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立看着兩人毫不在意的樣子,心中的疑惑更盛,難道他們真不知道玉書是秘境鑰匙?

這就是陳立疑惑的地方了,因為在陳立接受傳承消息之時,自然就知曉了玉書的作用。

天道宗老祖既然要費力將秘境改造,自然是要將其作為傳承和試煉之地。

既然身為試煉之地,自然要有鑰匙,所以這承載着

《從青雲門開始面板修仙》第二百零九章玉書、鑰匙 陳凌好奇歸好奇,但也沒多問,低吼道:「別廢話,誰去?」

蕭邦衝上來,道:「我去吧。」

說完,他立刻轉變方向,猛然沖向一點鐘方向,一會就消失在陳凌他們視線內。

而在蕭邦前進的過程中,陳凌並沒有停下來,跟在對方的後面,朝着1點鐘方向奔跑。

龍戰知道陳凌的本事,也不廢話,跟在後面,使勁地奔跑着。

片刻,陳凌咧嘴一笑,又有兩條魚出現,看樣子是狙擊小組的。

畢竟,狙擊小組才會選擇藏身在高地,而且位置非常隱蔽,還挖了洞,把自己藏起來。

陳凌不得不佩服這話傢伙,在如此短的時間內,就找到那樣的風水寶地,進可攻退可守。

如果自己沒有掃描技能這個作弊器,也很難發現對方。

龍戰見陳凌停下來,詫異道:「修羅,有新的發現嗎?」

陳凌笑着道:「沒錯,干不幹?」

龍戰眼睛一亮,衝上來,摩拳擦掌道:「必須干,在哪裏?老子要釣魚去。」

陳凌道:「9點方向,600米左右,有一個狙擊小組,小心點,別被陰了。」

說着,他伸手指了指,前方的一個山頭。

龍炸順着陳凌的手勢看了過去,仔細觀察了一下周圍的情況,迅速點頭道:「交給我。」

說完,他馬上與陳凌分開,朝着9點鐘方向過去。

當然,龍戰並沒有傻乎乎地直線前進,畢竟對方也在觀察著四周的情況,而是巧妙地藉助林子裏面的樹葉以及灌木叢的掩護,悄無聲地地前進。

陳凌見龍戰小心謹慎的樣子,知道狙擊小組的下場註定了,繼續掃了四周一眼,再次雙腿猛蹬,在叢林里不停地穿插。

唰唰。

陳凌的速度很快,彷彿林間的幽靈,還無聲無息。

要是雷鳴在這裏,看到陳凌的奔跑速度,絕對會大跌眼鏡,後悔與對方比找人。

拜託,按照這種快若閃電的速度,對方在半個小時之內,翻遍整座山都有可能。

沒多久,陳凌來到蕭邦所在的位置,發現這個傢伙已經將一個猛虎突擊隊的成員干暈。

陳凌笑着道:「肖隊,速度不錯。」

蕭邦笑呵呵道:「有你這傢伙的指引,沒有一點挑戰性。」

說完,蕭邦突然靈感一現,沉吟道:「要不,我們將猛虎突擊隊的人都干暈,扛回去?我想看看,雷大隊的臉有多黑。」

陳凌咧嘴一笑道:「這個主意不錯,全部干暈,扛回去。」

蕭邦馬上來了興緻,笑着道:「要不,我先扛這個傢伙出去,氣死雷大隊。」

陳凌咧嘴一笑道:「這個可以有,去吧,我等你回來,繼續扛人。」

「沒問題。」

蕭邦走過來,與他碰了一下拳頭,二話不說,扛起暈倒在地那個傢伙,轉身就跑。

而陳凌詭異一笑,繼續朝着前面跑。

他可以想像,雷鳴看到手下開局就被淘汰的臉色有多難看。

肖大隊這個做法有些不厚道,但是誰讓這個雷大隊看不起人?

活該他吃癟!

陳凌不再多想,再次奔跑起來,身影在林間閃爍起來,不到三分鐘,他又發現200米處,藏着猛虎突擊隊一個分隊的成員。

一樣是潛伏,這個傢伙還把自己藏在枯葉下面,露出一雙黑黝黝的眼睛。

要是其他人肯定發現不對勁,但是陳凌不同,任何天上飛的,地上走的,就算是藏在坑裏面的生物,都逃不過他的法眼。

不得不說,叢林之鬼與鷹眼技能配合起來,太強悍了。

陳凌嘴角一翹,二話不說,悄悄朝着這個傢伙衝過去。

1分鐘不到,陳凌已經無聲無息,繞道對方的的後面,伸手向對方脖子打了一個手刀。

唰。

這個傢伙身形一顫,什麼聲音都發不出,就暈死過去。

他在暈倒之前一臉無法置信,一肚子疑惑。

對方怎麼會發現自己的?自己明明藏得很好,這一招自己也沒少用,在多年的軍事演習,自己都用這種躲避方式,躲過不少對手的追殺。

還有,周圍都是枯枝樹葉,任何人踩踏在上面都會出現聲響。

而對方竟然能悄無聲息地摸過來,到底是怎麼做到的?

這個傢伙當然不知道陳凌有技能幫助,要做到如此,太簡單了。

而陳凌在打暈對方時,把力量控制得恰到好處,只是把對方弄暈,絕對不會傷害到對方。

這也是中醫精通的可怕。

至於蕭邦,手段肯定有點粗魯,使用蠻力才把對方干暈。

這時,陳凌想起與蕭邦的約定,扛起這個傢伙,再次朝着右側潛伏過去。

就算是肩膀上放在一個大漢,一點都不影響陳凌前進的速度。

轉眼間,他已經出現在300米之外。

陳凌繼續開啟掃描技能觀察著,很快,又發現另外一個成員藏在不遠處的灌木叢中。

陳凌用同樣的辦法,迂迴摸到對方的背後,用一樣的手法,打暈對方。

就算他扛着一個人,一樣能做到悄無聲息摸上去。

僅僅一個手刀,這個猛虎突擊隊的成員,已經不省人事。

陳凌另外一隻手抓起這個成員,扛在另外一個肩膀。

就這樣,陳凌每個肩膀都放着一個傢伙,朝着龍戰所在的方向狂奔起來。

他知道,500米外的龍戰,已經成功解決山頭上兩個狙擊小組的傢伙。

不過,龍戰比蕭邦兇殘太多,並沒有打暈對方,而是將兩人綁起來,往他們嘴巴里塞了兩塊迷彩布。

這兩個傢伙一臉憋屈地盯着龍戰,雙眼都在冒火。

士可殺不可辱!

要不是對方突然偷襲,他們怎麼可能著了道?

龍戰不理會兩人的心情,猛然回頭,看到陳凌跑過來,肩膀扛着兩個人,愣了一下。

等陳凌走近后,龍戰脫口而出道:「我去,你怎麼干暈他們了?」 十個月後

赤紅色的岩漿世界

柳席都不知道這已經是自己第幾次來到這地底世界,之前每一次過來都會損耗一部分靈魂力量,回去要修養很久。

但是每一次他都可以帶回部分「惡念侵襲」的特殊波動,以此在幻心決的基礎上不斷改進,終於是改良出屬於自己的靈魂鬥技。

光芒流轉,柳席略有些虛幻身形再度凝聚出現,臉龐上帶著自信的笑容。

「隕落心炎,我「胡漢三」又回來了,還不快出來!」

「嘶~」

在如此挑釁之下,隕落心炎自然是怒不可遏,柳席話音剛落,一道憤怒的嘶吼聲便是響徹在岩漿世界。

頓時,一股肉眼不可見的無形波動,悄然襲向岩漿上空的柳席!

柳席虛幻的身影略一晃動,片刻之後,同樣的靈魂波動透體而出,在體表形成一圈球形透明保護罩,將隕落心炎釋放的無形波動抵擋在外!

見狀,柳席有些得意的笑道:「當我這十個月是白過的嗎?這些小手段已經對我沒用了,你還是本體出來吧!」

「嘩!」

一隻渾身纏繞著無形火焰的巨型火蟒從岩漿中破岩漿而出,蛇軀的後半段依舊停留在岩漿之下,體寬近十米,體長無法估量的猙獰火蟒出現在柳席面前。

那雙三角蛇眼中無形火焰熊熊燃燒,其中透露著一股極為暴躁的情緒。

「嘶~」

(如果我有罪,有本事就讓其他異火來吞噬我,而不是派這麼個玩意挑釁我、折磨我。燒死你,一定要燒死你……燒不死你,我誓不為火!)

異火有靈,看到柳席臉上那得意的笑容,更是顯得無比暴躁,嘶吼出聲……霎時間,整個岩漿世界的火屬性能量都是躁動起來。

「這麼生氣……我好歹也陪了你十個月啊,難道不比你一條蛇的時候有趣的多!」柳席搖了搖頭,笑著說道。

柳席目光炙熱的看向無形火蟒,低聲道:「我也沒想到竟然能開發到這種程度,今天就拿你來試試!」

話音剛落,靈魂力量化作一股奇特的無形波動,瞬息之間擴散開來,將不遠處的無形火蟒籠罩在內。

「轟!」

就像被大鎚直接敲擊在頭頂一樣,無形火蟒的蛇軀突然一陣踉蹌,意識彷彿被撕碎一般,目光中再無半點神采。

這時,柳席的靈魂力量彷彿化作蛛網一般,將隕落心炎的意識殘片捕捉,開始一點點掌控其心神。

「嘶~」

片刻之後,隕落心炎的意識重新凝聚,頓時嘶吼一聲,正要撲向柳席,卻發現……它控制不了自己的軀體了!

柳席見自己的靈魂力量,真的將火蟒意識捕捉,眼中忍不住泛起狂喜,下令道:「來!」

頓時,火蟒巨大的身軀遊動,來到身形虛幻的柳席身前,低下自己高昂的頭顱!

柳席可以看見火蟒眼神中滿是惡意,但是柳席卻可以越過它的意識,直接對它的身軀下達命令。

…………

青蓮蓮座上的柳席緩緩睜開眼眸,露出一抹滿意的笑容。

「可惜,以我凡境圓滿靈魂最多也只能掌控隕落心炎,而且只要脫離我靈魂力量籠罩範圍,就會脫離我的掌控。否則……呵呵,沒想到在將靈魂衝擊開發出來后,竟然可以將其操控,就叫你……御魂!」

回到天焚鍊氣塔一層時,還未來的及出塔,柳席便聽到身後傳來柳長老的聲音。

「柳小子,等等!」

柳席腳步一頓,轉身看向追來的柳長老,笑道:「長老,我剛修鍊完,找我有什麼事嗎?」

柳長老快步走到柳席面前停下,笑容和藹,說道:「不是我要找你,是大長老要找你,已經吩咐下來,等你出塔時通知你去見他。」

柳席聞言一愣,不由想道:「不會吧,難道是我撩撥「隕落心炎」的事情,大長老已經知道了,要找我的麻煩!」

於是,忍不住向柳長老問道:「長老,您可知道大長老為什麼要找我?」

聞言,柳長老搖了搖頭,有些遲疑道:「這我倒是不知道,不過我聽說最近黑角域不太平,或許和此事有關吧,畢竟你現在可是六品煉藥師,再過不久,畢業后就是我們內院的長老之一,身份地位舉足輕重。」

「難道和韓楓有關?」柳席猜測,黑角域向來不太平,還得找我的似乎就只有韓楓之事。

柳席當即拱手,感謝道:「多謝長老告知,既然大長老有事找我,我這就去拜見。」

柳長老撫須笑道:「這有什麼。我只是傳個話而已,大長老那裡你比我都熟,我就不帶你過去了。

另外,最近一段時間入塔修行注意著些,最近塔內火焰暴動極為頻繁,也是怪事!」

說到最後,柳長老也是一臉疑惑的表情。

知道真相的柳席臉色有些訕訕,心中頗為尷尬,都是被他撩撥起來的火氣,才讓隕落心炎暴動這般頻繁的。

「長老放心,柳席記下了,我這就去找大長老!」柳席連聲說道。

告別柳長老后,柳席一路走向內院深處,大長老所在的幽靜閣樓。

「本以為要先殺韓楓奪得殘缺焚訣后,才能掌握隕落心炎,現在倒是不必如此麻煩,殘缺焚訣已經可有可無了,不過韓楓手中的煉藥術傳承,還是要拿到手。」柳席自信的想道。

來到閣樓外,柳席突然高聲道:「大長老可在,柳席應邀前來!」

「呵呵,你來了,進來吧!」蘇千蒼老溫和的聲音從二樓傳出。

聞言,柳席神色稍緩。