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吱~」

林小芭一推開房門,就看到了一個穿得很客氣的女人暈倒在地上,而靖王正按著衣襟被扯得有些亂了的胸口,抓著桌邊,低頭大喘氣地坐在正廳的桌前。

「你沒走?!」

靖王聽見開門聲,抬眸看到林小芭,有一絲驚喜,有一絲詫異。

「你把她打暈了?」

林小芭卻沒回答靖王的問題,而是又將房門趕緊關上。

「被你言中了,這一切只不過是一個陷阱。

你來得正好,我們必須趕緊離開崇明宮!」

靖王說著,就有些難受地起身,抓上林小芭的手臂,要開門離開。

「現在不能出去!

那個小太監去叫侍衛了,現在出去,肯定會撞個正著,到時候隨便定你個私闖東宮,意圖對太子不軌的罪名,你一樣是死路一條!」

林小芭忙是反抓住靖王的手臂,將他拖了回來。

「那怎麼辦?!

難道就在這裡坐以待斃?!」

靖王此刻氣血混亂,根本靜不下心來想辦法。

「這院里有個狗洞,你要是個女人,或者身材瘦小一點,我就能直接帶你鑽狗洞出去了。

現在,這麼短的時間內,想從別的路出去是不太可能了,我們只能先躲起來,等到他們在這宮裡搜不到人,肯定就會出去附近找,到時候人少了,自然就好辦多了!」

林小芭說罷,靖王又是蹙眉質疑道:

「藏?能往哪兒藏?」

「跟我來!」

林小芭勾唇一笑,拉著靖王就往左室里走去。

林小芭拉著靖王來到床前,跪在地上推開了腳榻,然後拔下了頭上的發簪,半個身子鑽入床下,用手敲了敲地板后,就用發簪將聲音明顯不對的木板邊緣來回劃了幾道,然後用力一撬,便是掀開了一整塊可活動的木板!

木板下是一個長方形的地洞,僅一人半寬,長比床要短上一些,但目測是能夠藏得下人的。

靖王看到這地洞,不由得一愣,他差點忘了,這個地洞還是他母親讓人給他做的!

這房間原本也是他父親和母親的寢室,他母親之所以再床下弄了這麼個洞,是因為他當年對不停糾纏著要和他玩捉迷藏的小丫頭煩不勝煩,他為了一勞永逸,便是答應和小丫頭以一次捉迷藏來打賭:

若小丫頭在半個時辰的時間裡找不到他,那麼以後她就不能再來煩他,如果他輸了,那麼她以後想玩什麼,他都奉陪,捉迷藏的範圍僅限於崇明宮內。

但是對於從沒玩過捉迷藏的他來說,他冥思苦想了三天,都想不到一個絕對不會被小丫頭找到的地方。

所以,他為了贏得這場賭注,便是求助了他的母妃,他的母妃便是讓人造了這麼個地洞。

當時的他對於這個地洞信心滿滿,在捉迷藏的當天,他也確實在這地洞里躲了將近半個時辰都沒被小丫頭髮現。

可是,最後還是他輸了,因為小丫頭一直找不到他,急得坐在走廊里放聲大哭,他的母妃見狀上前安慰,小丫頭告知了他們約定的遊戲賭注,他的母妃聽后便是偷偷告訴了小丫頭他的藏身之處,他便是在最後關頭,被找了出來。

靖王一看到這個地洞,當年的事便躍然眼前,他記得,正是因為那場遊戲,他被迫開始接受小丫頭的糾纏和打擾,可慢慢的,他就在這不情願之中,變得越來越期待她入宮的時候了。

可是,從那以後,小丫頭並沒有再要求過要玩捉迷藏,這個地洞也就只用過那麼一次,而這地洞除了他、小丫頭、他的父親母親,和當時崇明宮裡負責挖這個地洞的宮人外,應當就不可能有別的人知道了。

當年崇明宮裡的宮人,除了那個小太監,無一倖免地全被處死了,小太監當年並不隨身伺候他,也不在他父親母親左右,所以小太監並不知道此事。

另他的父母也已雙亡,小丫頭也在流放的途中死於非命,這地洞應當只有他一個人知道才對,那麼林小芭又是從何處得知的?

如此回憶著,靖王便是疑惑地看著林小芭,林小芭掀開木板后鑽出床底,見靖王對著自己發獃,便是趕緊催促道:

「王爺,快點躺進去吧,他們就要來了!

「那你呢?」

靖王愣愣地問了一句。

「自然跟你藏一起啊!

你身子大,你先進,我們擠一擠應該能行!」

林小芭解釋罷,靖王也不再浪費時間,立刻鑽入床底,平躺入地洞中。

靖王記得兒時這地洞對他還錯錯有餘,可如今他躺進去,基本就佔滿了整個位置。

「王爺,你側一側!」

見狀,林小芭便是提醒了他一句,隨後跟著鑽入床底,將腳榻先挪回了原位,而後側身擠入地洞中,再將木地板蓋了下來。

「嘭!」

木板一落下,外邊正好就響起了大力的踹門聲!

。 葉寒拿着酒去了毒液的房間。

這間屋子被毒液收拾的很簡略,除了訓練用的器械,房間里一件多餘的東西都沒有。

兩人坐下后,葉寒給毒液倒上酒,毒液一口便悶了。

葉寒見狀說道:「別喝這麼急,等一下醉到不省人事,我找誰聊天去?」

毒液尷尬一笑,給自己倒上一杯,這回並沒有馬上喝。

他壓抑已久的情緒湧上心頭,眼睛都紅了。

「你有沒有被你的上級利用過?」毒液問道。

「沒有。」葉寒回答道。

葉寒的腦海中浮現起屠夫的樣子。

雖然屠夫看上去很兇,但是卻將自己當親孫子對待。葉寒很難想像,如果沒有遇到屠夫,自己會是什麼樣。

也正是因為他,葉寒才是如今的貪狼。

顯然毒液就沒有自己這麼好的運氣,要不然他不會這麼問。

隨着酒勁上來,冷酷的毒液打開話匣。

他略帶傷感的說道:「我和我的幾個弟兄,通過層層選拔,最終成立毒液小隊。一起出生入死,一起為祖國賣命。只可惜,後來我才知道,他們只不過是上級的棋子罷了。」

說到此處,他再次一口悶了酒,繼續說道:「我們以為是在給國家效力,結果卻是上級利用我們,除去政敵,消滅反對者的工具。直到事情敗露,他又拿着金條美女,高官厚祿收買我們。」

葉寒道:「你拒絕了。」

「當然!這些東西,就是對我們這些軍人的侮辱!我言辭拒絕,隨後便遭到暗殺,還被扣上叛國的罪名。我們逃亡時,死了一個弟兄。」

葉寒知道,他們每個人身上的紋身,就是為了紀念這位死去的兄弟。

聽完毒液的過往,葉寒能夠感同身受。

他們並不是死在強敵手中,而是遭人陷害。

當初破軍就跟他,就是因為擋了七大家族財路,才有了後面的事。

毒液同樣也是。

毒液跟小隊的弟兄,一直沒有忘記向利用他們的上級復仇。

只是奈何對方權力滔天,他們即便每天不間斷的訓練,還是無法找到報仇的辦法。

直到洪都的出現。

葉寒能夠跟洪都合作,牽制軍方的行動,並且聯手剷除重要人員,這一幕對毒液很觸動。

他所需要的,就是這樣的一個機會。

所以他想拜託葉寒,幫他們尋找到這個機會。

哪怕最後是跟上級同歸於盡,也能死得其所。

葉寒通過跟毒液聊天,已經明白他想拜託的事。

Y國軍方這群白眼狼,師承華夏,曾經跟他們的關係匪淺,最後卻做出令人作嘔的勾當。

葉寒本來就對Y國軍方沒有任何好感。通過了解得知,利用毒液的上級,還是葉寒很厭惡的一個人。

所以無論如何,葉寒都會答應。

葉寒沉聲道:「你跟你兄弟的這個忙,我葉寒幫了!正好Y國那邊我認識那麼幾個人,據我了解,他們應該跟你的上級沒有牽扯。而且幫你們除掉那人,對他們也有好處。」

毒液聽完全身一震,立刻握緊葉寒的手說道:「大恩大德,沒齒難忘!」

葉寒道:「你我都是軍人,不必說這些。只是復仇之戰會異常兇險,多加小心!」

毒液點頭道:「明白!如果我或者小隊里的任何成員,還能活着回來,必定報答你的恩情。再次之前,那三個毒梟,一個都別想跑!」

隨後毒液再敬了葉寒幾杯酒,難掩激動的心情,迫不及待的把這個消息告訴自己的弟兄。

弟兄們每個人都流出相同的表情,他們這麼多年的蟄伏隱忍,總算沒有白費。

葉寒喝完酒從毒液屋裏出來,隨後找了林中虎,順便叫上杜坤。

等杜坤趕到,三人坐下來商量後續的事。

有洪都的參與,他們消除毒梟后,便沒有後續的麻煩。

現在是時候開始準備動工,開始規劃建造度假村等一系列設施。

他們兩在地下世界跟軍方起不到作用,不過他們跟當地上層關係匪淺,因此能夠批下大量的土地。

加上滅掉毒梟后所得的土地,將會是無數個大項目。

在此之後,他們可以利用手中的權利跟關係,將生意延伸到市裏,葉寒再以外資的身份進入市場,三人聯手便能掌控當地的經濟。

如果一切順利,察曼公主相當於得到了首個城市經濟掌控權。

這些大項目,不但能吸引外資注入,還能夠給成千上萬人製造就業崗位。

使他們能真正脫離罌粟種植,走上正軌。

察曼公主在得知這個消息后,激動的兩天沒合眼。

而她那邊發展的也足夠迅速。

葉寒從竹葉青那邊借來的人,既能打又能賺錢,幾乎是在幾天內,就清理了谷城以及周邊的賭場,餐飲等生意。

南陽那邊從四爺跟王家借來的人,別看都沒什麼名氣,卻在商戰上難逢敵手。

一時間,遍地開花,而對手直到現在,都還沒有搞清楚,究竟發生了什麼事。

然而就在這個時候,三大毒梟出現亂子了。

根據洪都的眼線來報,原本井水不犯河水的他們,因為各自的貪婪,互相侵佔對方的市場,導致三方大打出手。

他們背後的軍方,不想看到這種局面,勒令讓他們停手。

雖然戰火是停了,不過他們彼此之間的矛盾並未解決。

因此三大毒梟決定坐下來,進行一次談判。

地點就約在度假村選址附近的別墅。

雙方只帶上各自請的雇傭兵還有修真境武者到場。

三大毒梟都在,談判地點又適合作戰,葉寒覺得這正是一舉消滅他們的絕佳時機。

於是他立刻讓毒液小隊開始行動,葉寒也跟顧艷配合他們作戰。

根據情報,每名毒梟都帶着兩名修真境武者。

他們提前趕到現場,按照預定計劃落位。

很快三大毒梟帶着各自的人,來到別墅里談判。

等到談判進行到一半,對方所有人都很鬆懈的時候,葉寒抓住時機下達狙殺指令。

毒液小隊的兩名狙擊手,同時在東西兩側,對坤沙之外的兩名毒梟開槍。

槍聲響起的瞬間,對方的修真境武者,以最快的速度推開各自保護的毒梟,使得一槍打空,一槍打死了一名雇傭兵。

「坤沙!你敢暗殺我們!」另外兩個毒梟,頓時勃然大怒!。唐家什麼時候淪落到這種地步,竟然讓兩個毛頭小子出言侮辱。

「宋梵,你們太狂了吧!別以為你們逃過我大伯的追殺,就無法無天了嗎?」唐瑜怒喝一聲道。

胖子向他揮了揮手,示意他不要說話,似乎將他們當成了空氣,繼續對宋梵道:

「那梵……

《蓋世殺神》第694章頓時樂了! 「手槍局的成功也讓navi向著勝利更近一步,a隊現在也只有3分,但是手槍局他們下了雷包,也可以有經濟進行強起,不過我個人認為他們應該會進行eco,將最後的希望放到賽點來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