

比蒙王巨斧揮動直擊樓蘭王過去,突如其來的攻擊,讓他們猝不及防,尤其是楊廣聽到楚帝前來,整個人驚恐至極,臉色瞬間蒼白如紙。

「楊廣,神宮墓門前,爾一劍刺傷朕,有的時候血債必須血償,一劍之仇,朕必讓你血祭!」

楚帝霸道之聲傳開,身影一閃出現在楊廣面前,只見他瞳眸大睜,一抹錯愕閃過,便狂笑不已。

「楚帝,朕承認你修為強橫,可你先看清楚眼下情況,朕身旁巫門,樓蘭強者林立,你此刻出現無疑就是自尋死路。」

「朕,自尋死路?」

「楊廣,你真的太自信了,就憑他們還想擋下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