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那姐妹呢?不怕我對你不利了?」

紫竹自然注意到了田卓的舉動,卻只斜倪著眼前人,敷衍道:

「我會怕你?要問梅蘭,她早被你噁心的跑裡面去了。」

她邊說著,邊側頭示意一下身後幽深的小巷,緊接著皺眉問道:

「我們剛吃的菜,真的是那東西的肉?」

紫竹這話問的實在太突然,且語氣也出奇的平靜。

田卓聽清並反應過來時,已因詫異不自覺的轉回頭,緊盯著牆角石階上一手拄腿,一腿平伸的少女。

他一時分不清這是風雨欲來前的「寂靜」,還是故作姿態。

又盯了片刻后,終於在紫竹不耐煩的皺眉並狠狠回瞪中反應過來,一點頭道:

「啊!嗯,是啊。」

這之後,田卓實在是忍不住心底好奇,追問了一句。

「……你就沒什麼,呃,特別感覺?」

他知道自己有些詞不達意,但一時真不知該怎麼問出心中的怪異感和疑惑。

果然,這蠢問題換回了又一個大大的白眼加狠瞪。但出乎他意料的是,除了警告與嫌棄外他還收穫了別的回應。

「按你說的,那東西和雞吃的食物不是差不多?除了好像滑溜溜的觸感惹人厭,也沒什麼嘛。」

紫竹說這話時,一臉怪異與不確定神色。

少年聽后明顯不信,又多看紫竹兩眼,更當她是外強中乾在逞強。

也因此,這些時日與紫竹相處養成的習慣——抬扛,看準對方軟肋「穩准狠「」的抬杠本能,又被觸發了。

「你也就是嘴硬。如果真見過活生生田裡的田雞,再看過它吃東西時的樣子,八成是……」

紫竹聞言,柳眉瞬間倒豎,表情不屑的哼笑道:

「呵,有什麼大不了?不就是吃田裡的蟲子。我跟著郡主,連真蟲子都曾吃過!還怕吃以蟲子為食的?少小瞧人!」

「哈?!」

這句話,是真把田卓震撼到了。

他一臉愕然,整個人都僵了,之後緊跟一抖才徹底回神。忍不住暗搓搓撫平手上的雞皮疙瘩,人卻已是滿眼的敬佩,態度也十分誠懇問道:

「你真的,吃過蟲子?」

紫竹此時已緩過勁兒來,邊起身邊斜倪了田卓一眼,哼道:

「你不信就算了。是真是假又如何?」

田卓憋了一瞬,一梗脖子咬牙道:

「你要說的是真的,我日後,日後就敬你是條,」好漢。

但最後兩字還沒出口,紫竹已掀唇一笑,十分爽快的轉身直視著少年,笑眯眯道:

「好啊!這可都是你說的。改日我帶你吃一回蟲子,之後你就要對我唯命是從。」

這時,小巷中突然傳來一聲尖叫聲,打斷了兩人的話。

紫竹與田卓都被嚇了一跳,而下一瞬面面相覷后,幾乎同時抬腿奔向聲音傳來的方向。

梅蘭!

她如今可是一人在這小巷子里!

……

福來客棧的天字一號房中,馮長史被韓青嵐「嚇」退並再次四目相交這段時間,丹陽郡主已趁機將房中四下都掃視一遍。

而她的目光在經過幾處珍玩的瞬間,眉頭明顯隆起並越皺越緊。

。 「咻!」

長劍橫飛而去,正中赤紅戰馬上將領胸口上,男子回首眼眸中騰起錯愕之色。

「砰!」

站馬上身影驟然跌落而下,倒下地面血泊中,身影微微抽動,嘴角鮮血溢出,大睜瞳眸注視著岳飛諸將。

馬嘶聲傳來,像是驚雷。

軍營中亂軍回首,只見岳飛,霍去病諸將縱馬狂飆而來。

岳飛身子彎弓,抬手將插在將領身影上長劍拔出,胯下戰馬騰空而起,手中闊劍斬落而下,迎面三名士兵頃刻間殞命。

霍去病,薛仁貴,關勝等人不愧為楚國悍將,一道煙塵翻滾而起,眾人頃刻殺至,手中闊劍斬落,亂軍沒有絲毫還手的機會。

「將軍回來了,眾將士全力拚殺!」

「殺!」

「殺!」

震天殺喊聲響起,楚軍勢如惡虎,快速沖入亂軍中。

眾將平安歸來,楚軍士氣瞬間暴漲,幾息之間以碾壓之姿將亂軍衝擊的節節潰退。

陸旬組織周密,亂軍不但偷襲了城中軍營,就連駐紮在城外的楚軍也遭到了偷襲。

楚軍大軍駐紮城外城中只有少數兵卒,若非如此,亂軍豈能阻擋楚軍兵鋒。

眼下領頭將領慘死,亂軍群龍無首,完全就是一盤散沙,在眾將和楚軍的斬殺下潰不成軍,一道道身影倒在楚軍兵戈下。

良久。

軍營中亂軍被誅,只剩下寥寥數百人抱頭投降,身影瑟瑟發抖的蹲在軍營里。

一道鮮血淋漓的身影沖了過來,跪地抱拳施禮:「將軍這些人如何處置?」

岳飛側目看了眼霍去病,兩人同時頷首,只聽霍去病冷冽的聲音響起,只道出一個字,緊勒韁繩回馬向軍營外沖了出去。

「殺!」

霍去病嘶風縱馬而去,岳飛讓薛仁貴,顏良,文丑三將留在城中防禦,他帶著關勝,楊延嗣拍馬離開軍營向城外風馳電掣而去。

霍去病,岳飛幾人相繼離開,軍營中傳來響徹寰宇的慘叫聲,數百名亂軍被全部射殺。

馬蹄聲傳來,宛若雷霆狂吼。

薛仁貴回馬看去,見李廣帶領一隊士兵而來,他頷首看了眼地面上被殺的亂軍,臉上騰起淡定的神色。

「全死了?」

「對,全死了!」

李廣飛身躍下馬背,看著地面上遍野的殘屍,雙眸中充滿自責之色,這些人全部為了陸旬三兄弟的野心妄送了送命。

「不好!」

李廣突然回過神來,厲喝一聲,好像想到什麼緊急的事情,起身闊步上前飛身躍上馬背,手中馬鞭瘋狂揮舞著。

帝都外。

十里處。

萬里揚沙而起,天穹下瀰漫著濃烈的塵埃。

戰馬嘶鳴,兵戈碰撞。

兩軍瘋狂弒殺在一起,城外楚軍儘是精銳之兵,他們曾和霍去病,岳飛遠去草原腹地經歷生死,都是以一擋十的悍兵。

亂軍五名校尉勒馬而立,看著不斷潰退的士兵,不時回首向城門口方向看去。

他們期待陸旬帶領大軍來援,若是援軍在不到來,如此鏖戰下去,眼下戰役將很快落幕。

五人內心惶恐,今日眼見為實,他們終於知道楚軍兵鋒無敵,絕非空虛來風。

噠噠噠!

一陣馬蹄聲傳來,五人臉上瞬間騰起喜悅,回首向背後古道上看去,見只有數道身影飛馬而來,細長微眯的眼眸里充滿了絕望之色。

馬蹄聲響,宛若鐘鼓雷鳴。

眾人看著不斷接近的戰馬,身影顫抖,緊勒手中韁繩,拍馬向一旁古道上奔襲而去。

「想逃?」

「去病,你前往軍營清剿亂軍,某這就去追擊潰逃敵將!」

岳飛冷冽的聲音響起,勒馬改變方向朝著不遠處小土坡狂奔過去。

蒼穹上萬里晴空,白雲如龍翱翔,如虎下山,虛空中充斥著讓人不寒而慄的鐵血肅殺之氣。

五名校尉拍馬狂奔,他們慌不擇路,本以為楚軍眾將都已慘死陸府中。

可眼下情況聚變,完全超出了他們的想象,楚軍強悍久攻不下,現在統帥將軍平安歸來,楚軍兵鋒更強根本不是他們麾下士兵可以抗衡。

拍馬而逃是他們眼下唯一出路,奢望可以逃出生天,苟且偷生。

然。

古道上一人一騎橫空出現在他們面前土坡上,五人勒馬而立,雙眸注視著炎陽下山坡上黑影。

炎陽之光灑落在岳飛身影上,他手執闊劍,筆直如標槍的身影跨在馬背上,面色清冷。

戰馬來回踱步,岳飛緊勒韁繩,闊劍拍在馬臀上,整個人宛若從雲中飛出的戰神一樣。

勁風嘶吼,戰馬長鳴。

他兩鬢青絲飛揚而起,周身被鮮血染紅的長袍咆哮,宛若翱翔在虛空的火龍一樣。

五名校尉見狀,左右環顧,眸子中紛紛騰起堅定之色,緊握手中兵刃,提槍縱馬向岳飛奔襲了過去。

「楚將只有一人,我們五人合力將其斬殺!」

「殺!」

「殺!」

五人同時怒喝,粗狂的聲音回蕩在浩瀚天穹中,領頭的校尉距離岳飛不到一米之遙。

「唰!」

寒光長槍嘶風而去,化為一道精芒向岳飛刺殺過去,只見他身影傾側,抬手將槍柄抓在手中,手中闊劍從馬背一側飛出。

「唰!」

一劍飛出,領頭的校尉身首異處,胯下戰馬依舊瘋狂向前狂奔。

一劍殺一將,岳飛胯下戰馬依舊橫衝,他抬手將握在手中寒槍拋了出去,迎面奔襲而來的校尉被長槍穿透身體,身影宛若被重炮彈撞擊般,向後倒飛出去。

頃刻間。

五人被殺其二,剩下三人慌亂不已,強忍著心中恐慌,依舊嘶風縱馬而來。

「受死吧!」

岳飛怒喝一聲,手中闊劍迎了上去,砰的一聲巨響傳來,闊劍和長槍交錯在一起,他闊劍一橫,從槍柄上橫掃過去。

火星飛濺,長槍低吟。

來將長槍脫手,闊劍之鋒向他他胸口上砍殺而去,只見其反應極快,身影向下傾倒,劍鋒從他鼻尖上劃過。

「唰!」

「唰!」

就在此時兩道槍芒左右夾擊而來,岳飛身影凌空飛起,一道銀光凌空掠出,馬背上兩名校尉傳來慘叫,手臂上鮮血飈濺,手中長槍耷拉在地面上。

「撤!」

「快撤!」

岳飛將闊劍歸鞘,拍馬向前沖了過去,壓低身子將插在地面屍體上的長槍拔出,回馬狂飆追了過去。 作為吸血鬼怕鬼就算了,就連心臟也和常人不一樣。

弗萊迪對於這一點好像也挺驚訝:「呀呀呀,看來是我失算了,這個小朋友有點特殊啊?不過沒關係,在掏一次就好了。」

說這話這傢伙就微搓腳步準備衝過來,我們幾個看見他的動作也是紛紛繃緊肌肉隨時準備迎戰。

但是弗萊迪剛要動就忽然頓住了,他皺了皺額頭:「看來就幾個調皮鬼在打叔叔身體的主意啊?小朋友們,叔叔下次再陪你們玩!」

聽見他這傢伙在場的人瞳孔同時縮了縮,我想也沒想就直接揮舞著村雨沖了上去:「上,牽制住他!」

當我話音落下的瞬間其餘幾個人已經衝到了弗萊迪的身前,我也是已經揮舞著村雨和這傢伙對拼了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