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朕叫你們來,也算是給你們一個忠告,前朝後宮,息息相關,若是有人拉幫結派,籠絡大臣,文妃,就是你們的下場!」趙帝的聲音帶着寒意。

所以人一下子跪了下去:「臣妾不敢。」

「不敢最好。」趙帝整個人都很陰沉,不知道他是因為太生氣了,還是因為太是失望了,給人一種受了刺激的感覺。

眾人跪在地上,大氣都不敢喘。她從其中取出來一本觀看,也是將書冊拿在手上的時候,她才發覺單是這本書冊所用的材料,都與尋常書冊不大一樣。她似乎能夠嗅到一種淡淡的草香……若她沒有猜錯的話,這些紙張大約都是用長羽葉的汁水給浸泡過的。

想要東西能夠常年保存,千年不腐……需要的便是長羽葉的汁水。只是單是長羽葉這種東西都很

《一不小心攻略了少俠》第二百八十七章傳心之愛其一是頓丘城伏擊戰的心理陰影;

其二是後晉國力空虛,無力支撐。契丹退兵的當月,石重貴就下令全國徵兵,每七戶就要出一兵,自備甲杖;次月同州、華州就奏報人相食的慘劇,隴州則奏報餓死五萬六千人。景延廣不敢冒險,他輸不起,他身後的這個衰弱帝國更輸不起;

其三是后蜀趁火打劫。當兩軍激

《五代十國往事》第573章御遼十五將1 無論如何抗拒,以葛八為首的一眾網紅還是被趕出了酒店。

「報警!馬上報警!」

「對,必須報警,把他們全抓起來!」

「我手機被砸了,有手機的,趕緊報警!」

「我的也被砸了……」

離開酒店,一眾人氣急敗壞的嚷嚷起來。

只是,說到報警,眾人卻又你看看我,我看看你。

剛才的衝突中,他們所有人的手機被砸了。

這時候想著報警,才發現竟然沒有一個人有手機。

「都沒有手機了嗎?備用機都沒有?」

一個扎著羊角辮的男網紅憤然的詢問。

眾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紛紛搖頭。

「草!」

羊角辮怒罵一聲,看了身邊的葛八一眼,又氣沖沖的說道:「先去兩個人送八哥去醫院,誰身上有現金?」

聽著羊角辮的話,不少網紅都拿著厚厚的幾沓錢站出來。

他們身上不但有現金,而且還不少。

這可是他們拍攝視頻的重要道具之一,一般都不會帶著。

「先借我兩萬,回頭買了新手機還你!」

羊角辮隨意的從一個朋友手裡拿過兩萬塊錢,又沖眾人說道:「走,先去買手機,換個酒店住下來后,就該讓他們見識一下咱們的力量了!」

聽到羊角辮的話,心中早已窩火的眾人頓時附和起來。

說話間,眾人快速往停車場走去。

然而,剛到停車場門口,卻見出入口處橫停著一輛大巴。

車子進出的路,全部被大巴堵死。

「肯定是酒店老闆乾的!」

羊角辮憤怒的吼道:「這個雜碎真賤!」

眾人聞言,也紛紛跟著大罵起來。

只是,氣歸氣,強龍不壓地頭蛇。

他們根本不敢去找姚思明的麻煩。

眾人一合計,便決定打車。

分成三波人,一波去報警,一波送葛八去醫院,其他人先去買手機,為他們的報復行動做準備。

很快,一行人迅速來到街邊打車。

遠遠的看到他們招手,一輛計程車迅速駛來。

正當眾人準備先讓傷得最重的葛八上車去醫院的時候,那計程車突然一個加速,快速從他們身邊駛過。

眾人微微一愣,立即沖著遠去的計程車破口大罵。

還沒罵完,又一輛計程車駛來。

然而,計程車剛靠近他們,又立即加速從他們面前跑過去。

接下來的十多分鐘,重複的情況不斷上演。

只要看清他們,所有計程車都會加速離開。

即使他們揮舞著手中紅彤彤的鈔票,也沒有任何計程車願意搭他們。

想搭順風車,看他們這一身怪異的裝扮,也沒人願意搭。

折騰一番下來,他們連一輛車也沒有打到。

羊角辮意識到問題,立即沖眾人大叫道:「都把衣服脫了,妝也卸了!」

被羊角辮這一提醒,眾人這才反應過來,紛紛將身上的奇裝異服脫下。

如此一來,眾人看上去終於稍微正常了些。

只是,這大冬天的,脫去了外面的衣服,眾人頓時在寒風中瑟瑟發抖。

眾人再去攔車,但結果卻是一樣的。

半個小時過去,眾人還站在那裡,幾個受不住凍的人,又再次穿上了自己那一身丑得怪異的衣服。

「老子就不相信,沒有車,我們哪裡都去不了!」

羊角辮徹底憤怒了,大叫道:「走,咱們走路!這附近,肯定有手機店和酒店!」

說著,羊角辮便帶著眾人沿街往前走去。

不出所料。

才往前走了三四百米,便看到了手機店。

而在手機店的對面,就是一家酒店。

雖然看上去沒有之前的酒店高檔,但看外觀,應該也還算不錯。

眾人歡呼一聲,紛紛往手機小跑而去。

然而,剛到酒店門口,店員便衝上前來將玻璃門關上。

「幹什麼?」

「怕我們沒錢?老子們錢多的是!」

「開門,要不是打不到車,老子們才不來你這破手機店呢!」

一眾人氣急敗壞的沖店內的人大吼。

店員搖頭一笑,滿臉同情的看著這幫人,「江北不歡迎妖魔鬼怪!滾吧!但願你們能活著離開!」

一聽店員的話,眾人頓時氣得暴跳如雷,對著門就是一陣猛踹。

剎那間,店內頓時響起了警報聲。

聽到這個聲音,眾人下意識的要跑。

這時候,滿臉腫脹的葛八站出來,用透風嘴,吃力的說道:「怕個毛啊!最好等警察來,省得咱們找地兒報警!」

眾人微微一愣,待回過神來,頓時踹得更猛了。

還一個勁誇讚八哥有智慧。

正當眾人踹得起勁的時候,幾輛車子突然在街邊停下。

接著,一群身穿黑色西裝的人迅速下車,直奔他們而來。

「不好,快跑!」

有人意識到不對勁,連忙大叫起來。

那些踢得興起的人回頭一看,頓時嚇得魂飛魄散,連忙逃跑。

眾人在前面跑,那些黑衣人便在身後追。

不過,追了一段距離,那些黑衣人便不再追,只是隔著兩三百米的距離,遠遠的看著他們。

眾人氣喘吁吁的停下來,試探著往前走了幾步,那些黑人立即跟上。

他們停下,黑衣人也停下。

「完了,咱們被盯上了!」

「肯定那個姓林的派來的人!」

「八哥,咱們現在該怎麼辦啊?」

「咱們達不到車,該不會也不是姓林的在搞鬼吧?」

「你們聽到剛才那手機店的人說什麼了嗎?他們說,但願我們能活著離開!」

「那個姓林的,該不會是道上的人吧?」

看著站在遠處虎視眈眈的黑衣人,眾人頓時慌了神。

他們這些人,要讓他們在網上搞風搞雨還行,真要遇到那些道上的人,一個個都只有嚇得尿褲子的份。

「慌個毛!現在是法治社會,老子就不相信,他們敢弄死我們!」

葛八剛吼了一句,臉上又劇烈的抽疼起來。

見旁邊不遠處就有家藥店,連忙指了指藥店,示意他們去給自己先買點葯。

眾人會意,扶著疼得吃牙咧嘴的葛八往藥店走去。

只是,他們剛靠近,藥店也立即關上門。

眾人站在藥店門口,臉上不住的抽搐,心中更加恐慌起來。

一種上天無路,下地五門的感覺在眾人心中油然而生。

到了這個時候,傻子也知道他們惹上大人物了。

眾人聚在一起,再次合計接下來到底該怎麼辦…… 顧南靈聽見關門的聲音,轉頭看去。

「怎麼下來了?」顧南靈疑惑的看向車裡,小雅已經搖下了車窗,正看著這邊。

「不能下來?」江遠彥笑問。

顧南靈收回視線,看著眼前之人,「倒也不是,只是覺得太累了,沒有必要這麼折騰。」

「我不覺得累就好。」江遠彥嘴角笑意更深。

他的手緩緩抬起來,落在顧南靈的臉頰上。

顧南靈愣了愣,疑惑道:「做什麼?」

江遠彥淺笑,「做情侶該做的事情。」

趁著顧南靈翻白眼的功夫,江遠彥低頭,輕輕印上她的嘴唇。

蜻蜓點水似的輕吻。

顧南靈只覺一片小白兔的羽毛飄過自己的嘴唇,還未等待她去抓,就消失了。

「晚安。」

江遠彥溫柔的聲音在耳邊響起,顧南靈點頭,「晚安。」

笑著摸了摸她的腦袋,江遠彥轉身上了車。

直到那車開除了小區的路,唐巧巧都還看著車輛的背影,腦袋裡懵懵的,不知道在想什麼。

「遠彥哥哥,那個姐姐看起來有些蠢。」小雅瞧著前面認真開車,面容英俊的男人,忍不住開口說道。

江遠彥莞爾,「小雅,你這個姐姐可不老實,她就是一個小狐狸。」

一個偷心的小狐狸。

小雅歪頭,眼裡充斥著不解。

江遠彥嘴角帶著淺淺的笑容,卻沒有在繼續這個話題,顯然是不想說下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